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胡教授的甜心小娇妻(上)

折雪佐春:

来还梗了 @西瓜沙冰 的#考古队员歌和武警凯#梗


《在瓶中》系列文,博物馆失窃,王警官奉命伪装成仿真智能机器人私下调查考古专家胡教授。第二天网上情趣用品店接到了投诉电话:退货!我明明买的是甜心小娇妻系列为什么发了一个金刚芭比?!


--------------------------------------------------


公元3017年,金陵最大的博物馆失窃,据传当天展出的南北朝古墓中一件最重要的珍宝不翼而飞,专案组已经成立了一个月,却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最后帝都委派了一位特别刑侦人员参与调查,而这位带着尚方宝剑而来的特使立刻把目光锁定了胡教授——他是最后一个接触到珍宝的人。并决定亲自私下调查这位神秘的胡教授。


 


博物馆失窃案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民众们甚至不知道博物馆失窃的到底是什么,就已经脑补完了飞天大盗利用黑科技盗宝的种种细节,稍微加点作料都能直接搬上银屏了。


胡教授作为内部人员自然受到了询问,但由于他在考古团队中的核心地位,这种询问更像是例行公事,胡母听说之后还是紧张的不行,电话里强制要求他找一个女朋友,男朋友也行——天知道她的的脑回路是怎么样拐到人生大事上面的——自然又遭到了儿子的非暴力不合作,胡母叉着腰很是忧心地问孩子他爸,“儿子会不会宅成一个性冷淡?”


“活的不要那你就给他定一个机器的呗,网上不都是的吗。”天地良心,胡爸爸这句话是为了敷衍老婆随口说的。


 


然而第二天,一个巨型包裹就落在了胡教授门前。


网上的各种款型的仿真机器人,和真人一模一样——真正意义上的的一样——如果不是手腕上的特殊标志,甚至相处很久你都不知道身边的“人”是碳水化合物还是比特混合体。


 


胡教授面无表情地甩上了门,把巨型包裹挡在了门外。换了谁被自己亲娘怀疑能力,都会有摔门的冲动。这件会说会叫在床上能玩出十八班武器的机器人简直就是烫手山芋,简言之——睡不下去。


过了一会儿,做好了心里建设的胡教授出来拆了包裹,里面站着一个帅气的仿真机器人——雄性——胡教授按下立刻给自己娘打电话询问她是怎么觉得自己儿子像个gay的冲动,先翻出了产品使用说明书。


说明书的封面上用粉红色大字号的字体写着——甜心小娇妻。胡教授推了推自己眼睛,觉得设计人员对于这个词有着明显的误解。


他翻开封面,说明书在第一页的第一行标注了如何唤醒仿真机器人。


 


胡教授把目光移到机器人的身上,这是个标准的对女人拥有致命吸引力的男性身材,法律禁止使用真人形象制作机器人,用模型制作的总避免不了带着匠心,可这张脸,犹如造物主之赐——不完美的近乎真实。


可惜了。


胡教授在心里遗憾了一句,想着说明书上写的唤醒方式,一面吐槽这种符合自家母上人设的少女心,一面紧紧盯着机器人的眼睛,下意识地微笑。


 


“我爱你。”胡教授轻声说道。


 


就算只是演戏,这句话也有着魔力,在那一瞬间让你的眼眸里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情意,似乎被这样注视着,也就被这样深爱着。


 


接着他便看见眼前的男人睫毛微微颤动,缓缓睁开了眼睛,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胡教授还没有从魔力中挣脱出来,似乎又陷入了另一场魔力,让他对着这个没有自主意思分不清到底是物还是人的机器人伸出了手:“嗨,我叫胡歌。”


被唤醒的机器人好像真的活了过来,眉目舒展,含着浅笑伸出手与胡教授相握:“我叫K。”


 


薄薄的情意如同见不得晨光的白露,轻易就散开了,胡教授顺手把那本说明书小册子扔到了门外的垃圾桶里,“进来吧,只要不把我的房子拆了,其他的你自便,我联系客服,明天就把你送回去。”


K站在包裹里迷茫地看着胡教授的背影,唤醒他只是为了不把他抗进房间,胡教授甚至只割开了包裹的一角——裁纸刀甚至还插在上面。


这个传闻里脾气好情商高交友甚广的胡教授也许并不是那么温柔。


 


并不温柔的胡教授吃饭的时候甚至没有给K留座位,在他那两只宝贝的猫咪都能上餐桌的情况下。


“胡教授,”K十分自来熟地给自己找了一双筷子坐在他面前,“您是在怕我吗?作为入侵了您府邸的外来者?”


“我以为你不用吃饭。”大部分机器人是不会吃饭睡觉这些人类行为的,少部分是为了满足宅男和小萝莉的需要。胡教授饶有兴趣,“无论是‘入侵’还是‘外来者’,你至少要是一个活物,K。还有,不需要用‘您’称呼我,太见外了。”说道“见外”两个字的时候,胡教授的语调微微上扬,像是把钩子,总有些撩拨的意味。


“不要把机器人当做物品,你会后悔的。”K从善如流,果然没有称呼‘您’。


 


胡教授十指交叉托着下巴,眼睛微微眯起,盯着眼前的机器人:“现在的机器人都这么有趣吗?我果然是和老古董打了太长时间的交道了。”


“不,”K耸肩,“也许只有我那么有趣。”他抬手,刻意把手腕上的蓝色十字标记露出来,证明他确实是一个机器人。


“那就太可惜了。“胡教授拾起筷子,准备继续被他打断的进餐。


然而……他盯着空荡荡的盘子,艰难地回忆机器人少量进餐到底是不是为了不让自己的主人孤独地吃饭。


他只做了一个人的量。这个机器人到底是怎么在他眼皮子底下吃的独食?!


 


“……你还吃吗?”胡教授已经后悔把他当做物品了。


“再来一碗清汤面就可以了,谢谢。”


“……”胡教授突然有一种娶了个老婆回来的错觉——真人的那种——而且这个老婆饭后还不刷碗。


 


博物馆的失窃中断了胡教授团队的研究工作,他只能把那些材料带回家。南北朝距今已有千年,而这个帝陵里沉睡着的帝王太过年轻,很多文献的记载也都是模糊的他不得不重头梳理。


胡教授重复地看着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巨大的木棺,棺中是一架骸骨,氧化而变得漆黑的衣服紧紧贴在他的身上。他的双手合十放在胸腹上,骨指见隐隐有光华流转。


 


“听说失窃当天,有几个学生闯入了还没有开展的展馆。”K端着一杯咖啡走进来,“也许是他们偷走了珍宝。”


胡教授勾起唇角:“机器人也那么八卦?”


“当然不是。可陪你聊天是我的义务,我的信息处理器告诉我你对这些有兴趣。”K站在他身后,俯身去看他手里的照片,这是黄陵刚被发现挖掘后的第一手资料,就算是特别调查组都没有权限调阅。


“怎么办?”胡教授放下照片,摸着K的脸,玩笑道:“我已经不想把你还回去了。”


K眨了眨眼睛,轻笑:“我是你的。”


 


胡教授抬手搂着他的机器人,手指刚好落在男人的腰窝处,便忍不住用指腹轻轻抚摸,“宝贝儿,我记得你除了陪我聊天还有其他义务吧?”


“我有点好奇,教授好像一点都不想知道谁偷走了珍宝?”K微微低头,暖黄的灯光落在他的脖颈上。


“因为我知道和那几个学生没有关系。”胡教授的眼睛里像是已经知晓一切。


“可是他们众口一词,说忘了进去后发生的事情,这不是很奇怪吗?”


“因为无法用科学解释所以怀疑真实性?”胡教授微微挑眉,赞叹道:“你的信息库里难道只有唯物主义?宝贝儿,你应该更活泼一点。”


 


胡教授的字典里迷信和活泼大概是一个意思。


他身上奇异地混合了老学究的直白和情场浪子的洒脱,甜言蜜语张口就来,偏偏又不让人觉得轻浮。


K叹为观止,决定暂时闭嘴。


 


书房里只打开了一盏壁灯,灯光昏暗,以至于胡教授深情款款的眼眸好似落到了别处,他难得收起了不正经的调戏神情,语气极淡:“不是被偷走的,他是来找人的,找到了也就自己离开了。”


“教授?”K缓缓开口,带着笑意问:“我的处理器可能短路了,咱们刚才说的不是被盗走的珍宝,而是你的情史?”


他一点诚意都没有,张口就说出了一段——像是刚从网上复制粘贴的——经典台词:“教授,不要伤心,那个人不喜欢你是他眼瞎,你值得更好的。”


 


“宝贝儿,我觉得你就挺好的。”胡教授瞬间恢复了情场浪子的状态,一挥手把桌子上的杂物都扫到了地上,“聊完了咱们做点别的。”


K下意识地挡开胡教授的手臂,不留神被他压在了桌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亲了一口,这老流氓居然还试图撬开他的嘴唇。


再然后,流氓教授就被一个擒拿手反压在桌面上,画面自然和旖旎没什么关系,他颇有些委屈,一瞬间居然先想到的是仿真机器人的说明书封面上的几个大字——甜心小娇妻。


投诉!必须投诉!


 


漫长的沉默过后,K开口了:“经过口腔唾液检验,你肾虚。”


所以不能做。


机器人的最高指令是——在任何情况下不允许以任何方式损害雇主的身体健康。


 


“……”


哥,你赢了。


胡教授一脸三观尽毁的表情说:“我要睡觉。纯睡觉。”


 


等到被打击到不想说话的胡教授睡着之后,K打开了他今天一直没有机会进去的房间。


那看起来是一件工作室,事实上也确实是。


 


房里了门窗紧闭,月光从窗帘缝隙里漏进来,落在密密麻麻的“人”身上。


这些人有着一模一样的装束,身上穿着看起来好像批量生产的黑色长袍,衣摆处绣着五爪龙纹。


而这些“人”的脸大部分都是空白的,少数也是只有模糊的轮廓,在月光下惊悚可怖。


 


胡教授在试图用3D打印机还原南北朝皇陵里沉睡的帝王的长相,而他也就是博物馆真正失窃的珍宝。





评论

热度(262)

  1. 时遂之森折雪佐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