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唐山海X李小男】故梦小剧场

小七爷:

我听小姑娘说,唐山海的原型是当时的国民党中将呢!而徐的原型是电影公司的台柱子,这不是小男是什么?所以海南夫妇,才是官配啊!唐氏夫妇,可是恩爱到白头的。


请叫我小天:



 @乐知参商行未远 这是屋里乐乐大大写的《故梦》背景的小剧场,我来代发一下下,嗷嗷,好激动,海南夫妇又有粮吃了,而且我们不是邪教哟!




【海南】唐山海×李小男 故梦小剧场


 


投喂我天的,顺便造福一下广大迷妹~


 


太阳花一样的姑娘,也有蔫掉的时候。


 


唐山海听出来了。李小男的脚步声,都是闷闷的。


 


唐山海走到饭桌边坐下,桌上赫然是一道剁椒鱼头,鲜红的辣椒耀武扬威地占满半个盘子,呛得唐山海直抽鼻子。李小男垂着头把盛好的米饭放在他手边,仍是不开口。


 


唐山海根本从来吃不了辣的。李小男怎么会不知道。


 


“今天话很少。”唐山海主动开口,李小男倒是略有些惊讶。她递过筷子的手一顿,微微张了张口,到底是没出声。“我为我上次的鲁莽行为向你道歉。”唐山海伸手接了筷子,低沉开口。这婚戒戴在他手上,素素净净的一圈,当真是好看的,衬得他竹节一般劲直的指更加修长。


 


哼,手好看,就有理欺负人么。小男有些生气,生气自己居然这么轻易就动摇了。想想他那天在外面喝了酒,回来不分青红皂白一阵抢白,说什么既然以夫妻关系示人,就不要在外人面前漏了马脚。小男被他按在墙边,手腕被握得生疼,他腥红的眸子里映出她委屈的脸,他居然吼她:“一个男人的妻子眼里只有别人,你让他怎么想!”


 


他虽然平日里就不苟言笑,但性子总是温温的,二人搭档以来,并不曾对她讲过一句重话的。可是这一次,小男的腕子疼了几天才好。


 


“小男,是我不好。”唐山海并不善言语的。李小男立刻就明白了,这大约,已经是他能讲出口的最软的话了。李小男抬睫望过去,他无措地舔了舔唇,这个动作却看得她微微有些脸红。“嗯,我也不再生气了。”她折回厨房,捧出几道他最爱的家常菜来,把那盘鱼头放在了离他最远的位置。


 


唉,李小男啊李小男,你当真是没救了,他今天就算没道歉,你也还是舍不得饿着他。可是有什么用呢,这块木头,根本不知道你喜欢的到底是谁。


 


“你喜辣,以后不妨常做点,我可以吃别的。”饭后唐山海自动自发去洗碗,听到她欢快的声音从外间传来:“知道啦。”


 


临睡前照例听了秘密电台,上头并无新的指示,只是唐山海的太阳穴仍旧一味突突地跳:“我总觉得不踏实,难保这几天,毕忠良不会搞出什么新花样来。”小男紧了紧手心,面上却轻松镇定:“别多想啦,早点休息吧。还有,今晚别睡书房了。”


 


一夜难得的好眠。只是好眠过后,有些事不幸被唐山海言中。


 


毕忠良一大早就把行动组所有人召集到会议室,任何人不得离开半步。“抱歉了各位,请大家暂时忍耐一下,今天的任务紧急,保密程度又太高,因此我暂时不能透露行动的时间地点以及内容,等到时机成熟,立刻行动。”


 


毕忠良这种成竹在胸摩拳擦掌的状态让唐山海出了一手冷汗。看来要有大动作,可是毕忠良这个老狐狸守口如瓶亲自把关,他如何能把消息透出去呢。无名指上的婚戒转了一圈又一圈,他想,一定有办法的,一定和她无关。


 


上午十点半,毕忠良宣布,即刻前往恒福茶庄,抓捕在此接头的军统特工,代号白露。白露是谁,唐山海心知肚明,只是以白露的重要身份,何以暴露行踪?一旦白露被捕,那么李小男作为他的下线,处境实在岌岌可危,他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怎么办呢?唐山海的脑子飞速地运转。


 


恒福茶庄就在街心拐角,人来人往,实在不方便侦查调度,好在斜对街的顾记首饰铺角度奇巧,正能看清茶楼的每一扇窗,毕忠良大手一挥临时征用了这铺子,唐山海只觉得顾记这精巧的银字招牌都肃杀暗哑下去。


 


怎么办呢,唐山海走到门边,点起一颗烟。快到饭点,人流车流都不少,唐山海如炬的目光隐在飘散的烟雾里,他很快锁定了街尾的万国酒店后门。他得借机出去,潜入万国酒店打一个电话。唐山海踩灭了烟头,路过的小报童就迎上来:“先生,来份儿报么?”小报童的手脏兮兮的,手腕内测半露出一个数字——3。唐山海警觉地一皱眉,小报童拽了拽袖口,利落地走开。


 


这一定是有人刻留给他的讯号。3,是什么意思呢。烟抽完了,唐山海转身进了铺子里。


 


“先生眼光真好,这枚发卡是我师傅亲手制的。”作为城中最兴的首饰铺子,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手艺精巧别致不说,难得的是伙计处事讲话自有一份熨帖。汪伪特别行动处处长带着乌央乌央一堆人进了店里要征用,小掌柜仍是处变不惊,不卑不亢。


 


城中人大多听说过顾三师傅大名,却鲜有人知,他本名原是唤作顾霜的。


 


白露为霜。唐山海眼前一亮。


 


毕忠良揶揄地朝唐山海道:“没想到山海在这上头还有研究?”唐山海收了神,浅浅一笑:“研究谈不上,不过顾三师傅的手艺,贱内甚是心爱。”说着掏了钱包,让小掌柜帮着包起来。小掌柜手脚麻利,毕恭毕敬地双手递过去,眼底是深深的笑意。唐山海了然地一挑眉。


 


毕忠良眯眼望向窗外,半晌叹出一句:“干我们这一行的好男人,不多啊。”


 


唐山海握紧手里的丝绒盒子,没有接话。这丫头,就是爱操心。不过这一遭,干得实在漂亮。


 


回到家已经是九点了。书房里的唱片机慵懒地吐出苏三起解的唱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你听我言。唐山海揉一揉眉心,推门进去。李小男爱听苏三,到底还是因为苏三省的缘故吧。


 


一身白裙的李小男放下手里的红酒杯,笑吟吟地迎上去:“你回来啦。”唐山海闷闷地应了一声,伸手解风衣的扣子。小小的盒子放在西装内侧的口袋里,贴着胸口,硬硬方方的一小块。


 


“过几天我生日,我们一起庆祝一下好不好?唐先生?”李小男调皮又欢快的声音传来 ,唐山海抬头去看她,她的眼波比手里琥珀色的液体更加醉人,双颊浅浅的酡红,看得人心里痒痒的。


 


“刀尖上过日子,就不能消停些。老师说的话都浑忘了。”唐山海显然心情不佳,扯开领带,一味地用右手拇指揉着眉心。


 


小男不满地撅了噘嘴:“你看你,一天到晚板着脸,像个一本正经的老先生,一点年轻人的样子都没有,老师说的话多了去了,你倒是说说,我们从军校毕业的时候,老师对你说了什么?”


 


唐山海揉眉心的手一顿。


 


他怎么会忘记呢,一字一句,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离开军校,王天风对他讲的最后一句话是,山海,从今天起,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记住,李小男,就是唐太太。


 


“行了唐太太,早些休息吧。”唐山海脸上有些可疑的红晕,慌忙之下急急往卧室走,留下小男独自回味他的一句唐太太。


 


沐浴后唐山海一身清爽,看着床右边气鼓鼓的一小包,心里一片柔软。唐山海,你就承认吧,不管她心里有没有你,你都一样在乎她的。啪嗒一声,唐山海出了房门,小男气得从被窝里坐起来,真小气,都不知道哄哄人。她正屈起膝盖托着两腮腹诽唐先生的不解风情,那人就推门进来了。


 


不得不说,他穿睡袍的样子,也好好看啊。


 


唐山海被她怨念的眼神看得尴尬,轻咳一声,右手不着痕迹地往后藏一藏:“早点睡吧。”


 


熄了灯,唐山海在被窝里寻到了李小男的手:“生日快乐。”小男握紧手里的小盒子。她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枚发卡,一定是她喜欢的样子:“祝谁生日快乐啊唐先生……”


 


“生日快乐,唐太太。”


 


在这种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明天太阳的生活里面,还去想那些遥不可及的事情,也许是我愚蠢吧。


 


唐山海闭上了眼睛。


《故梦》在线观看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328001/


我一直觉得写文的姑娘都是温柔的小天使,爱你么么哒!


评论

热度(160)

  1. 尘雾七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