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王不留行(下)

北都:

上文→


没完,还有一更。






12


 


乔一帆抱着盘子往厨房的方向走。微草Ⅰ号的预备生需要承担一些船上的杂务,乔一帆这周被分配到了后勤处,负责一些无关紧要的跑腿工作。如果换了别人,可能就要抱怨这样的对待对自己有多么的不公了,乔一帆却暂时没有空去思索这些事。


 


“大神!”他对着通讯器小声说话,声音里全是歉意,“不好意思,刚刚打搅你们了……”


 


“你下次也要敲个门啊,”叶修的声音模糊地传来,“哎算了,你待会儿还值班吗?上次没参观完,我下午正好空。”


 


乔一帆思忖我敲门了啊,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马上轮班了!”他道,“大神我过会儿下去找你。”


 


他与叶修这群人的友谊开始得有些莫名其妙。扶醉酒的罗辑回房间休息之后,他在走道里遇见了东歪西倒的包子和魏琛,稀里糊涂被他俩挟着一起去了房间,最后在魏琛的床上发现了同样因为神志不清而走错房间的叶修。


 


乔一帆忧心忡忡:“大神要不要去问厨房要一点醒酒汤?”


 


叶修枕在自己手臂上:“……你谁?”


 


“我是乔一帆,准备入伍的预备生。”他恭敬地自我介绍。


 


“乔一什么?”


 


“乔一帆。”


 


叶修点了点头,翻了身好像又打算睡过去了。过了三秒钟突然又转过头:


 


“什么一帆?”


 


魏琛和包子在旁边拍着床垫哈哈大笑。


 


乔一帆并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老老实实地把名字又重复了一遍。叶修从床上坐起来:“哎不逗你了……”他说,揉了揉眼睛。“小乔啊,帮我要碗汤,谢谢你。”


 


他因此和兴欣众人保持了一种友好的往来关系。叶修是个很好的人,但乔一帆觉得他主要还是因为很闲,让他逮到空子经常跑过去问一些自己不懂的问题。“这个啊……”叶修向来有问必答,而且方案通常十分简单粗暴,和罗辑老师在课堂上教授的大有不同。


 


“哥是实用主义派的。”叶修一本正经地说,“星舰学院长期肄业,所有经验来自摸爬滚打。”


 


乔一帆因此十分的佩服。还有一丝向往。


 


他于指定时间来到了与叶修约定的地点。上次这位微草号的贵客无意中向他提及自己上船后还没有机会好好地参观,于是他主动请缨自己来担当向导的职责。


 


“上次我们去的是Ⅰ号的东面,今天我们去西区……”


 


以往叶修都是跟在他后面慢悠悠地走,偶尔提出一些问题,有的乔一帆能够解答而另一些似乎太过高深他自己也听不怎么懂。今天的大神看起来有些反常。


 


乔一帆暗自注意了一下,他看起来有一些心不在焉,或者说是在思考着什么。大神是因为和将军谈话所以有些劳累了吗?他心想,可是是他主动联络的我……


 


“小乔。”乔一帆的思绪被突地打断,他愣了下,急忙做出反应:“大神怎么了?”


 


叶修若有所思地望着他:“微草Ⅰ号……只有我看到的这么大吗?”




 


 


13


 


这艘船还有秘密。这是叶修的直觉告诉他的话。


 


他有很多依据,有一些看起来可信,另一些是他自己都琢磨不透。王杰希没有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他,正如他自己也一直有所隐瞒。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王杰希。


 


而这个人对此一无所知。


 


“我觉得你的分析是有依据的。”晚上,兴欣的人聚在叶修房间,看他在灯下勾勒出微草Ⅰ号的舰体图。“从外观上来看,”叶修用铅笔圈了一下舰体底座,“这艘星舰给人的感觉是大而沉重。不能否认这其中确实存在两百年间技术差的原因,放到今日,联盟中再弱的星球也不会把自己的星舰造得这么笨拙。”


 


“但是Ⅰ号的这个形态非常适合它在星系中长期地生存。”罗辑指出,“它不需要过快的速度,它只需要长久稳定的供能,如你之前所说,从星舰更多地回归到一个星球。”


 


“但是。”叶修放下笔。他一脸严肃。“Ⅰ号两百年前并不知道它是适合的。”


 


罗辑一愣:“……对啊。”


 


这是个很简单的推论。“这艘船从根本上不适合远游。”叶修说,“它的能耗大大超过一般的飞船,如果要类比,嘉世号两百年前是什么样子的大家上过学的都心知肚明。所以这艘微草Ⅰ号只能是一艘始终停在微草星上,甚至有可能从未被使用过的星舰。”


 


“那微草为什么要造这么一艘没有实用价值的船呢?”唐柔提问。


 


“只有两种可能。”叶修沉下语气。“第一,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早就知道彗星会来。”


 


“第二……”他扫视四座。“微草毁灭根本就不是因为彗星。”


 


魏琛捏瘪了手上的烟盒。“这艘船上的人对‘王不留行’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崇拜。”


 


“据我所知,微草星还在的时候,它的最高决策者并不是‘王不留行’。”叶修眉头紧蹙,“确切的说,当时的‘王不留行’,只是一个相当于外交官的神奇职务。最开始你们听说的传言,旅行者在附近星系如若遇到麻烦,请呼唤‘王不留行’,本身就应证了这个位置在微草的职能更加接近于对外通讯。”


 


“而现在的‘王不留行’听起来更像是一个宗教。每个人提到它的时候,都会自动地向空气行礼,不允许他人冒犯,举全舰之力保护。”


 


“你是想说,”魏琛接过话头,“这是一场政治阴谋?”


 


“我不确定。”叶修犹豫。


 


“我有个问题。”现场唯一的女孩子再度举起了手,大家纷纷看向她。唐柔认真地注视着叶修:“关于微草星的材料应该都是加密文档。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家为联盟效力百年。”叶修轻描淡写,“你也是知道的。”


 


“所以?”同样出身世家的唐柔紧抓不放,“为什么我就不知道?”


 


叶修叹了口气。“这么说吧,”他解释,“我家往上太爷爷那一辈里,有一位叔叔还不知道是伯伯,时任联盟首席外交官。”


 


“他同‘王不留行’有过接触。我家主宅墙上还挂着这么一张合影,从我小的时候就开始看,我爷爷给讲当时的故事,微草星的繁盛,看着看着就长大了,根本忘不了。”


 


“……你丫怎么现在才说这个?”魏琛憋不住了,“敢情你这混账早就知道星系里的是人不是鬼?”


 


“这可难说。”叶修幽幽道,“我还有件事没告诉你们。”


 


“什么?”魏琛警惕地问。


 


“我刚不是说我家墙上有张照片吗?”他说。


 


“照片怎么了?按你这说法,照片上不该是你太爷爷和当时的‘王不留行’?”


 


“是的。”叶修点头。


 


“那张脸我绝不会认错……当时的王不留行,就是王杰希。”




 


 


14


 


“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我也是。”王杰希说。他冲着黑暗的角落笑了一下,“当初和你约定,等到我行至暮年,即将告别微草,灰飞烟灭,那时候唤醒你,让你来见我最后一面。”


 


“所以我从走进这个房间的那一刻就在观察,怎么看都不觉得你像是要咽气。”


 


王杰希抬一抬手中的烛台,映出角落里靠墙站立的另一个人的脸。方士谦面色苍白,这是他们一族本身就有的体征,而这个人刚刚从百年的睡眠中醒来,身体各方面机能尚未恢复正常标准。但这阻挡不了他张口就损人:“王大眼。”


 


王杰希眉毛动了动。“……感觉怎么样?”他问。


 


“还可以吧。”方士谦动了动手脚,“又不是第一次了,说吧,叫我起来干什么。”


 


“和上次叫你一样的情况。”


 


“不是吧!”方士谦露出很囧的神情,“又是这种破事?我当时不是和林杰讲了,直接杀掉抛尸荒野就好……”


 


“林杰没有这么干,我也不会。”


 


“不,”方士谦撑起下巴,“林杰不会,但是你未必。”


 


王杰希沉默。


 


方士谦笑笑,“大家都不是善茬,少拿老队长那套来蒙我。”他突然想起什么,“既然你在这里,那么老队长他……”


 


“队长过世已有五十余年了。”


 


这下子方士谦也沉默了。“……看来不老不死的只有我。”他自嘲。


 


“你是医生,”王杰希把烛台放在桌子上,“你要活到黎明,未必就是比我们轻松。”


 


“不说这些没用的了。”方士谦挥挥手,像是要赶走那些感伤的思绪。“所以这次发现你们的是谁?”


 


“一个叫叶修的人。”王杰希说,“我觉得他有点眼熟。”


 


“姓叶?”方士谦想了想,“叶在联盟是大姓。说不定之前和他太祖宗打过交道。”他话锋一转,“所以你想保他不死?”


 


 “……他对我们有恩。” 王杰希把这个月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方士谦摩挲着下巴。“你这样很危险的。”他道。“不如让我见他一面再做判断。”


 


“不行。”王杰希断然,“无论如何你不能出现。”


 


方士谦闻言一笑。“老王,”他看着对方的眼睛,“说实话,你是在保护我还是保护他?”


 


王杰希与他对视。“保护微草。”他道。


 


“……算了。”方士谦突然又意兴阑珊。“如果是你个人的事,我也没兴趣去管。”他打了个呵欠,摆摆手,“我再缓一会儿,等脑子清楚了就帮你去配药。”


 


“辛苦了。”王杰希吹灭烛台。房间恢复一片黑暗。




 


 


15


 


“这不可能!”包荣兴第一个嚷嚷起来,“他不可能还长一个样!”


 


“不,有可能,而且只有一种可能,”罗辑握紧拳头,“他进入了睡眠。”


 


“啊太混乱了,”伍晨揉着太阳穴,“这说不通啊,他当时既然要选择睡眠,如果涉及党争,他应该直接睡到星球生态好转,为什么仅仅过去了两百年就要醒过来?”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话中提及星舰之前的一百六十年,是由另一位‘王不留行’进行领导的。”叶修示意众人安静,“如果这么分析,他睡过一百六十年后再醒来,极有可能是前任‘王不留行’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来接他的班。”


 


“这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魏琛插话,“所以这个王杰希他不是个坏人?”


 


“说实话,”叶修突然坦白,“我还蛮喜欢他的。”


 


“噗——!!!”兴欣众人一阵喷,咳嗽的咳嗽怪叫的怪叫,魏琛直呼“老夫就知道你那司马昭之心”,唐柔眨眨眼睛笑而不语。叶修猛咳嗽:“回归正题回归正题!”


 


他继续:“我猜测当年是这么个状况。有人观测到了彗星即将降临的危险,但是政府里除了‘王不留行’那班人,没有谁相信他的说辞。他们可能是本着有备无患的观念斥资建造了微草Ⅰ号作为诺亚方舟,结果彗星真的降临了,于是他们逃离,其余人灭亡。”


 


“王杰希觉得自己对他的微草子民有歉疚之情,因为他没能拯救所有的人。所以他决定领着登上船的微草星人熬过这黑暗的几千几万年,一路飞往他们的下一个黎明——等到微草星大气层再度自愈到他们能生存的程度,船上的人就可以回家。”


 


“可是这又不是他的错……”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叶修叹息。


 


“不是,你才跟人家混了几天,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魏琛斜眼,“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些全都是瞎猜,讲半天等于没讲,你拿什么证实?难不成你还想逼问王杰希?”


 


“我有个想法。”叶修重新拿起笔,“这几天我跟着小乔在Ⅰ号上四处转悠,转了半天,基本上什么都找到了,就是只有一个地方,它肯定存在于这船上的哪一个角落,可是我哪里都没有看见。”


 


“睡眠舱。”他斩钉截铁。


 


“睡眠舱需要支撑的是一个庞大的系统,”理论学家罗辑接过话头,“它需要大片的区域,如果以这艘船为例,让我选择位置安放睡眠舱,我会选择放在……”


 


他用指关节敲敲船底。“这里。”


 


“是的。”叶修点头表示赞同,他鞋子轻轻点了一下地板。“在这下面。没有别的地方了。”


 


“要通知方锐那边吗?你有什么打算?”


 


“通知方锐。”叶修说,“我们在这里已经停留得太久了,王杰希不会那么轻易放我们走,要想离开,只能充分抓住他的把柄。我已经知会小乔,让他这两天有机会悄悄带我到下面去一趟。”


 


“你一个人行吗?”伍晨担忧,“要不我和你一起?”


 


“人越少越安全。”叶修道,“到时候我准备行动,你们找机会去通道,如果情况不对,不要管我,优先逃走。”


 




 


16


 


叶修和乔一帆在约定的地方见面。


 


“大神,这样真的可以吗?”乔一帆显得有些忧虑,“这下面是明确的机密地带,连我也很少得到批准下去,这次我带你一起,真的没问题吗?”


 


“没事没事,”叶修糊弄,“我都和你们将军讲好了,这是他默认的,只不过他也不好明面上下批文,毕竟我这么个外来的,在船上总有人不服。”


 


“……好吧。”乔一帆好像痛下决心。“我相信你。”


 


他们来到了一个传送枢纽。乔一帆从裤兜里掏出张卡,“我的权限可能还有点不够,”他有些害臊,“我问英杰借了他的卡,大神你拿好。”


 


“高英杰啊……”叶修把卡翻过来,看到上面男孩子的照片,“好孩子。”


 


他们于是踏入圆盘中。“去地下。”乔一帆说,机械对他们的通行证进行了读取,“通过,”女声回答,三秒钟后,他们两个人来到了地下。


 


同上面的满目绿色不同,微草Ⅰ号的底部装潢呈现出了金属本身的暗沉色泽。“这里是一些中控室,”乔一帆说,“我以前是跟着高英杰过来这边观察学习的……”


 


“这里有没有哪片地方是你没有去过的?”叶修冷不丁发问。


 


乔一帆愣了愣。“挺多的……”他咕哝,“东面有一大片地方平日里都不给靠近,我也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


 


“那我恐怕也不方便过去,”叶修遗憾地摇头,“咱们就去你去过的地方看看吧……”话没说完,他突然眉头一皱,脊背微微曲了曲,乔一帆立刻发现,关切地问:“大神你怎么了?”


 


叶修摆手:“没事没事,突然有点肚子疼……”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拍了拍乔一帆肩膀,“小乔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一趟洗手间,马上回来。”


 


他心里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乔一帆的,特殊时刻特殊办法,叶修飞快闪身去东面,一路小心躲开巡视的人。这种时候就要庆幸微草人丁稀少,因而把守的人也不多,大概是向来众人都遵守规矩,从来没有个逾矩的。跟着往里突进几扇门后,纵使是叶修的身手也难以在专人把守下光明正大闯入,他干脆一拳一个直接打晕,从人身上摸了卡再进去。


 


他来到最后一道门前。


 


很奇怪,前面有那么多关关卡卡,反倒是到了这里,却连一个守门的也没有。叶修看着这扇结实的银色大门,他现在身处的这个房间十分简陋,简陋而且封闭,如同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桌上孤零零摆着一个烛台,活在几千年前的古物,却十分的微草。叶修站在门前思考。


 


他突然灵光一现。从裤兜里摸出方才高英杰的那张卡,滴了一下。


 


“通过认证。”女声响起。


 


“大门即将在五秒内开启,请注意……”


 


他屏住呼吸。心脏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正如他第一次通过广播呼唤王不留行,或是他第一次见到王杰希。


 


你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在心里默默地问。


 


“小修。”他爷爷叫他,“来,过来这里,坐好。”老舰长指着他们家族的那面高墙。“宇宙是非常博大的,大到你难以想象;总有一天你要离开家,像你的父亲母亲,像我,像我的父亲一样去见更广大的世界……”


 


小叶修仰起脖子,艰难地注视着墙上爷爷指着的那张照片。“你会遇到很多人,爱很多人,甚至他们中的某些,会改变你的一生。”


 


“与‘王不留行’见,银河纪5024年5月”


 


门在他面前徐徐打开。他瞳孔收缩,一瞬间,呆住了。


 


身后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叶修已经无暇去隐藏自己,他注视着眼前的景象,惊得几乎无法把视线挪开。


 


“这是……”他喃喃。“奇迹……”


 


“你还是来了。”身后的门开了,那声音非常熟悉。


 


叶修缓慢地转过身来。他的背后,一排排睡眠舱整齐地排列着,一层、两层、三层,精密而顺序,像一个巨大的蜂窝不断延伸,成千上万的睡眠舱堆积在一起,从玻璃罩子下隐约露出一对对大小不同、体征有些许差异的尖耳朵,处在深度睡眠中、紧闭着双目的微草星人的脸。


 


有孩子蜷缩着身体抱着布娃娃,有即便沉入睡眠仍然神情端庄的女性,身材高大的成年男子,这些长筒状的睡眠舱紧挨着彼此,准确地占满了大厅里的每一寸空间。


 


“……你们到底睡眠了多少人?”叶修脸上仍是惊诧。


 


“70%以上。”王杰希冷静地回答,他的脸色依然毫无波动。“大部分的老人选择了留下。”


 


“所以你们早就知道彗星会来。”


 


王杰希颔首。“是。”他朝叶修走近了一步,后者愣了愣,没有在第一时间躲开。“当时微草的探测水平比你们想象的还要高出许多。有研究院分析星系时画出了彗星雨的轨迹,发现它很有可能会正中微草星。”


 


“所以你们开始着手造舟。”


 


“我们想过很多方法。”王杰希垂头,“发射人造天体改变彗星路径,造墙,建立地下都市……”


 


“微草星必然灭亡。等到发现这一点后,科学家又开始新的一轮探索,找一颗适宜的行星集体迁徙,向联盟请求救援计划……”


 


“但是时间紧迫,我们在那时开始加急制造微草Ⅰ号,改装其余的星舰部队,让他们在之后有可能作为微草星的延续,载着我们的臣民在千万年的时光中继续漂泊。”


 


“你们为什么不向联盟求救?”叶修皱起眉头,“联盟一无所知。”


 


“因为我们是失去自己母星的人。”王杰希淡淡,“而且人口庞大,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子民成为被四处驱赶的逃难者。”


 


“比起苟延残喘的当下,我们选择五千年后的未来。”


 


叶修看着他。他轻声:“你看不到这个未来。”


 


“总得要有人醒着。”王杰希站在他身侧,静静地看着大厅中叠起成千上万的睡眠舱,那些随着呼吸缓慢起伏的胸口,苍白美丽的脸。“时间缩短到五千年的条件,就是需要有人不断努力,帮助微草星以最快的速度复苏。”


 


“我觉得我很幸运,做这个一直醒着的人。我有个同事,他是个医生,医生很重要,所以他必须得睡下,等到我们全都死去,他一个人去到未来。”


 


“回头万里,故人长绝。”王杰希笑了声。“他比我惨多了。”


 


叶修回以一片沉默。王杰希回头,略略看一看他。“你那天对我说的话,”他突然道,“是真的吗?”


 


“真的。”


 


“可是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跟你说个笑话。”叶修把他拉过来,握住人手。“我早就见过你。”


 


“哦?”


 


“所以在我心里,你我早已相识多年,这次再见,只不过是重逢一个旧友。”


 


王杰希笑了。他低下头,绿色的眼睛柔和地注视着他。“我相信你,”他喃喃,叶修的嘴唇贴上来,舌尖撬开他齿关,交缠。王杰希拉起他一只手放到腰上,“叶修,”他轻轻喘息,“我不可能放你走了。”


 


“这是句情话吗?”叶修在接吻的间隙回答他,“你要杀了我……和之前那些人一样?”


 


王杰希不语,更用力地咬上他下唇,鼻尖摩挲,气息滚烫。叶修把他拉下来,额头贴着额头,“杰希,”他温柔,“我留下来陪你,让他们走,好吗?”


 


王杰希眼神迷离。他直接凑近吻掉最后一丝距离,追着叶修嘴唇跑。叶修眉间一软,想说什么,突然觉得后颈细微刺痛,凉凉的液体刺破皮肤流入血管,他猛地一震,王杰希紧紧圈住他,不让他有丝毫动弹。


 


“对不起。”他轻声道。“我要对你们做一件残忍的事。”


 


叶修身上一阵发冷,他强行用力扶住王杰希的腰,想要稳定自己的身体挣开,就在这时一阵强烈的共情袭来,他的意识开始涣散,几乎支撑不住地要往前倒去。“王杰希……”他试图怒斥,努力睁开眼睛想要保持清醒,五指紧紧抓住王杰希的手臂,太过用力留下红色印记,似乎想试图抓住些什么,却从指缝间逝去。


 


王杰希。


 


意识停留的最后一瞬,他的视野里全是大片大片晶莹的绿,王杰希凑近他,哀伤而坚定,揽着叶修的肩膀闭上眼睛亲吻他。


 


“叶修。”他的吻像一只蝴蝶,轻轻停在睡着的人阖起的眼上。


 


“五千年后……有缘再见吧。”


 


 




TBC





评论

热度(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