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刘顺儿妞:

薄樱,深绯,若草色;群青,栌染,梅幸茶。

奈良鹿の色谱。


vol.2 深绯

前前后后去了奈良十次,喜欢和小鹿一呆一整天,记录下它们不同光影不同季节不同色彩里的样子,花两年时间做一件小事。以日本传统和色之名,把我拍过的小鹿做成色谱。


今天来更第二组~

微博完整版戳:https://weibo.com/1805612512/FsOfqvIg9?ref=home

我的微博:@刘顺儿妞

【凌湛】饮鸩番外之为谁和泪倚阑干

栀鸢年:

突然想起了之前欠的饮鸩第一时空番外,补上,继续在深夜放文
…………………………
连日的罕见大雪给这个在风雨中飘摇的王朝更添了几分悲壮,边关连连失利,朝中人心惶惶,曾经势如破竹平定一方的大魏王朝似乎真的是气数已尽。


圣帝元湛如今继位已十年,若大魏仍处于太平盛世,这位励精图治的帝王也许是大魏之幸。然而在这个战乱不断群雄逐鹿的时代,元湛的手段难免不够狠绝,尽管他还背负着弑父弑兄的骂名。可是凡是与元湛稍亲近些的人却始终无法将他和传说中那个机关算尽弑父弑兄的狠人联系在一起。


圣帝元湛喜音律喜草木。无论何时都是一副温润有礼处变不惊的模样,只是自登基以来,他便一门心思的扑在了朝堂上,昔日湛王府的奇花异草也许久没有亲自去打理,任其荒芜。曾经“一曲笛音动天都”的美名也渐渐成了传说,因为元湛之前从不离身的玉笛,竟是再也没有人见过。


“或许是没了知音吧!”也有宫人在私下议论着,元湛随意扫了一眼见他自小径走出后,连连请罪的宫人,没有多说什么,径直离开。


确实是没了知音……元湛无奈苦笑,怔怔的望着本来开得正好的寒梅被风雪摧残满地落红,有些出了神,那人竟已离开这么多年了……


手中捧着的精致的暖炉温度渐渐散去,厚重的白狐锦裘也无法抵御这少有的凌冽寒冬,忽而一阵寒风吹过,吹落了花枝上的些许碎雪,细碎的雪屑随风飘落,元湛发丝上也沾染了不少,若是那人还在一定会为自己轻轻抚去雪屑,然后佯装恼怒赶自己回房中吧!那人的关心一向都是这样变扭的可爱。明明是比谁都心软,却总是在扮演恶人的角色。


思及此处,元湛不由的柔和了眉眼,嘴角挂上了一丝浅笑,难得有了几分生气。看得不远处存在感极低的太监猛得一怔,他已经多久没见过这样的陛下了,不,准确的说,他上次见元湛这般开怀还是元湛是湛王殿下的时候。


忽然,元湛感觉自己眼角有些微凉,是又流泪了吗?元湛愣了一下,随即露出苦笑,他……怎么可以哭呢?他可是背负着整个大魏江山的帝王,而且现在即便他再怎么伤心流泪,也不会有人给他依靠,替他擦干眼泪。如今他坐上了这个万人艳羡的位置,却只剩下孑然一身。


元湛不喜欢这个位置,也从未奢求过。也说不清究竟是谁的错,阴差阳错的,他便走到了这一步,阴差阳错的,他们便再也不得相见。


“四哥……”熟悉的称呼不由自主的唤出,只是不再会有人应答。也许真的是大限将至,元湛最近梦到元凌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梦中的元凌年轻如昔,而梦外的他鬓角却多了些许银丝,元湛不自觉的抬手抚上鬓边,还是不见的好,他现在的模样一定会被四哥笑话的。


元湛记得他幼年时曾开玩笑般的和元凌说过,他长大以后绝对不要坐上那个位置,太累,他宁愿当一世富贵闲王,整日侍弄花草就够了,让元凌当他的靠山,让别人欺负不得,若最后坐上那个位置的是元凌,他倒是可以考虑帮元凌治理江山。让大魏成为可以让他安心隐逸山水间的盛世。


那时的元凌是怎么回答的呢?元湛至今还记得很清楚,已是小小少年的元凌坚定的看着他说道:“七弟比我更有治世之才,若是你在那个位置,我就做你的大将军,为你开疆扩土,若你不愿去争,那么我还是要当大将军,做你的靠山,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去。”


可是后来呢?他们还是没争过命运的枷锁,父皇仿佛变了一个人般,开始忌惮元凌的兵权,逼得元凌不得不去争,不去夺回原本属于他的东西。


而他们也被莫名其妙的被逼到了对立面,他不想去争,并不代表他身边的人不去争。


然而他和元凌之间的裂痕却要追溯到更久远之前。一向为在征战之余都不忘为他寻得奇花异草的四哥在回京时带回了一个姑娘,一个可能成为他四嫂的姑娘。


当他还在为失去踪迹的元凌着急上火,甚至不惜动用了暗巫的力量去寻他救他时,看到的却是他和俏丽的巫族少女嬉笑打闹。


当时他觉得自己的心中似乎是种下了一颗名为嫉妒的种子,不断生根发芽,在心头缠绕。可当他真正面对四哥特别对待的巫族少女凤卿尘时,却发现他根本没有资格去嫉妒,更没资格去恨,他们是不可能的……一切只是他的痴心妄想,也许四哥始终只是把他当做幼弟疼爱,他却希望四哥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而且那个女孩儿确实很聪明也很讨人喜欢。与他府中那些被母妃强塞进来的女子不同,若是他那时没有明了自己那些有违伦常的心意,或许也会对她动心,可惜,最后当他真正面对凤卿尘时,还是没忍住玩了些幼稚的把戏,开始炫耀四哥苦心为自己寻来的奇花异草,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四哥待他终究是不同的,至少这些年的爱护宠溺不是假的。


元湛记得,在见过四哥与那少女并肩而立无比般配后的那个晚上,他的笛声第一次有些杂乱,只能无奈收起笛子,呆呆的望着满房的草木,心乱了,笛声怎能不乱。更何况,他当年学笛,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让习武归来的元凌能够宁心静气,一扫身上的乏倦。


现在仔细想来,其实元凌在自己出宫建府时就对自己疏远了不少,只是他还一厢情愿的认为四哥只是太忙了,对十一十二也那般关心只是因为他们还小,甚至还趁醉向四哥表明,自己很讨厌母亲塞进府里的那些女子,绝对不会碰她们分毫的。


那时的元凌是怎么反应的?似乎还是如同小时候那般揉了揉他的脑袋,叹了口气,神色复杂的说道:“七弟长大了,该懂事了。”


元湛觉得在被四哥冷落又见过让自己羡慕不已的凤卿尘后的自己是有些疯魔的,要么又怎么会生出若是自己闹出一些动静,四哥会不会就会多关注自己一些的幼稚想法。


不过还好那时一切还在自己的控制中,四哥还是顺利的坐上了那个位置。他松了口气,却发现四哥竟然开始排挤他,他会去看望大哥,会时时刻刻带着十一,却唯独将他彻底忽略了。


那时的他还年轻,心性不稳,被别有用心的人一激,竟趁着几分醉意入了宫,亲自去问那人他究竟把他当成了什么?


入宫后,他趁机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因为他知道也许自己真的没机会了。


然而元凌在沉默片刻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你就这么想被那些老家伙指着鼻子骂作奸佞吗?”


“如果是四哥你的奸佞的话,那也无妨。”


“我要娶妻了”


等了许久却等来了这样一句,当时元湛感觉自己放下尊严放下一切都来和他说这些,简直就是个笑话,天底下最大的笑话,除了恭喜,自己还能再说什么,可还是有些不甘呐,不知怎么,神使鬼差的,元湛竟吻上了眼前近在咫尺的唇,就让他……最后再任性一次。


“你喝酒了,大夫不是说让你不要沾酒吗?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


元湛双眼微眯,勾唇轻笑,没有在意元凌说了些什么,反正他醉了,也疯了。


又一次趴在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宽厚脊背上,那时的元湛却感到遍体生寒,今后这里便是属于别人了吧,他会有他的皇后,会有他的后宫佳丽三千,而他始终只是个醉酒胡闹无关紧要的弟弟。


在被元凌送回府后,元湛听到元凌似乎是对下人交待了些什么便离开后,立马起身,其实他并没有喝酒,身上的酒气只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不那么尴尬的退路罢了,如今他却是真的想喝酒了,想要喝到酩酊大醉,想要喝到醉生梦死。


元湛挥退了下人,行至园中,随意捞起酒壶,学着那山野隐士,斜倚着栏杆,高举酒壶,任凭酒液如一道银线落入微张的口中,虽然更多的酒都落在了脸上衣服上,不过也正好,这样就更没人能分得清到底是泪还是酒了,不过又有谁在意呢?


后来再见元凌,便是在他的婚礼上,元湛本来不愿去的,不愿看着他和另一人许下一生一世,可是事情却突然生变,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有人以他作伐策划了一场谋反,甚至连他的替身都寻好了。事情脱离了他的控制,元湛在察觉不对时急忙摆脱了禁锢。可惜他还是去晚了,本是欢声笑语的喜宴却变成了人间地狱般的场景,元湛杀死了那个顶着他面孔的家伙,救下了重伤的元凌,却没能救下其他人,在旁人眼中,弑父弑兄便成了他无法抹去的污点。


出于私心,也是出于元凌的安全,元湛让元凌诈死,将元凌秘密放在宫中养伤,同时元湛也利用手中的势力,钓出了那只黄雀,打算在将一切还给元凌时,元凌却主动请缨要去边疆,让元湛安心做他的皇帝,他会带领玄甲军为他开疆扩土。


再后来玄甲军凯旋,元凌却被敌军暗算中毒,已是灯尽油枯……


手中的暖炉已完全冰凉,触之生寒,元湛也猛然转醒,从纷乱的记忆中抽离,最终他还是失败了,逆天改命哪有那么容易,元凌被送至了其他时空,而他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时候要偿还了。


元湛感觉自己的力气似乎在一点点消失,时间大概是真的不多了,连忙吩咐身边人取来元凌留下的戎装,换上后向北城门赶去,那里是他送走元凌的地方,也是唯一能看到元凌曾征战过土地的地方。


凝视着元凌曾誓死保卫如今却落入敌手的土地,元湛喃喃自语着:


“抱歉,四哥,你所期盼的盛世,我终究是做不到了。”


风似乎真的有些太大了,元湛感觉自己已经站立不稳,随时都会倒下,最后似乎是被什么推了一把,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眼皮也越来越重,耳边似乎若有若无的回荡着这样一个声音。


“生于彼岸,恶魄为引,花开无叶,叶生无花,生生世世,相错相忘。”


恍惚间,元湛仿佛看到了当年与元凌初见时的情形。


那年杏花微雨,长身玉立的小小少年,小心翼翼的扶起了不小心摔了一跤狼狈不堪的他。


“有没有受伤?别怕,我是你四哥——元凌。”


元湛笑着缓缓阖上了眼。


“四哥,希望你在另一个时空,不要再遇到我了。但是我今生有你……不悔。”


圣帝元湛,少有雄才,自顺承天意,励精图治,殚精竭虑,力挽大魏倾颓之势,然其弑父弑兄,有违天和,故毙于壮年。


             ————《魏书》


看了一遍饮鸩,把自己虐哭了,明明是小甜文来着,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哪儿虐,大概是因为我的泪点比较与众不同。找回了感觉就补了番外,这是他们在第一时空的故事,之前有个宝宝说希望可以看到这部分的番外。就写了。话说不知道这个cp还有没有人萌了。迟到这么久的番外还有没有人看。

scp-999:

哈哈哈哈哈哈妙啊

说相声.米米米米罗:

233333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小熊的玩具屋:

闪闪发光·财大气粗の数学王子殿下

#点心这只高斯,你将获得足够买下图中所有教授的小钱钱#

依旧东京电视台

小熊的玩具屋:

#为世界第一的数学王子殿下打call!#
续前篇的土豪金与破产的数学家们,依然是高斯大大中心
前任·数学王子殿下·拉格朗日有话要送给破产团成员
最后放送非欧几何和数学王子的小故事。 

小熊的玩具屋:

可爱的小姐姐们来啦~
女数学家组,依年代排序,有些故事比较虐,不过我保证最后一张是甜甜甜的~
(划掉)请大家吃安利(划掉) 

忍不住说一说为什么拒绝同妻梗

伽勒底职工ECHO哒贼:

云杉雪松:



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文如其人。作品是最能反映作者道德底线、三观、人品、受教育程度、性格等特征的载体。




大多数耽美同人写手是女性,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同为女性却有那么多人喜欢在自己的文中去故意抹黑女性角色,如果只有通过恶意抹黑女性角色才能衬托主人公的高大上的话,那这种高大上未免也太虚伪太不堪一击了。同妻设定也是一样道理,这种设定其实折射出的是作者自身的奴性,她们在潜意识中觉得,女性低男性一等,在耽美文中要成为男性真爱的垫脚石与炮灰。但是这样写的人你有没有想过,会出现同妻这种现象本身就是因为同性恋丈夫方良知与道德的泯灭。那么,你在写这种梗的时候,其实不仅践踏了女性的尊严,更抹黑了你所爱的男性角色!




不要跟我说这是【为了现实】,现实有猥琐阴暗的一面,但同时也有敢于抗争的光明的一面。我所爱的角色绝不会是为了繁衍后代而自私自利祸害他人的人,也不会是迫于压力而委屈求全,心里揣着真爱却跟别人结婚的渣男!他们或许会在不同背景不同设定的文中遭遇不同的困境,做出不同的选择,但是即便是立场与阵营的不同而造就了处事的变化,这也绝不是道德沦丧的理由。共勉。




麻酱:







lofter内部转载请随意!出lofter的转载注明作者出处就好,最好还能附带评论1,2的链接。




我其实不想长篇大论,但是看到有人觉得同妻梗无所谓,觉得同妻是少数群体,还是想说一下为什么拒绝同妻梗的文。甚至拒绝有同妻倾向的梗。




具体有的文章可以直接在微博搜索同妻字眼。




同妻是国内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在传统观念下要留后代的想法之下,一些同性恋,为了自己的原因而选择了和性取向为异性的女性结婚,婚前婚后并没有对自己的性取向进行任何的说明,而是进行家庭暴力,冷暴力,甚至婚内强奸。




可以看到微博上的一篇报道中,这些骗婚gay并不一定是出于被迫的目的而选择骗婚的,婚内虽然会有性行为,但全部是为了以能有后代为目的而进行的,甚至在有了孩子之后便开始冷暴力同妻,出轨等等的行为。




更不用提还有艾滋骗婚gay的存在了。




同妻是弱势群体,在国内许多同妻都没有自信站出来说出这些事情而忍受着家暴,同时也有不少收到冷暴力的人还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性取向是同性恋。




而我为什么拒绝同人文中玩明明喜欢的是同性,却还和异性恋的女孩子在一起,这种强行虐梗。




因为正是这种梗的盛行,而导致许多或者三观还未成形,或者比较容易受影响的女性觉得骗婚,同妻并不是什么大事,因为




“同性才是真爱,异性是为了后代”




这种梗在同人文中的应用不胜枚举,最佳例子就是春野樱和日向雏田两位在原作中和两位男主结婚的妹子,在许多同人作品中成为同妻,并且至今还是许多人津津乐道,并以此作为黑点攻击两位妹子的由头。




【因为有妹子针对火影这边提出了疑问,所以我补充一下,仅针对,写、画婚后的两位男主cp。写、画已婚的和另一方或者自己的儿子的cp的。并不总指全部cp。】




而在这时候,很多人可能都忘了现实世界中的同妻是多么的悲惨。 




我并不是想上升多么的高度,只是希望各位喜欢这个梗的读者或者写手扪心自问的想一下,如果你遇到了这种问题会怎么办 ?




当你的丈夫爱的不是你而是一个男人的时候
当你的丈夫只是为了生育目的而毫不体贴的对你进行性行为的时候
当你的丈夫对你进行冷暴力的时候
当你的丈夫只不过把你当做免费的生育工具 保姆 甚至保姆都不如的时候




也许你会觉得,同人文里的男主不会这么渣,不会对妹子进行性暴力,冷暴力,而是会隐忍并且这种梗很萌啊。




但是有没有想过,文里传达的这些思想会造成什么后果?




会有人觉得同妻也能幸福
会有人觉得骗婚也是为了爱
会有人觉得同妻不过是一件小事




然而骗婚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的事。




一个被广泛引用和认可的数据是,“中国处于性活跃期的男同性恋者有2000万,其中80%会进入婚姻或已经在婚内,约有1600多万女性嫁给了同性恋或双性恋的男子,并且身心遭受压抑。调查发现,超9成的同妻出现了抑郁症状,超1成的同妻有过自杀行为。”




这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在你觉得很萌,甚至无所谓的骗婚之下,是如此惨痛的数据。




一份历时三年跟访同妻群的社会学调查,也佐证了同妻的现实困境:“逾九成人遭遇过家庭暴力,三成人在婚姻中没有性生活,但仅有三成人选择离婚。




你还觉得抵制同妻梗过分吗?




同妻领域的最早研究者张北川教授说:“只有当女性意识到自己某项权利的时候,权利保障才有探讨的可能。”




然而现在是,许多女性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甚至并不把同妻,骗婚当成一回事。




同妻梗在同人文中的运用,“同性才是真爱,异性是为了后代”的广泛传播,已经淡化了许多人心中对于同妻观念的认识。




所以我反对同妻梗,这其实已经不是单纯的明明写的bl还要打bgtag的事情了。




絮絮叨叨这么多,不过是看不下去不把同妻和骗婚当回事而已,同为女性却对受到身心折磨一辈子的女性视而不见,并以这个梗为乐趣,也是一种悲哀吧。




还有各位同人作者,




如果你真的喜欢你笔下的人物,那么请不要让他成为渣男。




补充一下,随着网络的高速发展,目前的网络用户越来越低龄化,许多半大不懂的小孩子们都在接触网络,在这个时候被这种思想所充斥,对他们的三观形成并非好事。而且,这本就不该是什么值得赞扬的东西 




参考文献见lofter评论。





我是怎么追求到心爱的太太的

我喜欢我:

希望有朝一日,也有人可以这样喜欢我,这样来追我,我很好追的呀~


从二次元到三次元,希望我的魅力能不让人失望,希望我的谈吐让人开心快乐又舒服,希望我和大家的友谊能够从见字如面到倾盖如故,从一见钟情到惺惺相惜。


希望我们就此仰慕彼此到永恒纪元。


感慨无用:



真实故事,有一字假的天打雷劈。




时间线是这样的:




8月13日 在网上看到太太的长篇文,直接看到跪,还哭了一场




8月14日午 开始在网上征集如何写文评太太会喜欢的意见,期间微博被转发159次,每条我都看了




8月14日晚 开始综合意见写文评,写了文评本体2000+字 安利材料1000+字,文评本体贴去作者发文网站评论区,文凭本体+安利材料个人微博置顶




8月15日 开始看太太的长篇文续作,并通过各种账号关联及搜索方式锁定到作者微博,加了关注




8月16日 写了续作文评2000+字 贴到作者发文网站评论区,同天作者微博互粉,并互加qq好友,乘胜追击一波表白,作者对我说了些心里话




8月17日 开始看作者的其他杂短篇,并用微博私信及qq留言的方式随时反馈读后感




8月18日 询问太太CP口味




8月19日 开始写太太吃的一对cp的文 及至 8月25日坚持日更,成文3.5w字




8月25日 再度qq表白,并提出想去太太所在城市睡太太的要求




8月25日晚 太太口头答应洗白白等我去睡的要求并约好了时间








就,我不知道,我发出来不是为了焦作人,也不是为了炫耀哈。




我就是,有人能懂吗,是真的太高兴了..................................




这种很用力很用力去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以及很用力很用力地喜欢以后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对方也欣然接受的愉快。




这种愉快,根本无法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