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第82天/叶王】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王不留行(完)

北都:

上文→








17


 


他好似坠入幻境。


 


朦朦胧胧、隐隐约约,身体已经陷入麻痹,意识却像海潮一浪接着一浪地涌动在滩上。叶修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摆放进一个方型的盒子中,有人推着他打开一扇又一扇的门,好似不断深入,直接进入这庞然大物的心脏。


 


在他头顶一盏灯啪地亮起,耳边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柏清,给我递刀。”


 


叶修在脑中哆嗦了一下。多大仇,王杰希不会要找人把我给剖了吧?


 


那人叫的另一个名字叶修是知道的。袁柏清,船上的医生,刘小别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暴脾气好基友。随即一阵金属碰撞叮叮当当的声响,“师傅。”对方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那人应。“……你都这么大了。”


 


“师傅……”他听见袁柏清少有的温吞有礼起来。“……一百年了,没想到还能见到您。”


 


“谢谢王杰希吧。”对方简短地道,叶修感觉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脸上,锐利地上下打量着。“你觉得他怎么样?”


 


“您说这个人吗?”袁柏清也走过来一起看着他,“他帮了我们很多,但也真的……”他犹豫了一会儿选词,“很欠揍。”


 


他的主刀医生笑了两声。“怎么说?”冰冷的刀背轻轻划过叶修裸露的胸口。


 


“他老是缠着将军不放!”袁柏清的声音听起来都很委屈了,“也就将军脾气好,没把他从舰长室轰出来,这家伙就得寸进尺天天往那儿跑,刘小别都被他气得脑溢血差点没拔剑出来戳他!”


 


刀背的动作停住了。“……王杰希脾气好?”那人嗤笑一声,叶修感觉手术刀往上一抬,突然耳边猛地一阵风声,冰冷的刀锋堪堪插进他脑边三寸。“柏清,”他叫,“你去给我把王杰希叫过来,今天这一例,我倒还真要问问清楚了。”


 


“别这一药下去,有人伤心难过几百年,等到死前把我叫醒,还怪我冷酷心肠,不解他心意。”


 


袁柏清很懵。“啊?”他说,“您没问题吗,将军说了要尽快……”


 


“你是他徒弟还是我徒弟?”那人啐了一句,“赶紧去,这临时麻醉剂也是我配的,少说一个礼拜都醒不过来,怕什么?”


 


“哎好。”袁柏清答应,随即一阵脚步往外跑,门哐当开了又关,逐渐地就远去了。叶修闭着眼睛躺在手术台上,四围一片静谧,袁柏清的师傅围着他缓慢地踱了一圈,空气压抑。


 


“叶修。”他在一边停住,清晰地念出了这个名字。然后他俯下身来,挂在耳边一根头发掉下来,轻轻搔着叶修脸颊。


 


“……你爱他吗?”


 


他盯着叶修的脸。“你能保证永远不背叛他吗?”


 


手术台上一片死寂。一个陷入昏睡的人怎么会回应,方士谦叹了口气。他心念游移,带着百年离别王杰希的伤感,不能同生也不能共死,而爱微草太孤独。


 


你能不能爱一下别人?


 


他阖了阖眼睛,准备直起身来。就在这时一阵掌风迎着他命门劈头而来,方士谦眼神凛冽本能一躲,劈手想去夺插在台子上的手术刀,谁知对方在触碰到他的前一秒猛地改变方向,他喉口一紧,叶修的手死死地卡住了他的脖子。


 


他发不出声音,只用眼神震惊地瞪着对方。叶修从台上拔下刀子,拧着方士谦脖子用力,转了一圈把他卡死在自己怀里。


 


他松了手,改用手臂扼住人气管,另一只手握刀,直直抵上对方心脏。


 


“抱歉。”叶修压低声音。“……我保证。”


 


 




18


 


“老叶被抓住了。”


 


魏琛急急地在室内踱步,通讯器上显示着红色的警报标志。“这不中用的,特么还真让老夫来收拾烂摊子。”他冲房间里其他人挥手:“别等了,我们先跑!”


 


“真不管舰长?”伍晨满脸忧虑,“他一个人……”“我了解他,”魏琛从床底下摸出根手杖,“原计划行事,咱们先想办法出去,不能被当成把柄捏在这群尖耳朵手上。”


 


罗辑颤颤悠悠恍恍惚惚:“真、真要闯出去?”


 


“小弟别怕,”包子跃跃欲试,“咱们这么多人呢,就杀他个片甲不留!”


 


一群人于是向外猛冲。走道上人迹稀少,往日里来来去去的守卫人员好像一下全失去了踪迹。“都到下面去抓叶神了?”伍晨喜出望外,“这样正好……”


 


“不对!”魏琛眉头紧皱,他们离开内部区域拐上来时的雪白色通道,后面包子突然一扫脱线扑了过来:“魏老大当心!”


 


一板砖凌空撞上一道光刃,瞬时被劈得粉碎。魏琛和包子同时摔到地上,后面唐柔挥出长矛冲上抵在另四人前方。“什么人!”她大声喝到。


 


“妹子果然不平常。”一个人影从走道尽头走来,刘小别的手还放在剑鞘上,那把古剑刚刚从鞘中抽离一部分,刀刃幽幽地散发出明黄色的光。唐柔眉头一凛,听到后面有脚步声,果不其然身后罗辑大叫:“你们——”


 


“请各位放下武器。”一个声音从后方响起,慢悠悠的极富辨识度。“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


 


“噢,不会吗?”唐柔转过身,许斌带着护卫队堵死在他们身后的口子,很明显,微草已经算准他们的行踪,就等着在这里一网打尽。她冷笑:“我们帮了你们。”


 


“微草十分感激。”许斌缓缓鞠了半躬,他把花剑举起在自己身体的正中央。“冒犯了。”


 


刘小别在正前方噔地拔出了剑,唐柔猛地转头,剑影幢幢分不清虚实,她干脆硬碰硬地直接拿长矛去撞。包荣兴在地上咕噜噜滚了一圈爬起来,提着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的铁棍挡在许斌前面,魏琛从怀里拔出枪对着骑士身后一顿扫射,“柔妹子顶住!”他大叫,“全体向前突进!”


 


刘小别唐柔战得正酣,“别想!”他大吼,一瞬七个剑影步散开挡在魏琛去路上,后面包子以一敌十也有点抵挡不住,魏琛这么一转火压力立马加大,许斌逮着空隙一记手刀把人解决,突进进去支援刘小别。兴欣明显处于劣势,唐柔丝毫不放弃,一矛一耍愈战愈勇,硬是要以一人之力保护整个团队。魏琛手里的枪是麻醉剂,弹药紧张他用得很珍惜,专瞄后面护卫队打,中弹者握不住武器也纷纷倒下。许斌不会让他钻这个空子,花剑一刺想要近身,身后是刘小别的剑网,魏琛退无可退,麻醉枪里仅剩最后一发子弹,他心下一横,对着面前的许斌扣动扳机——


 


啪。花剑将子弹一削两半。


 


这是终局了吗?魏琛背抵在墙上,锋利的刀刃逼着他脖颈,许斌出了口气,朝旁边抬了抬下颚:“给他们注射吧。”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通道的方向缓缓传来机械臂拧动的声音,许斌诧异地回头,看见另一边被按在墙上的罗辑手上掉下来一个小小的遥控柄。“魏老大!”他大喊,“往前冲啊!”


 


许斌的剑下猛地一空,他连忙回神,魏琛逮着这个空子已经连滚带爬地往前跑,后面被控制住的包荣兴也瞬间一个暴起左右一拧,一脚踹翻了正拿针筒对着罗辑的护卫队成员拎着人就跑,唐柔还在与刘小别激战,后者始终顾忌没有出杀招,此时情况紧急也顾不了这么多,手上速度飙升一剑往姑娘肩膀上削去,唐柔只好闪避,这一躲给了剑客时间在不宽敞的通道内横向用剑锋拦住了罗辑和包荣兴。


 


“漂亮!”许斌喊道,他们的人也不多了,现在已经没有办法顾及将军那道“不准伤人”的禁令,后面的护卫队一拥而上,其中一个身影如鬼魅般飞快地接近了唐柔。


 


“柔姐。”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唐柔忙着对付刘小别,没有功夫回头看是谁,但这男声意外的很熟悉。“我数三秒,你直接往前突进出去。”


 


前面刘小别倒是正对来人,“一帆,”他大叫,“捉住她!”


 


乔一帆矮身从长矛下钻了进去。刘小别还没反应过来,手臂上一针细微的刺痛,他不可置信,下意识一剑挥出,乔一帆也不躲,刹那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快走!”他大喊。


 


唐柔一矛把刘小别挥到旁边。“抓住我的手!”她伸出手臂。


 


乔一帆一怔。下一秒,他的身体已经快过头脑,几乎是本能地抬起了手,唐柔没有犹豫一把抓住,带着他直直地往出口处冲。


 


旁边罗辑也突出重围,他瞪大眼睛:“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为什么要帮?乔一帆被带着疯狂奔跑,他闭了闭眼睛,这些年一幅幅的场景在眼前展开。他在地下收到集合的消息,情急之下往上赶,却得到了一个“围剿兴欣”的命令。


 


为什么又是这样?为什么总是这样?


 


记忆里也有人曾向他伸出温暖的手,那个人后来远去,他却站在原地束手无策。现在,这样的场景难道还要重演吗?


 


乔一帆感觉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这么多年没有说出口的委屈一拥而上,好似要以这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叛逆收场。


 


他深吸一口气。“我和其他人不一样。”


 


“什么?”罗辑没听懂。


 


乔一帆握紧拳头。“我……”


 


他最后选择了一种隐晦的说法。“我不来自这里,我也不属于这里。”


 


信息过载,罗辑眼前一黑。“什么鬼!”他一时还没搞清楚,但理论学家IQ200的脑子飞快地帮助他梳理了逻辑,“卧槽,难道你……”


 


“别聊天了赶紧跑!”前面魏琛大吼。


 


罗辑手开始往口袋里摸,他觉得自己心脏不太好,需要一点安文逸给的药。他摸了半天都没摸到东西,当下以为是不小心把瓶子留在了微草的寝室里。亮光就在眼前,他终于决定不管这么多,一心一意地向着唯一的出口飞奔而去。


 


 




19


 


在地下的手术室中,两方势力僵硬地对峙着。


 


王杰希站在门口。“你放开他,”他说,难得脸上情绪外露,手上拳头紧紧死握,“你放开他,我们谈谈。”


 


叶修反而抬起手肘挟紧了人质脖子,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你让后面的人都退出去。”


 


“退出去。”王杰希立刻说,旁边袁柏清跳脚:“将军不行……”


 


“退出去。”他一个眼神甩过去,袁柏清一秒钟闭了嘴,他咬牙切齿,抬头最后咬紧嘴唇钉了叶修一眼。“我们出去!”他挥手,护卫队跟着他整齐地离开,门在砰地一声甩上。


 


“现在可以了吧。”王杰希往前走了几步,“……你轻点,他刚醒过来,打不过你。”


 


方士谦从齿间露出一个切的声音,叶修的手臂略微松了一点,但是丝毫没有放下警惕。“他就是你那个医生同事?”


 


“对。”


 


叶修疲惫地笑了笑。“我果然没猜错。”


 


王杰希在距二人三米的地方立住。“你是怎么醒过来的?”他问。


 


“我说我早就认识你,这是真的。”叶修扼着人往后退了两步,后背靠在手术台上。“所以我也早就知道你是个原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物。如果可能,唯一的机会就是睡眠。”


 


“既然微草是个在两百年前就能熟练掌握睡眠技术的星球,这就意味着你们一定拥有特别厉害的药剂师,由此才能配出这么稳定的麻醉剂。”他微笑,“我不可能不防着你这一手。”


 


“你吃了抑制剂。”王杰希眉头松开,这次是他由衷的佩服了。“厉害。”


 


“多谢。”叶修回答。他拿刀尖戳了戳方士谦的肋骨,“所以这也是个老古董?”


 


“老古董你麻痹。”方士谦获得一丝空隙破口大骂,“你还和老古董谈恋爱呢,不要脸。”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小袁同志是那副脾气了。”叶修好像心情突然变好,“老王啊,管管你们服务人员的素质,刚才在手术台上他差点想用刀戳死我。”


 


王杰希不理会他的岔开话题。“你想怎样?”他耐心地询问。


 


“放我们走。”


 


王杰希沉默。


 


叶修看着他。“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些什么,”他道,“你不相信我吗?我难道会把这双眼睛看到的泄漏给别人?”


 


“你的船上还有另外五个人。”王杰希避而不谈,“风险太大了。”


 


“他们对你的宏图伟业完全不感兴趣好吗!”叶修反驳,“大家处着这么些天了,这点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信任是最空口无凭的东西。”王杰希冷淡,“除非你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我就非得放你们走。”


 


叶修动了动嘴唇,刚想说话,门外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军!”气喘吁吁,“有急事报告!”


 


王杰希看着叶修,后者无辜地眨眼睛。“进来。”他说。


 


护卫队队长推开门,当即被门内的景象吓了一跳。“这……”“有事快说。”王杰希没看他,于是人努力回归常态,开口:“兴欣那帮人跑上船了!”


 


“什么?”王杰希猛地回头。“怎么跑上去的?”他那双大小眼瞪着来者,后者被他看得有点怕,“是乔一帆!”他大声,“这小子帮着兴欣那帮人一起逃了!”


 


这下连叶修都有点诧异了。“小乔?”他疑问,王杰希一眼剐过来,他连忙解释:“诶诶诶你别看我不是我指使的啊……”


 


“给我连个通讯。”王杰希说,“你先出去吧。”


 


门再度关上了,王杰希转过头来,他眉头紧皱,此时目光所指却下意识地停在被叶修按着的方士谦身上。后者接收到目光,也露出沉思神情。


 


半晌,王杰希开口:“你运气不错。”


 


“怎么说?”叶修挑起眉毛,“你改变主意了?”


 


王杰希没有解释。此时他手上的通讯器突然亮起灯来,他把设备解下拿在手里,冲着白墙刹那投出千机号上的影像。乔一帆的大头出现在屏幕前,他看起来非常愧疚,一直深深地低着头。“……将军。”


 


“一帆。”王杰希说。“你要离开微草?”


 


“……是的。”乔一帆回答。他终于抬起头,室内的三个人清晰地看到他眼中涌动的泪水。“我不能看着同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将军,这是不公平的,你知道这对于离开的人来说有多残忍吗?”他说,声音忍不住哽咽,抬起一只手擦去眼角掉出来的泪。“五千年啊,我父亲要被迫离开五千年。就算我的母亲岁数再长久,她能等得到他吗?”


 


 




20


 


室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


 


“……我很抱歉。”王杰希闭上眼睛。


 


“那些被你们传送到未来的人,他们也是在地球有着等候他们归去的家人的啊!”乔一帆很激动,“我以为你们不会再这么做了,他们这么好,他们绝不会把这里的事情说出去的……”他又卡壳了,抽泣着埋住自己的脸。“将军……”他抹了把鼻子看向镜头,“对不起,我会站在兴欣这边。就算他们今天逃不出星系……我死也要和他们死在一起。”


 


王杰希沉默。


 


“你不用道歉。”方士谦突然说话,“乔一帆是吧,”他看向投影,“立场不同,做出的抉择自然有异。我们对不起你那一半的地球血统,但对另一半,我们问心无愧。”


 


“微草不欠你的。”他道。“你走吧。”


 


乔一帆怔在屏幕上,通讯那头传来魏琛的声音:“……我说你这尖耳朵是怎么讲话的,人家家里人都被你们害惨了,你就这个态度?老叶在不在,替小乔戳死这个没良心的……”


 


“一帆,”王杰希及时开口,他直视着屏幕,如同每一次他同这个孩子说话时一样。“老队长临终托孤,特别和我提起过你的事。他说,乔一帆总有一天会在他一半一半的血统中进行选择。就在今天,这个时刻终于来了。”


 


 “我不惊讶这是你经过思考后做出的选择。”他转头看了看叶修,“我也不会阻止。”


 


“微草从此以后也许不会再为你祝福。但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将军……”乔一帆抽着鼻子。画面的那一边,唐柔默默给他递了一盒餐巾纸。


 


“我相信兴欣是好人。我相信基于你们的友谊,他们不会将这里的秘密泄漏。”王杰希看着屏幕上千机号狭小的驾驶舱,“但作为代价,你如果今天离开了这里……”


 


他神情严肃。“永生永世,不得再回。”


 


 




21


 


他对着两百年前微草星的方向长鞠。宇宙浩瀚,星河广阔,可只有在这个方向上的这一颗星,这是他们永远的家。


 


叶修站在王杰希的身后,看着他无声地完成一套古老礼仪。再度起身,王杰希站在微草Ⅰ号的透明穹顶之下,回眸再度望向他。


 


他的脸与当初画上的重叠,千载相逢,犹如旦暮。


 


“所以乔一帆的父亲,就是当年第一位无意中呼唤你们的船员?”叶修在微草星系暗淡的天光下开口。


 


“是的。”王杰希叹息。“他是个探险家,带着自己的船员在星系中长久地漂泊,想要找到微草覆灭的些许证据。”


 


“我们的星系太沉默了。这个探险家,他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于是每天开始向星系深处播放信号,定时定点,说些没用的闲话。”


 


“我们的通讯员是位年轻美丽的姑娘。她日日接收到对方传来的信号,听着他自说自话念的独白,久而久之,竟然爱上了这位从未谋面的地球人。她于是独自饱受相思煎熬,终有一天,那名男子对这样的生活感到厌倦了,他对着宇宙说,我相信了,这里只是一片废墟,什么奇迹也没有。她忍不住,那人说,我要回家了,在这之前,最后呼叫你一次吧——‘王不留行’,如果你能听见,请你回答我。姑娘抑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违背铁律打开通讯,回答了他。”


 


叶修静静地听着。“所以你们让那艘船上了微草Ⅰ号。”


 


“没错。”王杰希轻声。“老队长心软,最终成全了他们,这对伴侣因此在船上度过了快乐的日子。然而,探险家的船上还有其他船员,他们却不想永远地在这里待下去度过余生,于是有一天,瞒着舰长,他们尝试逃跑了。”


 


“林杰抓住了他们。他们苦苦哀求,向天发誓不会把这里的任何东西说出去,可是通讯员姑娘却在晚上截到信号,发现他们为了脱困,竟然在试图和联盟取得联络,将Ⅰ号的定位传送给他们。”


 


“——这就过分了。”


 


“探险家过来求情,那时候通讯员姑娘已经怀上了他们的孩子。林杰没有办法,情急之中想出第二种方法,他唤醒方士谦,命人赶制睡眠舱,要把这些人和微草星人一起,送往遥远的五千年以后。”


 


“船员们沉睡以后,探险家觉得自己对不起兄弟,于是等一帆长大以后,他决定随着他们一同远去,由此父子分离。一帆心里有解不开的结,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叶修往前走了两步,站到王杰希的身边。“所以她不该在一开始的时候回答他。”他望着王杰希,后者的眼睛在暗色的背景下闪着夺目的亮光。“那你为什么要回答我?”


 


“——因为人是不能抵挡得住宿命的。”


 


“……难道你要告诉我你对我是一见钟情?”


 


“我早就看见你了。”王杰希眨眨眼睛,“我醒来的这五十年,一直在等一个有胆量再度探访微草的旅行者,我们需要他的帮助,传递外界信息,保持船体更新换代的速率。说实话,我见过很多人,其中也曾有胆子大的尝试过呼唤‘王不留行’的名字,但是我从未回答过他们。”


 


“直到你出现。”


 


“十几艘百花星舰追着一艘小小的联盟飞船,场面宏大,走位风骚,我怎么看这家伙都只有死路一条——所以那时候我想,如果这个倒霉的舰长出声叫我一下,我就回答。”


 


“然后我就叫你了。”


 


“没错。”王杰希扬扬眉毛。“都是宿命。”


 


“你一个想尽各种方法给微草改命的人竟然信命?”叶修调侃,他牵起王杰希左手,俯身轻轻在无名指上落下一个吻。


 


王杰希凝视着他。“其实我放你们走,还有另一个原因。”


 


“什么?”


 


“微草不一定能熬过五千年。”他说,“这其中的不确定因素太多,如果熬不过,这艘船漂泊在星系深处,就是一座活生生的钢铁坟墓。一帆走了,至少还能保留一丝血脉在宇宙间,不至于旦夕全部毁灭。”


 


“所以你要帮我护着他。叶修,这是我对你最后一个请求。”


 


“我答应你。”叶修颔首。“那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你说。”


 


“以后就算是有人对着宇宙唱情歌你也不要答应他。”叶修拉着他领子把人扯下来,“以后再多人呼唤‘王不留行’,你只能答应我。”


 


王杰希闭上眼睛,放任自己陷入这个亲吻中。他实则酸涩,拥抱着叶修,沉沉地回答他。


 


“我答应你。”


 


 




22


 


兴欣号在古老的微草舰队注视下缓缓离开了星系。


 


王杰希站在穹顶下,无声地注视着星舰曲速在宇宙中留下的轨迹。这次他没有回头,熟悉的默契令他感知到了身后人的存在。“你不去休息?”


 


“休息得够久了。”方士谦说。他手里提着一个泥封的酒罐,另一只手捏着两只碗:“上次醒的时候埋的酒,刚想起来,现在喝正好。”


 


他和王杰希盘腿坐在舷窗旁边,星系一如既往的暗淡,他们借着仅有的一点亮光斟酒,碰碗,方士谦抬了抬手,百年醇香的酒液流到Ⅰ号钢铁的板上,他唱戏般念了一句:“——林杰啊!”


 


王杰希仰头一饮而尽。“睡着的时候,有做过什么梦吗?”他问。


 


“做啊。”方士谦如同梦呓。“梦到我微草帝国长盛不衰,称霸宇宙两百年。”


 


他们相对而视,大笑。


 


“你会后悔吗?”方士谦问他,“这个人,就这么放走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王杰希淡淡:“他不回来最好。”


 


他又给自己满上酒。“有的人,就应该活在宇宙中,哪里也不要停留。”


 


“你就是喜欢他哪里也不停留。”


 


王杰希没有答话,举碗同他相碰。“如果有来生,”方士谦道,“愿你我无牵无挂,都能由自己心意而活。”


 


王杰希微笑。他再度仰起脖子,擦掉唇边留下的一点酒液,“士谦,”他说,“如你所愿。”


 


 




23


 


乔一帆在很多年后才知道了这件事最后的真相。彼时他已担任兴欣号舰长许久,领着自己的队伍无限地畅游在广博的宇宙间。他有时怀念自己的好友,尤其是当他看到群星闪烁,连成光带,如同一条河流从一片天际蜿蜒至另一片空。


 


他想高英杰大概终其一生也看不到这样的景象。


 


他继承了自己母亲的寿命,三百年了,自己的船上早已没有了当初陪他一同从微草星逃离的人,现在的船员,他也从未对他们讲过自己的故事。有时候他在长途旅行的间隙获得了一点小小的休假,乔一帆会一个人开着船行至微草星系,这个名字早已经被遗忘在了历史的罅隙。他会把船停在星系的中心,打开通讯,向那里深处也许存在着的族人们讲述着他这几年的所见所闻,在外面的故事。


 


乔一帆不知道有没有人听到他的声音。他只是习惯性地去做了,在这个暗淡的星系里,对着母星的方向一次次行着陈旧的古礼。


 


“‘一寸灰’,坐标54-97-89-76,呼叫‘王不留行’。”


 


“‘一寸灰’,坐标54-97-89-76,呼叫‘王不留行’。”


 


宇宙广漠,仿佛已经过去了千万年之久。时间的尽头,只有他自己的声音长久地回荡,永无回声。


 


 




END









评论

热度(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