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苏靖】在瓶中(上)

折雪佐春:

这篇是 @鲜吃鸡太太的点梗,具体什么梗,涉及剧透就先不说了。知道的太太也不要说啊,否则来帮我填坑^_^
另,这篇算是灵异题材,lo主也是第一次写,真的很忐忑。
送给鲜妹,也希望大家喜欢~
————————————————

萧景琰和人约好了在博物馆见面,还没有到约定的时间,天上忽然阴云密布,随即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萧景琰随着人群进入了博物馆。
由于人太多,萧景琰为了躲开一个小姑娘而撞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抱歉。”
“你没事吧……”
两个低沉的声音同时响起,萧景琰抬头去看他,四目相对,都是一愣。

那句关于前任最著名的一句话是怎么说的,只要你过得没我好,我就放心了。
而现在,萧景琰和梅长苏看起来过的都不错。

梅长苏稳稳扶住他:“你没事吧?”
萧景琰摇头,抽出来自己的手臂,他做不出林殊的风淡云清,只好垂眸不语。萧氏总裁在商圈一向被人称赞坚毅果决,如今却好像一点长进都没有。
梅长苏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神情,正在此时整个博物馆的灯突然都灭了。

天已擦黑,一片昏暗中众人都惊叫起来。梅长苏牵住了萧景琰的手,把他虚圈在怀里,片刻后,周围的噪杂声脩然消失。
漏进来的微薄光线清楚的表明周围已经空无一人。

萧景琰皱眉从梅长苏的怀里退出来,随着他的目光看向四周,脸上还算镇定,“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梅长苏心中虽震惊,随之拿出手机——没有信号,他看向萧景琰,萧景琰也拿出自己的手机,接着对他摇了摇头。
梅长苏声音还算平稳,“人都不见了,我们试一试能不能出去。”
两人并肩走到大门处,果然已经锁死了。萧景琰和梅长苏对视一眼,都有了不太好的预感。最后还是梅长苏说,“我们去找找还有其它人没有?”
萧景琰点头,此时他们还在一楼大厅,两人打开手机自带手电,转到楼梯朝二楼去,接着从一个个存放文物的小室穿过。
为了方便游客,博物馆里面的路都是绕着文物而设。

那些白日里看起来不过寻常物件的文物,此时在昏暗的光线下,一个个阴森可怖,恍若带着地下千年的凉意。
梅长苏拉着了萧景琰的手,习惯性地回头哄他,“别怕。”
萧景琰抿嘴,还当他是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吗!可是他最终还是没有抽出自己的手。
梅长苏轻笑,“怎么还和以前一样。”
萧景琰瞪了他一眼,作势就要抽开自己的手,黑暗中他的眼眸里好似盛着熠熠星光。梅长苏忙攥紧了,“我不说了,乖别闹。”
“你当我……”萧景琰抬高了声音正要说话,突然听见了女孩子呼救的声音。

两个人一起朝声源跑去,半途中女孩的声音突然停了,两人加快了步伐,最终在二楼另一侧找到了那个女孩。
或者是女孩的尸体。
“柳小姐?”萧景琰蹲下,伸手去探她的脖颈,手底平静的触感几乎让他跌倒在地上,幸好梅长苏及时拉住了他。
梅长苏用手臂圈住他,问道:“你认识?”
萧景琰茫然地点头,“就是她约我来博物馆的。”

柳小姐躺在地上,双目大睁,像是被活活吓死的。梅长苏见萧景琰的情绪已经稳了下来,伸手合上了女孩的眼睛,然而女孩的手掌忽然伸开,手心里一枚玉玦在光线下温润如水。
梅长苏捡起来看了一眼,玉珏上是一个凤凰花纹,这应该是一对的。梅长苏把玉珏放回她的手中,说道,“这里不对劲,我们先离开。”
萧景琰主动拉住了梅长苏的手。梅长苏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照亮,刚走了两步,他突然又停下了。
“怎么了?”萧景琰偏头去看他。
梅长苏把手机手电对准了旁边——那里的玻璃框居然是空的,少了一件文物。
展柜完好无损,没有外力破坏的迹象,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显然是想到了刚刚那块玉珏。

“也许是拿出去参展了?”萧景琰猜测。
梅长苏脸色凝重,“参展的文物会有牌子提醒。”他把光源对准了文物小牌,那上面已经不是文物介绍了,反而像是一句判词——三春勘不破,一生未展眉。
梅长苏用手机拍下了那个牌子,然后从门外拿了一份博物馆文物简介,两个人转了一圈,再没有发现空着的展柜,这才一起离开,在大厅供游客休息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两个人仔细研究了一下简介,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清楚了博物馆是按照大概的时间排列文物,刚刚他们是从南北朝的展馆出来的。

“南北朝……”梅长苏关了手电,沉吟道:“我了解不多,这段历史太短了。”
博物馆是没有窗户的,沉沉的黑暗中萧景琰只能听见两个人轻缓的呼吸声,他们有多久没有这么坐着说话了?
居然是这样诡谲的情形下……突然陷入沉默的两个人听见楼梯口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同时屏住了呼吸。
直到更加清晰的脚步声传来,梅长苏像是松了一口气,扬声道:“霓凰?”同时站起来打开了手机屏幕。

楼梯口的人影一顿,然后朝扑进了梅长苏的怀里,“兄长!”
梅长苏拍了拍她的背,“你受伤了没有?”
“小伤。”穆霓凰这才发现萧景琰,她朗声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梅长苏拉着她坐到椅子上,双方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原来霓凰本来就在三楼,因为博物馆的人都不见了,她才决定下楼查看一下大门。
“兄长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梅长苏和萧景琰对视了一眼。
梅长苏:“你的动作太小心了,而且没有用东西照明,那就是手机没电了或者……”
萧景琰接着道:“路上遇见过什么。”

霓凰点头:“几个小东西,不知道是鬼还是怪,看起来像是专门守灵的。”她扫了一眼梅长苏,认真道:“兄长,等会遇到危险你记得站在我后面。”
吃软饭的梅长苏:“……”我站在景琰身后就够了,阶级立场绝对不能错。
“好了,这个等会再说。霓凰,楼上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吗?”梅长苏搓着萧景琰的手指,低声道。

“前一段时间发现了一个皇陵,今天刚刚开展,就在顶楼。我就是收到了邀请函才过来的。”
博物馆一共四楼,顶楼就是四楼了。
萧景琰点头,“我也是约人看展的。”他忽然想起了柳小姐的死,不知为何心里特别难过,便没有说下去。
“谁的皇陵?”
霓凰:“南北朝的,萧什么宗来着,谥号那么长不记得了。”
萧景琰:“上去看看。”
梅长苏:“我也觉得要上去一趟。”
霓凰好奇地看着他们:“你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的那么好了?明明讨厌到十多年都不愿见面。”

梅长苏淡定道:“走吧。”
萧景琰起身,穆霓凰也就是随口一问,跟着两人身后朝楼上去,幸运地在楼梯口遇见了两名队员。
萧景睿和言豫津。

言豫津遗憾道:“哎大门不能撬开吗?”
四人侧目:“这里是博物馆,不是图书馆。”
“我就问问……真的要上楼吗?咱们不能翻窗户吗?”言豫津垂头丧气。
梅长苏:“你们到底遇见了什么?”
“红颜枯骨。”萧景睿的表情十分沉重,“反正唯物主义解释不了,若不是我身上带着母亲给的护身符,我们都差点死在那里。而且护身符已经绕掉了。”

“不能等。”梅长苏像是知道众人想要说什么,他温言道:“谁也不知道大门什么时候开,会不会开,甚至那些东西会不会来找我们。只能赌一把。”
萧景琰点头,“我同意。”

情形就是那么残酷,只是梅长苏清楚的说了了出来,堵死了众人最后的侥幸心理。
五个人排成一列依次进入三楼第一个展览馆,萧景琰在最前面,接着是梅长苏,霓凰最后。
按照时间线,三楼已经是唐宋时期的文物,很明显地看的出来,文物的色彩已经鲜艳起来。只是这种鲜艳在寂静漆黑的博物馆中反而更加诡异。

每层楼的结构都是回形,楼梯在两侧,穿过两个展馆后就能绕到大厅。第二个展馆内多是陪葬品和保存比较完好的尸骨。
可就在梅长苏已经提醒过大家小心后,所有人还是受到了惊吓。
白骨缓缓起身,在头颅的地方却是清丽的少女面貌,双眼无神,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
红颜枯骨——想象永远比不过眼见的可怕。
而散落在四处密密麻麻的展柜在手电光下散发着冷光,里面一件件残旧的文物如同窥视者。

众人身上都没有带算得上武器的东西,萧景琰硬是用拳脚劈开了一条路,那些骨架行动看似和缓,实则迅猛非常,脆弱的手指撩到身上,便是一道深深的血痕。
展馆并不是一览无遗的,而是设有许多小道,最大限度的保证游客能够看见所有展品。
萧景琰护着梅长苏和他们三个人走散了,他们刚才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因而提前约定了在大厅见面。

红颜枯骨越来越多,萧景琰眼角瞥见后面一个枯骨向梅长苏攻去,拉着他一转身用后背挡住了那一下,顿时血液浸透了他的衣服。
梅长苏瞳孔猛缩,半抱着萧景琰朝前跑去。
快要出第二展馆的时候,梅长苏突然发现了一个空展柜,从周围的摆设来看,那应该是一件衣服。

梅长苏迅速扫了一眼文物小牌,果然又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天地君亲师,问谁不相负。


————————————————


有姑娘说这篇像《恐怖美术馆》的游戏…呃这里解释一下,lo主不怎么玩游戏,所以不知道这个梗,开头所有人都消失只是为了下面的剧情开展…关于以后的剧情,不算解密,多的就不剧透了。




评论

热度(294)

  1. 时遂之森折雪佐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