时遂之森

【苏靖】在瓶中(中)

折雪佐春:

这篇是 @鲜吃鸡太太的点梗,具体什么梗,涉及剧透先不说。
———————————————

梅长苏抱着萧景琰到了大厅,拿着手机的手几乎已经僵硬了。幸好他听见大厅里有动静,忙问了一句:“谁到了?”
接着黑暗中传来言豫津的哽咽声:“苏哥你快来看看景睿!”
两人听见后,心中一紧,快步走了过去。梅长苏先把萧景琰放到了椅子上,把光源移到一旁,萧景睿躺在椅子上,言豫津跪在地上,用手紧紧地压住了他的胸口,大量的温热血液还在不停地涌出来。

而萧景睿身上穿着一件明显不属于他的衣服,那是一件古装,做工精细华丽,金色的丝线在白光的照射下闪着细碎的光芒。
梅长苏的呼吸一顿,缓缓伸手去探萧景睿的脖颈,言豫津不敢松开手,只是一脸期翼地看着他。
收回手指,梅长苏低声道:“豫津,放手吧。”
言豫津摇着头,无声地哭了起来。萧景琰勉强站起来,来到两人身边,他伸手拍了拍言豫津的肩膀,“别哭,也许这只是一场噩梦。”

梅长苏扶着萧景琰,言豫津颓然松开手臂,坐在冰冷的地上。萧景睿的胸口暴露在光线下,他的心脏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大洞,心不见了。
“我不该坚持进来的。”梅长苏的声音沉沉。
萧景琰回头看看他,轻轻摇头,拉着了他的手,像是要把仅剩的体温传给他。

梅长苏先检查了一下萧景琰的后背,已经不流血了,暂时也没有药物,只好先草草包扎住。言豫津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开始询问彼此的情况,霓凰现在还没有到。
“再过五分钟,如果霓凰还不来,我就去找她。”萧景琰说道。
梅长苏只能点头同意。

“豫津。”梅长苏看了一眼萧景睿身上的衣服,问道:“景睿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那时景睿身上都是血,我看展柜在开着,就随手拿了一件衣服裹住了他。”
梅长苏皱眉:“你说展柜开着?”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暂时没有。只是我刚刚看见了空展柜,它是关着的。”
这件事除了诡异,暂时没有其他威胁,也只能先放一放。

五分钟还没有到,三人突然听见展览馆门口传来响动,梅长苏忙打开手机照过去,三人看见了霓凰都松了一口气,而和她打在一起的另一个人是秦般若。
好不容易分开两人,这种时候就不要内部消化了。穆霓凰冷冷盯着秦般若:“你鬼鬼祟祟地在干什么?!”
秦般若扫了三人一眼,神情一点都不惊讶,显然是早就发现了他们,“我下楼也碍着你们了?”
应该是她避开三人,准备通过展馆下楼,却撞上了穆霓凰。

言豫津:“秦小姐,楼下的大门是关着的,你还是和我们一起上楼吧。苏哥说四楼可能有离开的线索。”
“不!”秦般若退后了一步,“我不和你们一起。”
言豫津还要再劝,梅长苏突然拉着了他,“秦小姐既然不愿意就算了。只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们楼上有什么?”
萧景琰也问道:“你是被什么吓到了吗?”
秦般若冷笑:“你们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谈话不欢而散。秦般若独自进入了左边的展览馆,四人商量了一下,准备休整片刻穿过右边的展览馆。

梅长苏关了手机,突然听见萧景琰问他:“小殊,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你以前……”
他没有说下去,梅长苏却知道他的意思,“生了一场大病就这样了。”黑暗中,梅长苏似乎笑了笑,“抱歉,刚刚拖累你了。”
萧景琰像是生气了,“林殊!你一定要和我这么说话吗?!”
“我是说真的,等会你顾好自己,别管我。”
“十三年前你怎么不说这句话。”萧景琰冷笑道。
“因为那时我们在谈恋爱。”而现在分手了。
梅长苏的话,让正在缩小存在感的穆霓凰和言豫津心中惊涛骇浪表面还要装成若无其事。

“走吧。”梅长苏站起来。四人再次站成一列进入右边的展馆。
进去前,梅长苏回头看了一眼,两个展馆间居然有一面大镜子,他以前没有来过这里,因而从来不知道。

当四个人全部走进展馆的一瞬间,忽然灯光大亮,周围都是游客,还有解说员的声音。完全就是博物馆该有的样子。
梅长苏:“这里不对,试一试能不能出去。”
几个人回头走去,可这几步路众人埋头走了几分钟还没有走到。梅长苏皱眉停下了脚步。
正在这时,有个女孩跳到萧景琰面前,她鼓着腮帮子撒娇道,“景琰哥你怎么现在才来!”
萧景琰的脸色有些白,“……柳小姐。”

梅长苏突然问道,“景琰,你在和谁说话?”
言豫津感觉到不对劲,伸手拉住了萧景琰的胳膊。萧景琰僵硬地回头,“你们看不见她吗?”
“什么?”
女孩跺着脚,“景琰哥你怎么都不理我!”她的头发越来越长,裂开嘴吃吃笑着尖叫,“不理我你们就都回去吧!”
周围的游客本来对他们视若无睹,此时突然青面獠牙扑将上去。
“跑!”不怎是谁喊了一声,四个人都向前跑去。中途四人跑散了,言豫津拉着萧景琰,两个人倒像是在一块。梅长苏不知道自己拐到了哪里,周围好像已经不是博物馆了。

亭台楼榭,雕梁画栋。这里的宫殿庄严肃穆,应该是哪一朝的皇宫。
“小殊……小殊……”
梅长苏寻着声音走到一座宫殿里,窗前一名男子正伏案而眠,阳光落在他的身上。
那男子一袭玄衣,衣摆袖口绣着五爪龙纹。听见了脚步声,男子抬头看着他,赫然便是萧景琰的相貌。他忽然微微笑了起来,“小殊,我又梦见你了?”

男子的双鬓已白,身姿清瘦。他更像是老了后的萧景琰。梅长苏情不自禁地走近他,伸手去碰他的白发,泪水从梅长苏的眼角滑落。
他明明知道这些不过只是幻象,可心中沉沉的悲痛压的他几乎喘过气来。从骨缝中渗透出来的疼痛让他快要站不稳了。
男子抬手擦去他的眼泪,徐徐笑了,“小殊,我是不是很老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小殊,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男子握住了他的手,深深地看进他的眼睛里,“我很想你。”
不能答应他!梅长苏的心底有一道焦急的声音,这不是真的。
梅长苏开口,“好。”
就在这个时候,有飘渺的笛音传来。男子脸上的笑意突然消失,他赤红着眼睛瞪着梅长苏,“小殊,你又要骗我是不是!”
“——朕不会相信你了!”男子突然伸手掐住了梅长苏的脖子,“你就算死了,你也是朕的鬼魂!只能留在朕的身边。”
“咳咳……”梅长苏伸手去掰开男子的手臂,感觉胸腔内的空气越来越少,“景琰……松手。”

笛音越来越急促,男子的神情也越发扭曲,梅长苏的眼前一片黑暗,快要昏过去的时候,笛音戛然而止。
幻象全部消失。
梅长苏捂着脖子靠在展柜上咳了起来。

“小殊?”
梅长苏的神情一冷,随即放松下来,这是他的景琰。
“我在这里。”梅长苏扬声道。他拿出手机才发现已经没有电了,幸好萧景琰举着手机走了过来,“你怎么样?”
“没事。”梅长苏摇头。他见萧景琰的神情凝重,呼吸一滞,“谁出事了?”
萧景琰拉住他,“你跟我来。”

绕过两排展柜,朝左一拐,萧景琰抬头看了他一眼,把光源移向一侧。
言豫津半跪在地上,头垂在胸前,七窍流血。
即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梅长苏还是因眼前的场景心神一震。梅长苏稳下心神,就听见萧景琰说道,“他拿着一把剑,我刚刚看过了,有一个空展柜。”
萧景琰带着他走到空展柜面前,把光源对准了文物小牌。
那上面写着——放浪不羁时,侠心与义胆。

拍了一张照片后,梅长苏说道:“我们先去找霓凰,然而离开这里。”
萧景琰点头,“霓凰应该在前面。”
两人携手朝前走,经过言豫津的时候,萧景琰撇开了眼睛,梅长苏却忽然说,“等等。”
他蹲下来,从言豫津的袖子里抽出了一支骨笛。
“这个怎么会在这里?”
梅长苏曾经在一楼见过它。当时形式不明,可这是初中学历史第一篇就要学到的文物,常年霸占历史书封面,梅长苏还是留意了一眼。

骨笛入手生凉,漆黑的笛声让它显得很普通,甚至几千年的时光侵袭,让它过于脆弱,几乎用手都可以折断。
“景琰,你刚刚有没有听见笛声?”
萧景琰点头,“你也听见了?”
梅长苏皱眉,“应该就是这支笛子独奏出来的,可它怎么会在豫津这里?”
依然无解,两人只好先去寻霓凰。

快出展馆的时候,终于遇见了穆霓凰,她看见两人后微微松了一口气,“我都快要去找你们了。豫津呢?”
两个人都不说话,霓凰已经明白了,没有接着问。她的神情有些慌乱,梅长苏的深吸了一口气方问道:“怎么了?”
穆霓凰移开身体,她的身后赫然就是秦般若!

萧景琰举起手机扫像四周,果然发现了一个空展柜,梅长苏走过去,那小牌上的话是——一生痴绝处,双泪落君前。
接着两人一起走到了霓凰身旁,去查看秦般若。她手里拿着一支团扇,双目紧闭,嘴角微微上扬。
他们亲眼看见秦般若走进了左边的展馆,可她现在却死在这里。那他们遇见的到底是谁?


评论

热度(197)

  1. 时遂之森折雪佐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