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刃逸】全宇宙围观

月球表面:

AU脑洞合集,第三人视角,无逻辑,OOC,鸡血产物慎入


迟到的中秋贺文,祝骨科在所有平行宇宙都能达成人生的大和谐


暗皇 X 白皇


卯时,青雉踏着晨钟入殿,将盛满热水的铜盆置于木架上。作为宣勤殿的御前侍女,她周身的行头比普通宫人精细了几分,轻软的鞋履踏在兽皮上发出暗哑的沙沙声。


层层绡幕后的龙床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条肌理分明的手臂似是无力地垂在床沿,一阵布料摩擦,便被拉回帐中。窗外雀鸟的振翅声将断断续续的低语扇得模糊不清,却扇不掉瞬间暧昧的气氛。候在几步之外台阶下的青雉仿佛充耳未闻,只是顺从地眉目低垂。片刻之后羽族的暗皇披着一件丝面孔雀翎纹的长袍,赤着脚穿过绡幕信步走下台阶,大概是还未束发的缘故,整个人周身的气场都柔和了几分。像是煨过的纯酿,温度柔化了劲道,变得甘醇绵长。


“今日上朝。”一边慢条斯理地净手,一边吩咐道。


青雉在一旁应下,依言伺候对方梳洗,然后用繁杂富丽的朝服,一件件将王身上那些张扬放肆的抓痕和齿印掩去。


垂头松了松袖口,暗皇在临行前侧头交代了一句:“不用去打扰他,你在一旁盯着点就好。”


“是。”


殿外裴总管早已携宫人候着了,行了晨礼后一行人便往祁阳宫的方向去了。


                                                   - ❖ -


每次月圆夜后的早朝由暗皇代替白皇听政已经成了大臣们习以为常的事。众人皆道蛮羽大战中白皇精神力损耗过重,必须萃取鼎盛的月华修复自身。至于那真正的理由——


床上的人似乎睡得不安稳,翻动间自床沿垂下几缕雪色的长发。


大概只有宣勤殿的宫人知道。



CEO X 糕点师


碧桐巷和栖梧路交界处的咖啡店,每天晚上10点开门,营业到凌晨4点。看似尴尬的时间却积累了一批熟客,在N市的食客圈里小有名气。


                                                   - ❖ -


她第一次去是被从外地来玩的友人指定要求前往的。看着橱窗里琳琅满目的甜点犹豫不定时,一旁的友人已经大刀阔斧地替她做了决定:“惊鸿一瞥,都说第一次来必须要试试惊鸿一瞥。”


端上桌的淡色贝壳纹骨瓷碟上盛着一个其貌不扬的白色球体,坐在对面的友人已经毫不犹豫地开始大快朵颐,捧着脸露出极其陶醉的神情。带着一些不确定开动,在入口的一瞬间她竟然控制不住地和友人一样捧脸咪起了眼睛——草莓以果酱的形式配以大黄粒被注入炼乳薄荷慕斯中,单吃的时候不管是果味还是奶香都被强化,一旦混合在一起,大黄的酸,薄荷的凉就为传统的草莓牛奶搭配添加了一层清新的层次,让人不由眼前一亮。而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味,那股惊艳就被口腔里的温度给消融软化了,随即粉墨登场的是被精心安排好出场时机的莱姆酒心,一瞬间因为过高的酒精含量几乎生出了一丝苦味,但马上和还残留在舌尖的果奶香中和,最终沉淀为股甘美绵长的余韵。


“老天,这个——”


“是吧!像是有剧情一样!”


“真的!我从来没有——”她像是不可置信一样,又挖了一口:惊为天人的初见和青涩的爱恋,剥去外表之后的物是人非,以及最终成熟的圆满。


“怎么会这样!”


“照我说,能做出这样味道的人肯定是刻骨铭心地恋爱过啊!”友人叼着勺子一副神在在的样子断言,突然目光移转,猛地低下头兴奋地小声说:“来了来了!”


她好奇地回过头,马上就被友人拽了回来:“太明目张胆啦!”


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也不由将头放低了一点小心地用余光观望。


                                                   - ❖ -


进店的是一位年轻的男子,看起来十分精明的样子,很少有人能把紫色穿得如此干净利落。他轻车熟路地绕到柜台前,一路还和好几位客人点头示意,一副相当捻熟的样子。


“秘书今天也相当英俊呢。”


温和地朝坐在错层上烫着大波浪的女人点了点头:“夫人也总是光彩照人。”


正要继续话题时, 从厨房里风风火火地走出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色彩浓烈的五官就像是宣纸上的朱砂泼墨,明艳嚣张至极。糕点师的工作服袖子挽到手肘,扣子解开露出脖颈,星眸剑眉,脸上是不耐烦的神情,手臂一伸,将一个白色纸袋推到男子眼前。


“今天怎么这么晚。”


“Skype会议拖了时间。”


听闻皱了皱眉头,脸色更差了。


“啧,又是这样。拿了就快走。”


对方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接过东西就转身离开。


看着男人的背影,年轻的糕点师脸上流露出明显的担忧,但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那副倨傲模样,转身进了厨房。


                                                   - ❖ -


“你,感,受,到,了,吗?”友人一副要晕倒的样子从牙缝中一字字挤出一条句子。她几乎要感受到对方汹涌沸腾的洪荒之力。


不过,那位秘书,似乎和朗姆酒营造出来的印象有点出入呢。又勺了一口,她一边嘴里回味着,一边看着友人念叨着“小粉红直播诚不欺我”分分钟就要码出十五万字虐恋情深大纲的阵势,心中默默想到。


                                                   - ❖ -


送走友人时,对方在车站磨着让她有空去店里收集第一手资料。


“反正你也喜欢他们家的蛋糕啊。”


看着友人亮晶晶的眼睛,她突然觉得无法反驳——毕竟自己也实在很好奇,那个能将蛋糕做成如叙事诗一样温柔细腻的人竟然有着那样浑身带刺拿鼻孔看人的少爷脾气,能将这样的高岭之花驯服的究竟是怎样的朗姆酒?


之后便寻了机会又去了几次,而去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成为可以同秘书互相打招呼的客人之一了。


而作为熟客的福利,除了能用维多利亚风翠鸟纹金边骨瓷碟,看失恋的人边吃边嚎啕,来谈分手的最后牵着手离开,不管多大的人突然掏出电话打给父母家人这样的人生百态之外,最多的收获大概就是有关这家店的各种八卦传言。比如小少爷是真的少爷,在餐饮酒店业独占鳌头的风家唯一的子嗣;比如秘书真的是秘书,让风家这台巨型机器能正常运转的万精油;而朗姆酒,想到这里她不由单手托腮叹了口气,能让少爷认栽的也只能是他了——裹着优雅华丽外袍的利刃,连攻击的时候都带着与生俱来的从容,风氏真正的掌舵人。


这样也就明白了张扬骄傲如风少,居然最终会选择用蛋糕这种极其隐晦的方式来表白的原因。有一段时间她几乎以为“惊鸿一瞥”的结局是一个美好的祈愿,而在吃过了很多很多的蛋糕之后,她明白这也许并不是一场一厢情愿的单恋。


因为蛋糕里的悲伤是真实的,而喜悦亦然。



对不起,


别离开我!


为什么赶我走?!


够了......


我只剩下你了


我不在乎!


我错了


原来......


我......


谢谢


是你吗


是你


你在


原来你一直都在



                                                   - ❖ -


这大概是她所知道最甜蜜的情书了。


                                                   - ❖ -


之后她曾经远远地看到过那对叔侄一次,挂着“歇业中”门牌的店里,年轻的糕点师站在一边,神情有些忐忑地盯着面前的男人将银勺送入口中,不肯放过对方一丝表情。两个人之间不越雷池一步的疏离肢体语言,让人几乎要以为这是一场刁钻的美食家和自傲的主厨之间的博弈。


如果忽略男人不自觉上扬的嘴角和年轻人一下子迸发出喜悦的目光的话。


                                                   - ❖ -


“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事吗?”同伴问。


“没什么”她笑了笑,“只是突然觉得爱情体现,因人而异罢了。”



影帝 X 偶像派


“哇,之前的那个,你看到了吗!”


“嗯,我觉得这事儿八九不离十了。”


“虽然wuli羽皇一向鼻孔看人,但对着风影帝是真冷漠,那眼神,啧啧,简直了。”


“真的!私底下闹得这么僵难怪有时候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


“你说的是上周无限冒险吧,主持人都懵了,那种情况是真不知道要怎么圆场。”


“心疼wuliF4三十秒,影帝嘲讽技能全开时即使有F16都暖不回场。”


                                                   - ❖ -


后勤组的两个小姑娘一路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传说每个细胞都是演技的从入行开始就以所辖披靡之势斩获各种大奖最后毫无悬念封帝的风刃和以狂霸拽妖艳贱货路线剑走偏锋却成为万千少女之梦的新新偶像风天逸之间的恩怨情仇。待她们消失在走廊的拐角,一位干练的短发女子从楼梯间钻出来,开着手机低声说:“风总,对,他是有些发热,我已经安排提早收工了。您等等往三号楼梯走,那边已经清场了,化妆师我也撤走了。嗯,好的,我过去和您碰面。”


                                                   - ❖ -


这是Janet坐稳风氏黄金经纪人头衔的第十个年头,也是她参与到这场危险的游戏里来的第2567天。


                                                   - ❖ -


右拐进B区,几乎是同时,风刃出现在走廊的另一头,快步朝她走来。


“距离下个通告还有一个半小时,我先去开车,您有十五分钟时间。”一边左右环视,一边用钥匙打开门,侧身让风刃入室。房间里风天逸连戏服都没有脱,恹恹地窝在靠背椅里,妆卸了一半,露出眼底淡淡的乌青,几缕刘海垂在额前,显得异常憔悴。风刃三步并两步上前,单膝跪下俯身靠近年轻人,伸手试了试对方的体温。风天逸迷迷糊糊地醒来,只是凭着气息就能确认来人,眼睛才睁开又皱着眉闭上,声都不发,只做了个“困”的唇形。看到自家老板眼中的神色,Janet不得不沉下脸严肃地强调:“十五分钟,不能再多了。” 她能成为风氏的金牌经纪人,靠的不仅仅是察言观色,而是手中这一笔笔战绩。在她任务的优先级别里,保护手下艺人的名誉和声望必然是重中之重 ——既然要保密,那就必须要把任何能让狗仔产生联想的契机都扼杀在摇篮里。


看到风刃点了头,Janet才放心离开。


                                                   - ❖ -


走过空无一人的走廊,Janet掏出手机点开微博,“风家叔侄矛盾升级”依然飘在热搜榜上,无限冒险官博分享的节目剪辑下两家粉丝冷嘲热讽撕得不亦乐乎。她想到刚才掩门时,风刃靠坐在化妆台边缘,托着风天逸的后颈,用卸妆绵仔细地将对方脸上的妆抹去。而年轻人闭着眼头微微后仰把所有重量都放在支撑自己的大手上,毫无保留地露出脖颈,无害又温顺的样子。那是褪去了影帝光环的风刃以及收起棱角锋芒的风天逸只在彼此面前才会露出的真实样貌。


然而即便自己爆料想必也没有人会相信吧。


能把这个秘密封存了七年之久,这大概是她职业生涯里最可圈可点的一笔了。Janet翘了翘唇,将手机塞回口袋里,推开门朝停车场走去。



教授 X 校霸


“刚刚一定是我开门的姿势不对。”眼神死。


“天,你怎么了?才去一趟风大的科室就变成这副模样?”在对方眼前晃了晃手“喂,喂!兄弟,回神了!你这小子把风大捧得和神一样,不会把自己的魂给祭了吧?”幸灾乐祸地靠近。


一把推开:“别瞎说!我这不是刺激太大了吗?”


“哟,限制级?”挑眉。


“滚!”白眼,“不过你猜,我在风大那里看到了谁?”


“靠,还真限制级啊!”张目结舌。


“你快够了!”一顿,压低声,“是风天逸。”


“我擦是校霸?!你不是读书读傻了吧?!”


“爱信不信,我也吓到了好吗!”


“不是,他为什么来啊,上个月不是还在会上放话...”拳头捶手心,“莫不是来挑衅,我擦居然当面挑风大,我也是服了,快说说看怎么——”


“来睡觉。”严肃脸。


“......毛?”


“他跑来睡觉。”严肃脸重复。


“我觉得不是我的耳朵有问题就是你的脑袋有问题,而我的耳朵显然没——”


“行了行了,咱俩都没问题。就是睡觉”


“我觉得你是真傻了,这么清奇的脑洞也亏你能开。还睡觉,掐得你死我活我还能信一点儿,这俩叔侄不和的事整个N大都知道。”


“就是因为知道才觉得惊悚啊!你能体会我一开门看到风天逸躺沙发上,风大在一边批论文的玄幻感吗!!场景还自带柔光和岁月静好buff??如果不是风大的眼刀甩过来我都要噫出声好吗!”


“我...无法想象...其他的不说,风天逸在有别人的地方能睡着就是件极其不科学的事。他在有人的地方是绝对不会放松下来的,军训合宿的时候几乎没睡,后几天撑不住了惨得一逼,后来分宿舍也是进门看了一眼就直接出去一个人住了。"


“然而在我看来风大的样子完全就是对风少的举动习以为常了。不仅如此,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进门的时候风少就该醒了,可是他丝毫没反应,不如说连动都没动……”笑哭脸.jpg


“……所以说……这是在自己人面前放下防备了?!”


“艾玛呀还说我你这个脑洞才是突破天际好吗?还自己人……?”细思恐极。


“如果换个角度来看”低声以试探的语气,"如果,我是说如果,假设,风天逸之前做的那些都是刷小孩子脾气……”


“……”


“……”


“噗哈哈哈哈我突然脑补了讨厌和别人共处,但是一个人也睡不着觉,怎么样都是睡眠失调所以每天早上都黑着脸的校霸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假咳。


“然后向长辈......撒娇什么的啊哈哈哈哈……”干笑。


“这画面有点美得……有点真实……”苦笑扶额。


“......”


“......”


“为什么我有种自己知道得太多了的感觉。”


“我也觉得背后有点儿凉...”


“......”


“......咳咳,嗯...忘了吧...”


“嗯..哦..当什么都没说。”


“吃,吃饭去吧,去吗?”


“哦,好,走!”



评论

热度(131)

  1. 轻奶油炖蘑菇月球表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