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百年身【大秦娱乐圈帝国】25

一别经年:

啊,智齿是一个磨人的鸡肋,拔之疼痛,留之也疼通。驷哥表示:来,稷总,干了这碗龙抄手!


唔,今天我王张子又虐狗了。


前文回顾: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正文——



整个八月嬴驷都不太好过,他素来有些苦夏,今年暑热气闷的厉害,他便跟着瘦了一圈,张仪跟着着急也没用,好在还在寻常体重之内,再有嬴疾嬴华等再三替他作保此寻常事,又九月后嬴驷好歹恢复过来,张仪这才放心些。


 


转眼九月,嬴稷听到他驷哥说起学校报道的事情才想起来嬴驷还是个学生,不免有些年长岁月的得意来,整个暑假在他驷哥那里遭受的金融打击也都不提了,只幸灾乐祸的说到时候要送驷哥去学校。


“好教那些闲言碎语知道,驷哥是我罩着的人。”稷总说完这话时还自觉霸道又帅气,颇有总裁风范,被嬴驷含着三分笑意的眸子瞥一眼,就不敢再吱声了,摸着脑袋笑的活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嬴驷拿起手上还没动过的鲜果拌酸奶,一勺子塞进稷总嘴里。


驷哥,我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水果好新鲜呢,就是这刀工怎么这么熟悉。


当然熟悉,你白大哥走之前切好了放冰箱里的,傻小子。


 


嬴稷长智齿这事儿,还是嬴驷最先知道的。


那会儿是10月末,彼时白起出差未归,嬴稷听说张子的律师所也接了单大Case不在国内,华哥之前就谈了女朋友最近常常夜不归宿,疾哥又早就申请好了外校交流正在外省,大晚上开着他那辆特别炫酷的亮黄色的兰博基尼跑去找他驷哥,美其名曰照顾驷哥。


结果一进门,第一个就往厨房里奔,被他驷哥单手领着后领给活生生拖出来的。


 


大晚上12点,嬴驷靠着沙发翻着《Oedipus the King》,嬴稷缩在沙发的另一端,一脸委屈的看他驷哥,灯光幽幽,目光幽幽,张郎和疾弟华弟又都不在,嬴驷每次翻书的时候就听见稷总一声叹息,饶是神经再粗驷哥也扛不住了,看到牧人最后被绑去见王的时候,恰嬴稷又叹出一口气来,嬴驷无可奈何,合上书抬头看儿子。


嬴稷眨着眼睛看他驷哥,目光天真而明亮。


嬴驷回以天真而明亮的眼神,道:“稷总,我饿了。”


卧槽,驷哥,现在看来孙导说要用你的“李十二少”去报三金奖的最佳男配是真的很靠谱啊,这眼神简直和真的一样。


差一点我就信了。


稷总和他驷哥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还是扛不过,弱弱的问道:“那我们去厨房看看?”


嬴驷用一种可委屈了的表情看他,道:“冰箱里还有一份包好的龙抄手和红油,但张郎说怕我前段时间苦夏吃的少,最近不让我吃太多刺激性的食物。”


驷哥你这样表情对着我你男朋友知道嘛!


嬴稷特别崩溃的看驷哥,小心意义的提议,道:“这和驷哥有什么关系,当然是我吃的。”


嬴驷满意的点点头。


 


嬴稷特别满足的吃完了半碗红油炒手,第二天早上起来脸就肿了。


嬴驷特别惊奇的看着他,目光像是在看什么珍稀物种,稷总别提多委屈了,瞪着眼睛看着他驷哥都要哭出来。


嬴驷温和的让他张嘴看了看,然后抬手摸摸稷总的头,特别慈祥的道:“不哭不哭,长智齿了,稷儿终于长大了。”


年近三十才长智齿,也是少见。


嬴稷看着他爹那双带着促狭笑意的眸子,忍不住更想哭了。


 


阻生齿,得手术。


端的可怜啊。


嬴驷怜悯的想。


 


等到嬴稷做完手术又能活蹦乱跳那会儿,白起早赶回来了。


张仪都比他晚一天。


不过无所谓,又不是嬴驷做手术。


 


嬴稷再见到他驷哥,嬴驷正在张仪家里。


十二月天冷的要命,张仪家的暖气开得颇足,嬴驷套着件完全是张仪风格的白绒居家服,窝在沙发上帮白教授改学生作业,张仪就坐在他身边看文件,神色也懒洋洋的。


啊,明明我不是单身狗你们还虐我!!


嬴稷绝望的看着他驷哥是如何由正襟危坐到头枕在张子大腿上的全过程,表示这口狗粮他不吃。


白起在一旁看见嬴稷这副样子,便大概猜中嬴稷在想什么,伸过手去将对方的手握住,那姿势和动作都太过纯情,稷总忍不住就红了脸。


才和女朋友和平分手打算来找安慰的嬴华才一进门,就觉得自己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不能好了,疾哥你快来给弟弟看看,我觉得我需要心理辅导!


 


—TBC—

评论

热度(45)

  1. 时遂之森一别经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