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孙肖】电话(一发完)

空山新雨:

*本子里的文


*凑个更




    国家队在苏黎世第七天,弹尽粮绝。


    叶修把一群人都叫到一个房间里,说有事商量。人一来门一关,方锐侧过头去跟李轩咬耳朵说:“这是要选一个人宰来吃啊。”


叶修叼着烟,摸出副扑克,说:“每人一张,先到先得。”


一群人排着队一人一张,轮到李轩的时候他神色凝重,捏着张红桃四走回方锐身边。四谐音死,他捅捅方锐,说:“我有不祥的预感。”


方锐点点头说:“我也觉得,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好吃。”


李轩绿着张脸摸到肖时钦身边,一看人是方片六,软磨硬泡地要跟他换。肖时钦耳根子软,没两句就被说服,从李轩手里接过了“死亡之牌”。


结果他俩谁也没中。


叶修走马观花地看了圈牌,最后伸手一指,点到孙翔:“你,去超市。”


被指到的人一摔方片五,跳脚起来骂:“怎么就是方片五了?你选的这么随意,不是公报私仇吧?”


叶修夹着烟留给他一个迷之微笑。管账的王杰希把通用卡拿出来递给他,孙翔看了眼叶修,看了眼卡,恨恨地接过准备多刷他一个零来泄愤。


出门的时候王杰希在身后喊。


“预算有限,花多了从你账户里扣。”


孙翔那个气啊,抛弃了电梯奔向逃生通道,往下连跑十层楼终于老老实实去按电梯。楼上下来的人递给他一串诧异的眼神,二楼到一楼也乘电梯,小伙子是不是有点虚?


孙翔翻了个白眼。


我乐意,不行啊?


 


 


    左转两条街就是家大型超市。联盟订酒店的时候就考虑了这点,特地把一群饿鬼放在了食物充足的地方。冯主席摸着药瓶下的指示,说这群人吃饱的时候都不消停,饿起来还不知道要怎么疯。


    血糖影响情绪,主席实乃高见。


    孙翔摸着通用卡进了门,没走两步撞上个孩子,吃了一半的甜筒糊了他一裤子,正面白浊一滩,十分不可描述。他皱了皱眉,没敢对孩子下重口,努力扯出了个微笑,用英文表达了一下“我没事”。


结果人孩子嘴一瘪,哭着跑开了。


孙翔站在门口对着镜子沉思,难道他这款型在国外人眼里是难看的?想起周泽楷在赛后采访上的待遇,他觉得,应该是发色问题。


来之前就应该跟着去染个金发。


孙翔抓了把从黄褪回黑色的头发,长腿一迈进了卖场。哦等等……他退回来三步,取了辆手推车,这才重新往里走。


这辆车的车轮里卡了线头布条,推起来格外费力。


孙翔只当是锻炼身体,也没多想,一圈超市逛下来,结完账拎着大包小包走了快三条街的路时,终于觉得不太对劲。


今天黄历上是不是不宜出门啊?


他怎么觉得自己特别倒霉?


由于选错方向,迷失在异国他乡的孙战法气闷地想到。这鬼地方有没有什么传送点啊?传送卷轴也好啊?自动寻路系统呢?


都没有。


他在街上干站了半天,终于想起这是现实。于是掏出手机翻开通讯录,点了存在一号位的号码直接拨了过去。


 


 


肖时钦接到电话的时候抖了三抖。是因为铃声。


头天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张佳乐冲过来给他改了铃声,希区柯克,很有气氛。肖时钦捏着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心想,这出场BGM配的真是绝了。


感慨三秒,接起电话,孙翔闷声闷气地跟他说,迷路了。


就左转两条街的地图能迷路是什么水平?


肖时钦想,智商要是能充的话,他就是砸锅卖铁也得先给孙翔充个两百。揣起手机出门找人的时候才回过味儿来。不对啊,孙翔的智商关他什么事?要充也得轮回充吧?


走出两条街以后,他开了导航。想想不对,又给人去了个电话。


“你周围有什么标志性建筑物没有?”


“呃……”孙翔迟疑半天,“房子?”


“什么房子?公寓还是……”


“店铺。”


“那店名呢?”


“德文谁看得懂啊?!”孙翔暴躁地踢了下石子。一个袋子不堪重负裂了底,瓜果蔬菜掉了一地,一个橙子咕噜噜地滚到大马路上,被一辆车碾过,扑哧一下一滩橙汁。


肖时钦听着对面动静不对,追问一句:“怎么了?”


孙翔声音里直接带了哭腔,说:“橙子!橙子!”


    肖时钦莫名其妙地想,这是什么代号?难不成是德语里的某个单词?想了半天未果,还是绕回正题。


    “你出了超市怎么走的还有印象吗?”


    “右转。”


    哦,右转。肖时钦迈了一步,顿觉不对:“右转不是正确的方向吗?”


    “那可能是左转吧。”


    ……左右都不分了,这可还行?后天打美国队的时候会不会跑错方向?肖时钦忧心忡忡地想了一大堆,还是决定先把孙翔找到。


    就算下场比赛要踢人去坐冷板凳,也不能放他横尸街头吧?


    肖时钦一推眼镜,赶紧往左边走。


    


 


    其实也不能说他切开黑。


    在嘉世的时候,肖时钦就有过这样的念头。孙翔这样的人看起来就活不过三页纸,高傲张扬少根弦,写手们最喜欢的炮灰,专业给主角送人头。


除非是在少年jump里……


不,乔一帆更有主角相。喻文州也行,万年吊车尾一夜逆袭,打怪砍人交朋友,谈心嘴炮救世界,热血励志,催人泪下。然后一连载就是好几年,长得让人害怕。怕自己有生之年看不到结尾。


所以孙翔还是活不过三页纸。嗯,五页吧,五页最多了,毕竟漫画比文字占空间。


肖时钦走过一个路口,左右张望了一下,忽然就真情实感地担心了起来。


少年天才,锋芒毕露。


老人家说骄横之人,命里福薄。孙翔不会真出什么事吧?


心里的念头一出就像生根发芽,肖时钦攥着一手汗在街上左顾右盼,又走了一阵忽然听见有人喊。


“小事情——”


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拥挤的人潮中忽然只剩下他们俩……并没有。


肖时钦扶着额头跑过去,心说这个绰号你怎么还没忘记?幸亏这地方是国外,要是再有谁听去跟着叫……


那一刻,他想起四期群里刷满小事情的那天。始作俑者是苏沐橙。起因是他把果盘里最大的那个梨递给了孙翔。


    讲道理。肖时钦觉得果盘里的梨都一样大,真的。


 


 


    孙翔站在街上,裤腿上一滩污渍,脚边一堆瓜果,额上一点汗珠,头发还有点凌乱。看起来像是有什么惊心动魄的经历。


    肖时钦帮他把地上的东西捡了捡,塞得过的分散塞到剩下的袋子里,塞不过的就自己抱在怀里。在街头等了小半会儿的人,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张口道。


    “我要吃冰激凌。”


    ……祖宗哦,这大包小包的居然还有心情吃冰激凌?


    肖时钦心累地先把人领回了宾馆,然后还真出去买了冰激凌。超市雪柜促销,买一打送两个,刚好十四,一人一个。


    苏沐橙过来笑嘻嘻地挑走了草莓味的,转头就对肖时钦说:“又给孙翔买吃的呀?”


    怎么就又了?肖时钦莫名其妙。


    一干人等伸长八卦之脖看了过来,苏沐橙眨了眨眼道:“在嘉世的时候,孙翔常常接到你的投喂啊,我们都没有,好大一个梨呢。”


    说来说去还是那个梨。肖时钦郁卒。网上的梗都换过八百遍了,你们就不能有点新意?


    腹诽归腹诽,直说还是不敢的。


    肖时钦拱拱手,讨了个饶。苏沐橙顺杆往上爬,伸手一指,说:“那我要再拿一个。”


    “拿吧拿吧。”肖时钦汗。


    女孩子总对甜食有特别的执着,他也不好这口,一个冰激凌换两天安生,值。


    结果他这边刚答应,那边换完了裤子的孙翔蹬蹬蹬跑过来。


    “小事情你不吃冰激凌的,那我拿两个帮你吃了。”


    ……等等,他们有熟到这个份上吗?不就是做了一年的正副队而已,而且你挑就挑,不要跟苏沐橙抢那个抹茶味的啊,提拉米苏的不好吗?活着不好吗?


    肖时钦感受着四面八方丢过来的眼神,觉得自己活生生被戳成了个筛子。


    正前方,苏沐橙在对他微笑。


    肖时钦一抖,冲口而出:“不行。”


    “为什么?”孙翔眉头一皱,“反正你也不吃,放着不是浪费?”


    “我那个给别人了。”肖时钦解释。


    眼看天下太平海清河晏苏沐橙十分满意拿着冰激凌就要走人,孙翔忽然把自己往地上重重一摔,盘起两条大长腿,伸手指他。


    “你怎么可以爱别人?!”


    吃个冰激凌还吃出爱来了。


    肖时钦沐浴在八卦之光下,觉得自己冤爆了。


 


 


    第二天出门的时候。李轩向他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方锐向他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张佳乐向他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连唐昊都向他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


    收到意味深长的目光X10的时候,肖时钦不禁想问。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然而他没问出口。因为孙翔端着一盘炒饭一杯橙汁坐到了他面前,还光明正大地顺走了他盘子里的煎蛋。


    “我说。”肖时钦心情复杂,“那个蛋我都咬过一口了。”


    “没关系,我不嫌弃。”孙翔顶着一脸“我大方我赦免你”,当着肖时钦的面两三口解决了本该属于他的煎蛋。


    ……这早饭还能吃吗?


    肖时钦气极。兔子急了还咬人。他本着礼尚往来,以眼还眼的原则,抄起孙翔面前的橙汁一饮而尽。放下杯子的时候,又收获了一道意味深长的目光。这次来自孙翔。


    他看着肖时钦,笑得十分满足。


    “我就说我记得你爱喝橙汁,唐昊还不信非要跟我赌,输了吧哈哈哈哈哈。”


    “……”


    我输了还不行吗?肖时钦认真忏悔。


    第三天的时候张佳乐打完sykpe,转头看见肖时钦趴在床上看书,立刻特忧郁特善解人意特心疼人地问他。


    “怎么还不脱单?”


    肖时钦看书真看到精彩部分,凶手即将落网,案件就要告破,每一字每一句都紧张得要死,没顾得上理他。


    然后张佳乐自顾自幽幽地叹了口气。


“我知道,现在这种状态最麻烦了。不过暧昧一阵可以,暧昧一辈子可不行。我跟你说啊,这种事情呢,要么他主动点,要么你做点手脚让他主动点。”


原来凶手在死者的酒水里动了手脚。肖时钦翻了一页。怪不得之前说死者死前没有挣扎痕迹,都被药翻了还怎么挣扎?


“不如我帮你探探口风?”张佳乐说着风一阵儿地就冲出去了。


三分钟后肖时钦阖上书,左想右想觉得有点不对。


张佳乐之前是不是说什么了?


有急事?


 


 


    是挺急的。


    张佳乐抱着手臂跟黄少天聊,喻文州在一边旁听,时不时地附和两句,思路都跟着黄少天走,特别配合。


    张佳乐感慨:“你看我们都脱了单就比较有共同语言。”


    黄少天想了想赶紧问他:“那你觉得是夜雨声烦的三段斩比较帅气还是百花缭乱的狂轰滥炸式打法比较难看?”


    “什么叫狂轰滥炸明明是绚烂!”张佳乐纠正道,“还有别以为你说话不喘气我就听不出这两个选项其实是一样的。”


    “那你就是承认夜雨声烦的三段斩比较帅了?”


    “来战吧,竞技场走起。”


    “走起就走起,谁怕谁啊,看我手起剑落分分钟打你个血条直线下降哭着去找奶妈。”


    “你有本事就别给我奶一口的机会!”


    “切,张新杰又不在……”


    黄少天一转头就看见张新杰站在门口,于是这场单挑最后被两边拉成了团战。房间里的肖时钦被人临时叫去凑数,开了笔电往床上一坐的时候才发现孙翔就在身边。


    登了游戏一看分组,好嘛,一叶之秋生灵灭,居然还被分到了同一边。


    另一边王不留行一个熔岩烧瓶开了局,紧跟着索克萨尔吟唱,夜雨声烦冲出来掩护。肖时钦赶紧给生灵灭上了个机械旋翼,飞到半空换了个广阔的视角。与此同时一叶之秋也已经出手,魔法炫纹很快贴了夜雨声烦满身,另一队没有牧师,赶紧止损。


    夜雨声烦退了出来,打算把站圈留给索克萨尔。


    结果退了一个身位格就被神圣之火笼罩,转头一看张新杰正在不远处推眼镜,反光一轮滚过,气场很是强大。黄少天心想,我裸眼视力5.2、5.3,怕你啊?


    适逢王不留行骑着扫把飞过来打掩护,夜雨声烦扛了七秒,一个翻身钻进树丛里,一看血条都黑了,最后百分之五。机会主义想了想沉住了气,打算一会儿当一回刺客。


    不是正规赛,不是全明星。一群人打得毫无顾忌,更加奔放,场面更是惨烈。夜雨声烦冲出来终结了沐雨橙风,也被百花缭乱直接送走。逢山鬼泣跟风城烟雨的搏杀进行到最后,王不留行的灭绝星辰扫过,送走了前者也没保住后者。


    一枪穿云冲出来,跟王不留行的配合出了点小空档。沐雨橙风见缝插针分开两人,百花缭乱跟着上来火力压制,屏幕上顿时就是一片狼藉。


    最后剩下的居然是生灵灭跟一叶之秋。


    石不转倒下前给两人刷了个回复,他们站在一起面对索克萨尔。喻文州心念一动,在公频刷了句——百年好合?


    肖时钦一愣,没看到索克萨尔读条终结,一脚踩进攻击区。


    生灵灭阵亡。一叶之秋阵亡。


    张佳乐摔了鼠标冲上来找人打架:“最后关头二对一还能输,你们是不是傻?”


    孙翔捋起袖子:“天天说我傻,真当我没脾气?”


    “是是是,你脾气最大了。”肖时钦还沉浸在无端减员的悲伤中,随口接了一句。孙翔一拳捶在他肩上:“小事情,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百年好合?”苏沐橙歪头。


    张佳乐忽然回过味儿来,架也不打了,扭头看向肖时钦。


   “怎么你脱单了?什么时候?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好吗?肖时钦扶额。


 


 


    事情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肖时钦决定趁大家都在,赶紧把话说清楚。


    “我跟孙翔什么都没有。我们是清白的。”


    ……多像奸夫淫妇的苍白申辩。


    张佳乐伙同黄少天给了他两人份的冷漠眼神。方锐望过来:“这还没说是跟谁呢,肖时钦你心虚什么?”


    孙翔一听觉得有道理,跟着问:“对啊,小事情,你心虚什么?”


    同伴临阵倒戈,站错阵营,还有什么比这更惨?肖时钦顿觉四面楚歌,伸手去拉场上唯一一个客观公正的。


    张新杰表了态:“你说你们没什么,有证据吗?”


    现在是开庭断案还是刑事侦查?肖时钦绝望地看着张新杰,昨天跟你下棋赢了你一盘,你现在要搞我是吗?你要搞我是吗?


    张新杰一推眼镜,避开了他的目光。


    “有谁要举证的?”


    “我。”


    肖时钦转头一看,苏沐橙笑眯眯地举着手。


    所以说啊,梨这种东西真的不能随便分,分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分梨分离听过吗?肖时钦觉得自己现在就要活生生被人搞得人魂分离了。


    苏沐橙提出的证明法很简单,她说看一看他们互相存的号码就行。


    号码是吧?肖时钦掏出手机,爽快地打开通讯录。手机号码有什么不就是……翻到紧急联络键的时候他忽然一僵。


    只见号码第一顺位就是孙翔。


    他千盼万盼就盼孙翔不要这么傻,结果手机掏出来一翻,第一顺位果然是肖时钦。


    “我可以解释。”肖时钦无力道。


    大家不感兴趣地作鸟兽散。肖时钦抱着笔电往走廊上走,回头一看孙翔跟在身后,忍不住问他。


    “你怎么还把我电话存在第一位?”


    孙翔想了想说:“方便。”


 


 


    是挺方便的,在嘉世的时候。


    孙翔骨子里爱玩爱闹,射手座,闲下来就憋不住,不能闷在房间里。偏偏嘉世氛围诡谲,他在这里连说人话的对象都没有,更别提真心朋友。


    后来肖时钦来了,他看这人不错,就常常约他一起玩。最开始是吃饭,后来是散步,再往后连刷牙洗脸这种事也要端着杯子跟人一起做。久而久之就养成了有事先找肖时钦的习惯。


    这也没什么,谁让他叫小事情呢?


    孙翔用独特的逻辑解释了这一切,继续一天四五次地用电话轰炸着他好用的副队。肖时钦在雷霆的时候不爱接电话,到了嘉世硬生生被孙翔改掉了这个坏习惯。电话打来的时候该接就接,否则一定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无数个。


    他挨过最长的一次手机里堆了二十一个未接来电。后来铃声听得脑仁疼,干脆关了机。结果就住对面的人风风火火地杀了过来,劈头盖脸地问他为什么不接电话。


    肖时钦推说静音没电。


    第二天孙翔就下单了一堆充电宝,轮番往肖时钦包里塞,铃声设置也要查好几遍,不能静音不能震动,必须音量全开。结婚查岗都没他勤。


    肖时钦被他闹得没脾气,只好妥协。


    后来也就习惯了跟人同进同出,孙翔看着是个刺头,相处起来却挺暖心。天冷的时候记得帮他多冲一个暖水袋,吃饭时夹掉他不喜欢的香菜,出门的时候把他让进人行道内侧,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牵手,十指紧扣。


    就在习惯成自然的时候,他们分道扬镳,一个回了雷霆,一个去了轮回。


    孙翔认真看过来,脸上满是遗憾:“本来打算那个夏休期约你一起去玩的,航空公司都选好了。”


    “去哪里?”


    “巴黎。”


    塞纳河畔牵手,凯旋门前接吻,看过巴黎圣母院,再到卢浮宫求婚。肖时钦不知怎么想起网上看过的一个求婚安排攻略,他定了定神,问:“后来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这问的不止那个夏休期,还有很多后来的后来。


    没来得及说完的话,没正式告过的别,没分享过的苦乐悲喜,没联系过的日日夜夜。


    孙翔看了过来:“你也没打。”


    肖时钦一怔,释然。


    他抱着笔电往回走,走到房间门口一回头,孙翔还在,孙翔没走,孙翔抬着头。


肖时钦问他:“吃完饭散步?”


孙翔的眼睛亮了亮,他点点头:“我给你打电话!”


……傻不傻,同一个饭桌打什么电话?


 


 


    在异国他乡手牵手漫步街头是件很浪漫的事。


    肖时钦想起张佳乐扳着他的肩膀,强行灌输进来的信息。孙翔的手已经递到身前,他想嘉世的时候都已经牵过,也不差这一次。


于是把手递过去,十指交缠的时候,听到心在胸腔里雀跃。


    孙翔拉着他,一路上对各种建筑行人评头论足,叽叽喳喳。他一遍又一遍地叫他。小事情。小事情。小事情啊。小事情。


    肖时钦每一句都应了,没有落下。


    快九点的时候喻文州给他发信息,说玩牌三缺一,来不来做搭子?


    肖时钦一看街都快走三遍了,再远又怕找不到回来的路,回了一个好,拎着心有不甘的孙翔回了酒店,直奔喻文州房间去。一推门傻了眼,十二个人坐在里面又在玩真心话大冒险。这哪里是缺人,分明多得都要溢出来了。


    肖时钦自知被骗,拍拍孙翔肩膀叫人坐下。


    既来之,则安之。坐下玩一把,也未必会输。


    事实证明孙翔今天真的很倒霉,从他坐下起玩了三把,把把都有他输。从俯卧撑到走廊跑再到叫叶修爸爸,三次下来屈辱累积到了极点。他把袖子一卷,露出分明肌肉,从肖时钦那里讨了句敷衍的加油,再玩时果真谷底反弹。


    再往后李轩交代了初吻,唐昊说还没初夜。喻文州抱着黄少天做了十五个蹲起,张佳乐打给韩文清叫他老婆。


    一群人玩到疯,干脆不指定真心话还是大冒险,由被抽到的人自选,剩下的人猜。


    玩了不知几把终于抽到叶修。他施施然站起来对唐昊说我喜欢你。唐昊的表情像吃苍蝇,犹豫了片刻正想发张好人卡,被苏沐橙一语点破这是大冒险。


    于是就开了个坏头。


    李轩对王杰希说我喜欢你,唐昊对张新杰说我喜欢你,方锐对楚云秀说我喜欢你,连苏沐橙站起来都跟着玩,笑嘻嘻地对周泽楷说我喜欢你。看枪王没什么反应,又补了一句,说不定是真心话哦?等人脸红了才澄清还是大冒险。


    一来一回套路太深,枪王头顶呆毛都耷拉下来两分。


    就这么套路了一圈,交织了一个巨大的不知几角恋的毛球式混乱关系。孙翔充足的气运终于用完,底牌一翻,跟肖时钦花色一样,两人都要接受惩罚。


    孙翔清了清嗓子,对肖时钦说:“我喜欢你。”


    “怎么又是这句?”方锐率先哀嚎。一模一样的四个字听过太多次,再浪漫都麻木。但孙翔没动,肖时钦也没动。无声无息间周围人忽然都静了下来。


    大概三秒的安静后,肖时钦问他:“选的大冒险啊?”


    “真心话。”


    张佳乐正要吹口哨,被黄少天一把捂住了嘴。


    肖时钦说:“我也喜欢你。真心话。”


    叶修敲了敲烟屁股,总结道:“礼成,送入洞房。”


    一群人一哄而上,争相做按头党。在“亲一个亲一个”的呼声中,孙翔按住肖时钦的脖子就是一个深吻。


    男人嘛,不要怂,就要干。


 


 


    后来世邀赛结束,中国队捧杯。


    一群人回国落地,又各自散开。孙翔在S市下了飞机,盖着棒球帽穿出人群。他掏出手机拨打了他的第一顺位。


    电话响两声后接通。


    他问:“下个夏休期要不要一起出去玩,航空公司我都选好了,线路我也做了功课。跟我走准没错。”


    肖时钦笑了笑:“去哪儿?”


    “巴黎。”


 


    无人拨打的电话终于有人拨打,无法接通的电话终于有人接起。


 


    肖时钦说:“好啊。”


 


 


END



评论

热度(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