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Joseoh II】人生苦旅

Gloriette:

之前写的了,搬过来。


约瑟夫二世的资料实在是很少,至今似乎是一本中文版的传记都没有,只能从一些关于18世纪的相关资料的边角中进行拼凑。


 (约瑟夫二世和弟弟利奥波德(左),Pompeo Batoni,1769,173 x 122 cm)


作为十八世纪开明君主俱乐部的一员,他似乎没有他的母亲,或者俱乐部其中的另外两位腓特烈二世和叶卡捷琳娜二世等人那样大名鼎鼎。相较于他们,他更像是一个被遗忘的失败者,一幕命运中注定的悲剧。


约瑟夫是他母亲十六个子女中最难管教的一个, 他很早得知了自己作为未来统治者的角色。 他在数学,地理以及军事方面有偏好,早期的偏好就是军事科学,与此相反的是他不喜欢历史和宗教。他的自然科学教师发现他是重农主义的一个热心的学生,这一学说深刻地影响了约瑟夫的思想,点燃了他对当前时事、人权以及人民的福利的热情。


(王储时期的约瑟夫,Martin van Meytens,92.5 × 75 cm )


他不仅真诚地信奉“自由”、“平等”等启蒙思想原则,还决意将这些原则付诸现实。是启蒙思想的忠实追随者,是一位比腓特烈二世更加热切拥护启蒙思想的斗士。宽容,理性,人道,是他唯一关心的事。登基之后,约瑟夫把他父亲留给他的2200万私人遗产,全部赠给了国家。大概连同他自己,也一并献给了奥地利。如果举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来形容的话,他像是一个生活在18世纪的共产党员,一位国家公仆。一个“好心肠的无情人”,以无情的逻辑和急迫的心情强制推行自上而下的改革,很少顾及私人感情和私人财产。如果说执政前期,还有他的母亲牵制住他的话,那么他独自掌政之后,改革就更加加快步伐了。他对帝国的行政统治更加集中,司法系统国有化,迫使法庭更为人道,并推进司法程序民主化进程。让贸易从商业桎梏中解放出来。削减了哈布斯堡神职人员的权力,关闭了许多修道院,允许新教徒在奥地利做礼拜,颁布宽容犹太人和其他宗教少数族群的命令。


早在十几岁的青少年时代,他就已经开始在备忘录上构想与准备着他的改革计划, 财政、税收、宗教、司法、行政、 军事,医疗,新闻,教育 ,艺术......等诸多方面,不过这些改革印证了那句“欲速则不达”,几乎都失败了。非常焦虑, 由于他担心在他的执政期间不能完成他所设想的一切,因而变得急躁而失去耐心。他的计划逼迫自己,也逼迫他的臣民、他的国家和他的民族。他对宗教既不虔诚也不热衷。约瑟夫孤傲又忧郁的性情,他与母亲往来的信件中可以看出,他是十分擅长隐匿自身的真实情感的。他想要成为一个理想的统治者,一个具有美德的专制君主。他一心向好但并不管民众是否接受和愿意。


除了上面所提及的,他建造学校,医院,救济院,孤儿院,皇家猎场普特拉公园等等,为保护地下水迁移城市公墓。 此外还禁止人们向他行吻手礼和屈膝礼。经常化名“法尔肯施坦因伯爵”在全欧洲巡查。




与腓特烈二世,同为开明君主专制,不过约瑟夫的行为,怎么说呢,有点一言难尽,老妈和腓特烈在死磕,他跑出国去和腓特烈面基……不过他对腓特烈的态度不是彼得三世那种极端狂热崇拜,倒有点像是嫉妒和羡慕腓特烈和普鲁士,和有一个能学习和参考的目标与方向。


腓特烈评价他: “想办最好的事情,而往往处于一种危险境地,在迈开第一步之前先买了第二步。”  1786年,在得知腓特烈的死讯后,他说:“一个时代过去了。”


两个人互评倒是挺到位的。




1775年约瑟夫委托建筑师Johann Ferdinand Hetzendorf von Hohenberg完成了美泉宫最高处的建筑——美泉宫凯旋门



(据说最初被用作约瑟夫的早餐室......难道说早晨起来,还要特别跑到这个山头上吃早饭?这么想的话真是太233333......)




他和他治下最伟大的音乐家莫扎特的关系,跟影片《莫扎特传》中表现得差不多。这估计是约瑟夫二世出镜最多的一部电影了,其他电影里出镜基本就是被委派去巴黎解决妹妹妹夫的夫妻关系(大雾~)。约瑟夫二世对《后宫诱逃》的评价是:音符太多,不适合人们的耳朵。【笑,他要是听到现代摇滚,岂不是会精神崩溃?】


(片中关于约瑟夫的部分还是挺写实的,包括造型之类的都跟画像上很像)。


不过约瑟夫并非对音乐一窍不通附庸风雅,而是精通古钢琴和大提琴,也是男中音。为推行德语艺术文化,他在1776年分别年建立了德语国家剧院(今城堡剧院)。与传统庄重的正歌剧相比,他更喜欢喜歌剧。他去世前的一年还委托莫扎特创作了《女人心》。



虽然并不是能充分理解到莫扎特的才华,但出于国家不能失去人才的私心,约瑟夫还是将这位音乐家留在了维也纳,年薪800弗罗林担任宫廷乐师,比前任克鲁格的2000弗罗林要差多了。当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二世以年薪3000 泰勒尔邀请莫扎特前往柏林担任宫廷乐队总长时,莫扎特却拒绝了,像是中了约瑟夫的”爱国主义套路”一样。不过约瑟夫仍然是莫扎特的艺术赞助人中和蔼宽容的一位。


莫扎特去世后,应约瑟夫的简葬政策要求,由一个有开关门的棺材葬在了郊区一个几人合葬墓穴中。


万宝龙出过一个艺术赞助人系列,其中有约瑟夫二世的一款,纪念他为推动欧洲艺术文化发展做出的贡献。





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约瑟夫筋疲力竭而又心灰意冷,承认了他的努力没有也不可能将他的计划付诸实现。1790年1月30日,他正式撤消了全部的改革。2月20日,约瑟夫二世因肺结核在维也纳去世。 

(前面的金属棺是他的,后面是他父母的)


按照他的要求,他的尸体不做防腐处理,而是身着制服置于简单的金属棺中,安葬在嘉布遣会教堂下面的皇家墓穴里他父母豪华棺木旁。临终前,他为自己撰写了墓志铭:“虽有善良的想法,但最终一事无成的君主长眠于此。”




他的传记有一部英文的,一千余页,分上下两卷。我觉得副标题倒是很好的总结了他的一生。


Joseph II: Volume 1, In the Shadow of Maria Theresa, 1741–1780


上卷:在玛丽亚·特蕾西亚的阴影下,1741–1780


Joseph II: Volume 2, Against the World, 1780–1790


下卷:与全世界为敌,1780–1790




有些杂乱,算是大概写了一下。





这张是根据他的一张画像P的图,效果还挺喜欢的。



评论

热度(18)

  1. 时遂之森Gloriett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