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原来如此】这算明白了我为什么会是个夏紫微么……

荆九:

个人观点,多谢不杀。


如有不合,右上点×……


========================================


半夜不睡觉,不是蛇精就是耗……




写完了看了看,突然感觉这个世界不会好了。


我大概从夏紫微坑里出不去了吧。【说得好像想过出去一样


本命陛下无须说。


而这个人怎么办,越多的揣摩,越多的了解,就好像这个人物活在我心里了一样。


那些美丽之物,被命运碾压砸碎,污染扭曲,总会让人觉得痛苦。


于是爱之不忍其苦,于是就这样圣母病发作。【什么鬼啊哈哈哈




=========================================




残酷的美学,总是有着夺目的光彩。


大约也是因为人脑对于生存的危险总是格外敏感的缘故。


既然生死不能避免,那么悲剧也总是会成为咏叹不休的题材。




光荣的牺牲壮美如曙光中的赞歌,嘹亮引导魂魄,这是美丽光明的,即使是破灭,也灿烂夺目。


如我们看到自己民族这一百年来的英雄历史一样。




仁人志士,白刃加身,喋血满地,头颅高傲,纵死不屈。


美啊,我们的光荣。








然而我终究不可避免地老了,看见那些我曾努力忘却努力不看的东西。


远如长城和孟姜女。


作为长城的受益者的后代,我们赞美长城又赞美孟姜女。


如果在那个时代我们这叫做精分。


近如这一百年。


在看见川军血性拼杀保卫淞沪的时候,想起这支甚至被国军内部都看不起的川军,曾是怎样的为祸哪些贫苦的百姓。


【然而川军亦不过是衣饷不完的杂牌,在税收到了未来的天府之国,他们也吃不饱。】


在看见民族的血战爆发的同时,抵御外敌的“英雄”们同时正在踹破村落城镇的每个家门,抢劫、殴打、强奸……


【这些兵们家里没有地,娶不起老婆,除了卖身还被喝兵血外没有饭吃,而在国军里,菊花都不保。】


在看见山东被倭寇刺刀血洗年余后,想起花园口后饱受“水旱蝗汤”之苦的河南人竟会主动起来协助日本人打国军……


【要何等的绝望,才会引虎驱狼?他们选择的余地,不过是不同的死法。】


这是何等的荒诞!这是何等黑色的悲剧!


这是无穷的荒谬和悲哀啊……


这些事里无名死去的百姓,被侮辱被损害的百姓,甚至包括这些也许不久之后就死去的乱兵——而他们也是牺牲。




可他们的牺牲,意义在哪里?


他们的牺牲如此惨痛又荒谬,甚至是罪恶,他们的牺牲让后人怎么去评说?


能赞美吗?能唾弃吗?能正视吗?






有很多事情,惨痛如是,悲哀如是,荒谬于是。


百味杂陈,竟无可言说。




怨有所归,竟是一种福气。


而强烈的仇恨和愤怒若竟然无可发泄……


似绝世的剑客全力挥出了致命的一剑,砍进了茫茫虚空……


那种脱力和绝望,才是极端可怕的事情。




有些牺牲,就是如此惨痛,然而人们甚至没法去看它。


像是一道伤口,如能遗忘,才是福气。




====================================




所以,对于沈夜,我只撮其要,略论大意便罢了。


我甚至不想去条分缕析地述说他。




从这个角度上说,夏夷则的确是比他幸福的。


不过五十步和百步的差别在哪里?






他牺牲所有,并不曾想过留下什么。


这只是他的义务和责任,是他不得不完成的煎熬。




很多人赞美的一切,我只报以冷笑。


莫向伶仃赞畸零。


你以为他是情愿畸零,情愿痛苦,情愿被碾为齑粉的么?


赞美苦命人的苦命——真是残酷到底的消费呢。




忽然就明白了我是个夏紫微的最根本的缘故。


呵。


原来爱之不忍其苦,始终是无可救药呢。




这样两个极之相似又何其不同的人。


头尾相衔轮转不休,似无穷阴阳死而又育。


没有人能真正理解他们,能真正理解他们的只有彼此。


这样想来,文案根本没有安排这两个人的直面和对谈,不仅仅是因为埋伏和隐喻,不仅仅是避免重复和制造映像。


就我看来,无法真正把握这两个人的火花,才是最大的原因。


能把握强者的笔力,算是出色,而能将同样出色的强者交锋把握得游刃有余的,那叫椽笔。


【等等,你这是又要歪楼吐槽后期的文案吗快住口……】






现在想来,这个结局,对他,正是绝好。




不管是赞美唾骂,还是翻案正视,都不要。


疲惫睡去,从此被永远地遗忘,这才是安宁。




太长的一天结束了,终于可以上床睡觉。


从此一梦不醒。




===================================


讨论里的回复居然有字数限制,被吃了一半,对于一个写完就忘了的人简直悲伤的说不出话来……


试图复原吧。


----------------------------------------


所以我不愿意赞美沈夜的牺牲和狠辣。因为这一切不仅是以他的生命、他周围人的生命做燃料,更是以他个人情感的完全毁灭和极度痛苦和扭曲来实现的。


歌颂一个被客观现实所逼迫,不得不违背素心被迫献祭自己的人,看着他在火刑架上沉默痛苦,我歌颂不来。


如果我歌颂,等于是我在消费这样一种痛苦,赞美对一个人的扭曲和毁灭。 
英雄志士慷慨悲歌壮烈献身,这激励人们的精神,让人追随,是值得赞美的。


而他,皎皎孤月沉沦泥沼之中,沉默痛苦着被迫牺牲,看着他被迫走上火刑架沉默忍耐,实在赞美不起来,能赞美的话,也太可耻。




曾记得以前有这样一件事。


某村附近的河(池?)涨水还是怎样,总之有好些孩子溺水了。


其中一个孩子的父亲赶到,跳下去救人,救了好几个孩子。


他没有刻意去找自己的儿子,等到他终于救到自己的儿子,已经太迟了。


记者采访他,你当时想什么blabla的。镜头他被悲痛麻木的脸和他那句简单的,没想什么,这几个孩子离得近。


我没法赞美他,他的人性的本能,他潜意识的不忍心,那样无法左右的条件反射,他做了他该做的事。


可他牺牲了他珍视的一切,甚至他自己,都可能不想活了。




牺牲了自己所爱的一切,甚至漠视了自己的意愿。


沈夜最后的心情我不能想,每次想起都很痛苦。


那个雨夜中倔强激烈不愿意效忠,不认为有人该为这个城牺牲的少年,他最终被命运按着头压倒在地,咬牙切齿地服从。


没有人听见他的痛苦挣扎,没有人怜惜他的脆弱无助。


所有人都在依赖他,哪怕最爱他的人,也是一样。


两翅弱羽,奈何强风。


于是狂风摧折,他看起来依然高傲,撕开胸膛一看,一地狼藉。


【对你们自己的命运负责不要依赖别人能死啊简直群众就是管杀不管埋背黑锅你来送死你去……】




===================


今天有人发,你最爱的那个人,一半是你,一半是你无法达到的理想。【大意】


其实每个人所爱都是如此。


所以夏夷则是我的本命,所以我是个夏紫微。如是而已。



评论

热度(14)

  1. 时遂之森荆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