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洵玥】西凉旧史 终章

又踏杨花过谢桥:

终章


 


葫芦口一战,只见于《凉史》帝纪第十二,乃是由西凉王亲口所述,史官落笔。


 


大魏柱国将军宇文泰,率二十轻骑与突厥和谈,出白银五十万两,绢布三十万匹,粮三十万石,绝不割地。


 


宇文泰退回葫芦口。


 


突厥人大怒,举兵相逐,将军言道,得宇文泰头颅者,赏银五万两,拜千户侯!


 


二十万突厥大军皆入葫芦口,但闻轰然巨响,谷口参天古木倾塌,而大火冲天而起。


 


突厥人眼前,是扯了胡子的宇文怀,还有三千烈云骑。


 


葫芦口地形极为狭窄,突厥大军根本施展不开,于是连忙后撤,然而谷口大火,拼着从火海中冲出来的非死即伤,哪怕安然无恙者,眼前又是西凉军队的马刀。


 


彼时,天上落雪,人间有火,火外是刀锋。


 


远处立着的,还有个着轻甲披厚裘的宇文玥。


 


柔然五万军队按兵不动,而斛律岸拔刀,他定定的看了宇文玥许久,忽而归刀入鞘,言道:“待宇文将军平靖四海,斛律家必举族归顺。”


 


继而率兵,回柔然,又往西处迁去了。


 


宇文玥听得见人声惨叫和大火烧灼树木与人肉时候发出的噼啪声响,他再一次想起那位骨殖如今已埋于崇虚寺浮屠塔内的老僧的声色俱厉,他说宇文玥,你不怕下地狱吗?


 


太平寺那一场火比之眼前又算得了什么,眼前,才是人间地狱。


 


手掌翻覆之间,二十万条性命灰飞烟灭。


 


宇文玥长叹,漆黑一片的眼前逐渐显露出白色光芒,他朦胧之间,看见滔天火海之后关山千叠,天际白云倾压下来,覆盖住整个江山。


 


他胸口有浊气,缓缓吐出,终于,合上了眼。


 


月七立刻冲上前去,接住宇文玥轻飘如白羽的身体,他冷眼看向冲过来的燕洵,后退了三步。


 


他说,公子只是太累了。


 


 


次年春,宇文泰废魏恭帝,披黄袍,易国号为周,都长安。此时天下将平,柔然西去,突厥北归,北齐连战连败,南陈退缩一隅。


 


宇文怀踏进大将军府的时候,瞥了一眼跪在府前的老熟人,他一时兴起踱步过去,问:“跪了多久呀?”他笑眯眯的:“用不用我派人给你送点吃的喝的被褥什么的?”


 


燕洵不语。


 


宇文怀冷笑一声,大步踏入府中去了。


 


宇文玥正在喝药,自西凉一战,他昏迷三月有余,直到一月之前才转醒,彼时宇文怀在他床榻之前声泪俱下:“我刚带着你回朝就被二叔按在地上一顿暴打,很惨的!你要再不醒,我一定会被他送去喂老虎。”他惨兮兮看着宇文玥:“讲道理嘛,是谁把他儿子带回来的?”


 


“你还笑?你竟然还笑?”宇文怀非常心痛:“我这是代你受过你知道吗?有点良心成不成?”


 


彼时宇文玥非常不走心的拱了拱手:“兄长,多谢了。”


 


“谢字不够。”


 


“兄长还想要什么,尽管去取。”宇文玥眉眼含笑,甚至还有些期待的看着宇文怀,仿佛是好奇他这位哥哥,还想拿走些什么。


 


宇文怀定定看了他半响,也是一笑,说:“我要的你大抵是不会给了,算了吧。”


 


现下宇文怀一进房间,先在炭盆之前烤的暖和了些,又几步上前,伸手探了探宇文玥额头的温度,他一边忙活着,还和宇文玥闲扯淡:“皇叔不容易,将军还有卸甲时,坐在那皇位上的,可是一生一世,都要被囚在黄金笼里了。”


 


“轮得到你,轮不到我,”宇文怀笑:“在此桩世上最悲惨的事上,我胜你一筹。”可谓是十分得意。


 


“兄长不欲与我再争上一争了?”


 


宇文怀接过空了的药碗,笑嘻嘻讲:“等我什么时候有兴趣了,再陪你玩玩吧!”


 


“东边战事如何?”宇文玥身体未愈,因而被特准不必上朝,往来消息也被月七尽数拦下了,一点都不愿让宇文玥再耗费心思,只有宇文怀或是元彻来探望时宇文玥才能从他二位嘴里艰难的问出点消息,就这样那两个还是十足的不情不愿。


 


“元将军大捷,”宇文怀撇撇嘴:“你可以考虑考虑替他向皇叔讨要什么赏赐了。”


 


此时斛律石插着手从门外晃进来:“西凉王还跪着。”


 


“他哪里还是什么西凉王?”宇文怀不以为意:“昨儿皇叔给他封了个明威将军,我猜,再过几天,他就要收拾包袱滚去南边去了。”


 


斛律石从善如流:“明威将军已经跪了三天了,老师见他吗?”


 


——不见。


 


宇文怀笑的开心,被宇文玥瞪了一眼,才敛了笑容,严肃说道:“他这一去,未必就能安然无恙回来,你……当真不见?”


 


“不见。”


 


明威将军在大将军府前长跪七日,第七日惊蛰,长安落雪。


 


——不见,不见,不见。


 


惊蛰之后,明威将军奉旨南征,一去几载日月,再后来他在边疆听闻宇文泰崩,新帝即位,年号天和。


 


已为君臣。


 


皇帝登基,竟不修陵寝,好像当真要如当年所言,待河清海晏之事随意葬在邙山之上,叫他人,连块碑也寻不见。


 


再之后南方兵乱已定,明威将军得胜回朝,心想巍巍大殿之上,他二人终于得以相见,因而满心欢喜,快马加鞭至长安远郊,却听闻皇帝御驾北征去也。


 


不见。


 


三年复三年,他二人之间往来唯有圣旨调令,如君如臣,再也,没有谈过爱恨。


 


END


 


 


本来不应该这么草率完结的


但我真的写不下去了


希望大噶不要想殴打我 我觉得锅是cq编剧的 手动再见.jpg

评论

热度(255)

  1. 林霖铃一个正经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个正经人时遂之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