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苏靖】在瓶中(下)

折雪佐春:

这篇是 @鲜吃鸡 太太的点梗,具体什么梗在全文最下方。以及大写的HE,放心。
———————————————

三个人从展馆出来后坐在楼梯台阶上,都沉默了片刻。说起来,这个展馆没有太大的危险,每个人却都是疲惫不堪。为了节省用电,手机都关上了。
黑暗中,梅长苏拉着萧景琰的手放在自己掌心,低头道:“霓凰,你到的时候,秦小姐已经在了?”
“嗯。”
梅长苏沉吟道:“我们刚刚明明见过秦小姐,通过所有人的描述,确定是她——幻象不会那么真实。那么,就剩下一个解释,我们看见秦小姐进入的是左边展馆,但是实际上她去的是右边,她自己应该也不知道。你们还记得那面镜子吗?”

“可是……”穆霓凰迟疑着:“她明明已经走出来过,为什么还会死在那里?”
梅长苏微微阖目,攥紧了萧景琰的手,“笛音。如果我没有猜错,她第一次通过的时候是没有笛音的,而幻象从笛音出现后,才真正有了杀意。”
这次霓凰迅速点了头,“我也遇见了。”她的声音有些低沉,“那些事情我总觉得自己会经历到。”
“景琰,你的幻象是什么?”梅长苏突然问道。
萧景琰回答:“林殊。”

“我们上楼吧。”梅长苏打开手机上的手电,起身然后拉起萧景琰,“通过最后一个展馆到了皇陵也许就有答案了。”
梅长苏看了一眼时间——04:37。
“天快亮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三人拾级而上。
手机发出刺眼的白光,米色的地面像是覆盖了一层薄膜。整个博物馆寂静而空旷,如同一个无底的黑洞,所有人只能听见自己轻微的脚步声。

四楼到底有什么?他们到底能不能离开这里?而所有的谜团的答案是什么?

萧景琰本来已经受伤了,再加上奔波了那么久,脸色越来越苍白,手掌比梅长苏的还要冷。
梅长苏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景琰,你怎么样?”
萧景琰轻轻摇头,“没事,还能撑住。”
梅长苏揽住他,替他分担身体的重量。到了最后一个展馆前,梅长苏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等等。刚刚在三楼的展馆,我还看见了一个空的展柜。后来情况突变,我忘记回去查看了。”
萧景琰和穆霓凰都是一愣,“要紧吗?”
“还剩我们三个人了。”
那里面的提示必将预言着一个人的死亡。

穆霓凰咬牙,“我回去看,你们在这里等我。”
“一起。”萧景琰道。
“我一个人就够了。刚刚兄长说过,没有笛子那里就不算危险。”
梅长苏只好嘱咐她:“小心。”

他们两人只好等在这里,萧景琰的身体越来越冷,梅长苏抱着他,小声地和他说话,“困不困?不要睡。”
“嗯……”萧景琰的精神不太好,眯着眼睛应了一句。
梅长苏忽然笑着道:“我在这里,不用总是喊我。”
萧景琰一愣,“我没有喊你。”
“是你的声音。”梅长苏缓缓道:“你说'小殊,等青梅熟了我就来找你'”
两个人忽然同时朝展馆入口看去。梅长苏凝眉,“不等霓凰了,我们先进去看看。”

梅长苏拿出一块素巾,写上几个字用自己的手机压在地上,让霓凰在这里等着他们。随即两个人一起进去了。
这个展馆里看起来已经是明清时期的文物,数量多,保存也比较完善。这些无价之宝没有了明亮的灯光和络绎不绝的游客衬托,看起来也不过是寻常物件。
这里太平静了,梅长苏心里反而不安了起来。他举着手机,萧景琰负责留意周围的展柜。

走过了几排展柜,梅长苏点亮屏幕看了一眼时间,“景琰,我们走了多久了?”
“三分钟吧。”他们要防备突发情况,因而走的比较慢。萧景琰见梅长苏的神情不对,又问了一句,“怎么了?”
“手机上显示已经过去了10分钟。”
萧景琰摇头,“不可能。”
“会不会是手机显示错了?”他们现在只剩下一部手机,要不然就可以立刻判断出是手机的问题还是其他。

梅长苏低头去翻手机上的音频软件,“景琰,我来无声放一首歌,你心里默念六十个数。”
“好。”
梅长苏准备找一首比较熟悉的歌,谁知萧景琰的手机上居然只有三首歌曲,他的手指在列表上来回滑动,点开了《烟花易冷》。
“开始。”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周围玻璃中的文物冷冷地看着他们,像是无声的嘲笑。

梅长苏看着台词一句接着一句变色,恍若那些漫长的岁月冲断了他和萧景琰的联系。
当初这首歌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他和萧景琰刚刚在一起,以恋人的身份。在家长的眼皮底下,他们正大光明地腻在一起,每天却又惴惴不安,可正是这份忐忑让恋情格外的甜蜜。
他很喜欢这首歌,景琰特意学来唱给他听。彼时,花好月圆,人影成双。这样忧伤的歌偏被景琰只唱出了情深如许。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

歌词无声漫过,梅长苏想起了幻境里孤寂清瘦的男子。如果那是景琰,那他在哪里?

“好了。”萧景琰突然出声打断了梅长苏的思绪,他忙去看手机屏幕。
一首歌已经接近尾声。
“这里的时间果然是扭曲的。”梅长苏举起手机扫向四周,“如果不打破这种扭曲,我们估计出不去。”
时间……和时间有关的东西。梅长苏快速过滤着周围的文物,此时突然出现了许多珠子落到地上的声音,好像珠帘被扯断了一般。
两人同时看向地面,满地的血红色珠子在跳动,珠子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人脸,好像还在咧嘴朝他们笑。

萧景琰本是准备拉着梅长苏避开这些珠子,脚踝却猛然一疼,带着梅长苏滚落在地上,后背狠狠地撞在展柜上,伤口撕开又重新涌出鲜血。
梅长苏稳住自己,扶起萧景琰跑路。
而那些小珠子居然也缓缓退开了。梅长苏无意间看见了展柜中的一面铜镜,他突然拉着萧景琰回头朝来时的方向跑。
绕过三排展柜,这里的东西居然和他们来时看见的不一样。梅长苏更加确定了那面铜镜改变了方向。
血珠子没有追来,梅长苏依然不敢放松,快要走出展馆的时候,他看见了墙角一排展柜中缺了一件,梅长苏犹豫了半秒,带着萧景琰走了过去。
——本是桃花色,何必争霜寒。

从展柜出来后,果然是四楼的大厅。
梅长苏先查看了萧景琰的后背,只是伤口裂开了,没有大碍,又蹲下来检查他的脚踝。那里有一道极细极深的伤口,像是利器划伤的。
萧景琰拉起梅长苏:“已经不疼了。”他想着刚刚少的一件文物,又问:“我们回去找霓凰吗?”
梅长苏看了一眼萧氏皇陵展厅的入口,低声道:“先把这里的事情了结。”
“那就走吧。”萧景琰站起来。

两人一起走进展厅,这里像是特意还原了墓室结构,甚至很多东西摆放的位置都完全复制了墓室。
展厅入口摆放了巨幅宣传海报,应该是这个南北朝皇陵的简介。在展厅的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玻璃棺,两个人走进,棺中果然是一架骸骨,氧化成漆黑的衣服紧紧贴在他的身上。他的双手合十放在胸腹上,骨指见隐隐有光华流转,梅长苏仔细辨认了一下,他的手心里是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珍珠。
而这个整个展厅最贵重的文物前方,文物小牌写着——生死如逆旅,回首似轻尘。

梅长苏透过玻璃轻轻点着那行字,抬头对萧景琰笑道:“景琰,你猜这一句说的是你还是我?”
萧景琰摇头,“我不知道。”
“我猜是我。那你知不知道我把这个珍珠拿出来后会发生什么?”
博物馆的展柜是很难用外力打开的,梅长苏说的这样轻巧,好似他想便能一样。

萧景琰震惊地看着他,梅长苏笑,“你脸上向来藏不住事。”他上前两步抱住了萧景琰,“你想要我死,不必那么麻烦的。”
萧景琰僵硬着身体,任他抱住自己,“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想想,刚开始只是有些怀疑而已。景琰,我从来都不想怀疑你的,可是豫津死了,他死之前把最重要的线索留给了我。”
“骨笛?”
“是的。这里的文物是按照时间顺便摆放的,骨笛应该在一楼,我也曾经见过它,可它却出现在了三楼,并且间接杀死了秦小姐。”
“景琰,除了已经死了的柳小姐,只有我们是去过一楼。豫津是你杀的吧?那时他跟在你后面,他发现了你在吹笛子?”
“是。”
“这样就对上了,如果他也是死于幻境,那他的表情应该和秦小姐一样。豫津应该很早就看破了幻境。”

“还有呢?”
“在幻境里,霓凰说她看见了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我看见了很久以后的你。你的答案都'林殊',林殊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他不会出现在你的以后中。”
萧景琰垂目不语,听见了他最后一句话,眼睫微微颤动。
“还有景睿。他说过姨母给了一个护身符,姨母平时不信这些的,突然这样做可能听说了什么,这个展厅是萧氏资助的?”
“是。”
“我本来没有留意他的话,你不应该故意带错路的。”
“我没有想杀景睿。”
“嗯,我知道。刚刚滚落在地上的时候,你收起了那把割伤你的匕首吧。然后就是秦小姐,她很怕我们,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刚才突然明白了,她是从四楼下去的,一定看见过展厅的简介里,知道这个皇帝就叫——萧景琰。”

“景琰。”梅长苏叹气,“你的破绽实在太多了。”
“所以你故意支开霓凰?根本就没有什么空展柜。”
“是。六个人六句话,没有你的吧。”梅长苏沉默了片刻,问道:“景琰,为什么?”
萧景琰低笑,“他说他要梅长苏,你死了,他就把林殊给我。”他似乎知道梅长苏要说什么,萧景琰补充道,“你不是他,林殊爱我。”

萧景琰的身体已经快支撑不住了,重量都压在了梅长苏身上,梅长苏踉跄着退后两步,抱着他一起摔到了地上。
萧景琰趴在他身上,“你猜到了怎么离开吗?”
是。
萧景琰每次受伤,危险就会弱下来,很容易猜到萧景琰就是关键,很大的可能就是他死了其他人就能够离开了。
萧景琰把自己压在了赌桌上,梅长苏只会输。更何况,他乐意惯着他。

“景琰,我把林殊还给你。”

萧景琰的眼泪缓缓落下,砸在梅长苏身上,手里的匕首却稳稳地刺入了他的心脏。
就在那一瞬间,梅长苏变成了萧景琰,身着长袍广袖,黑衣龙纹的萧景琰。
匕首刺入他的心脏,男子抬头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说,“我后悔了。”

梅长苏躺在玻璃棺,试图推开玻璃盖。一念成魔一念成佛,可他甚至分不清谁是魔谁是佛。

失去意识之前,梅长苏听见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永远不会原谅他。”
他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

“小殊!”
梅长苏缓缓睁开眼睛,正上方是古色古香的明黄色床帏幔帐。然后他看见了萧景琰担忧的脸,“你总算醒了。”
他一面伸手轻轻碰了一下梅长苏的额头,一面说道:“把药端过来。”
有女孩的声音应了一句,“是,陛下。”

梅长苏茫然了片刻,才想起来自己拉着景琰赏雪后就病了。
萧景琰道:“已经不发热了,不过蔺少阁主说还是再喝一次药。”他扶起梅长苏接过药递给他。“看你下次还胡闹不。”
他把药接过来,突然问道:“景睿呢,还有豫津霓凰他们呢?”
萧景琰奇怪:“霓凰在云南呢。景睿和豫津刚刚倒是来过,见你还没醒就先回去了。”

梅长苏把药碗抵在唇边,抬头去看萧景琰。萧景琰倒是很有经验的样子,“不管有什么话都喝完再说。”
梅长苏只好先喝了药,把药碗放在一旁后说道,“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什么都记不清了,不过我记得你说永远不原谅我。”

萧景琰失笑,见梅长苏一脸的在意,只好轻咳了一声,很认真地说,“嗯,一辈子都不原谅你。”

——END——

终于写完了…鲜妹的梗是#霸道总裁黑景琰# 嗯我是不是写的萌哒哒^_^
关于结局,不要深究。不管你是怎么认为的,都是正确的。因为蠢lo主已经把能写的都写了,剩下的我也不知道。
最后,所有的不懂都是蠢lo主的锅,谢谢每一位看完的小天使~



评论

热度(201)

  1. 时遂之森折雪佐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