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王不留行(中)

北都:

上文→






07


 


兴欣号在太空中缓慢地挪移。


 


“舰长,对方已成功将我方定位。”苏沐橙摘下耳机,叶修略微点了点头:“请求一个即时通讯。”他话音未落,屏幕上突然蹦出新提示,是来自对方的通讯请求框。叶修按下确定,信息在时空中传输,不一会儿对方声音再度响起:“旅行者,呼唤我何事?”


 


“没有恶意。”叶修道,手指不自觉地轻点着仪盘,“吓唬一下百花。”


 


对方似乎是没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答复,明显地在回话时停顿了一下。“……知道这个代号的人都不是等闲。”


 


“你想知道我的身份?”叶修笑了一下,“正好,我也想知道你们到底是谁。”


 


“微草星灭亡已逾两百年,这里的行星环境早已不适合生物居住,你们从哪里来,又到底为什么要坚持徘徊在这里?”


 


对方语气刹那冰冷。“你是联盟的人。”


 


“我不否认,”叶修说,“但发出信号纯粹是个人行为,和这艘星舰所属无关。”他换了个更请求的语气。“我只是个无意误入此地的探险者,怀着好奇想了解一些有关过去的事。”


 


“‘了解’需要代价。”对方回答。


 


“你想要什么?”叶修开玩笑,“一只眼睛?还是耳朵和嘴?”


 


对方不理他。“乘上小船,”清清冷冷,“来坐标点。”像是威胁,屏幕上已被敌舰锁定的标志又猛地跳了跳:“建议不要有过激行为。”通话随即截断。


 


“太被动了老叶。”叶修放下麦克,方锐从旁插了句嘴。“你这是谈判呢还是十万个为什么?”“你们难道没有疑问吗?”叶修打了个响指,“谁想和我一起去?”


 


一片寂静。唐柔举了个手:“我想去。”


 


“看看你们,”叶修痛心疾首,“觉悟还没有人家一个新人妹子高!”


 


“年轻人年轻人,”魏琛摆手,“老夫就负责给你们保驾护航了!”


 


“临时舰长祝你们一路顺风。”方锐已经收拾东西准备转移到指挥位,“如果情况不对,你就不用回来了,赶紧找机会入赘争取跑路时间吧!”他特别真诚地握着叶修的手。


 


“滚你丫的,”叶修甩开,“通讯开着,及时联络。”


 


 


08


 


千机号从兴欣的船体中慢慢分裂,随着引擎向外推进。“你来驾驶,”叶修说,闲得自在把位置让给了新人。唐柔也不推,大大方方就坐进驾驶舱了。千机是兴欣号内置小型飞船的一种,船身不大只能容纳两人,本身就是为了轻便和灵活故意设计的。“你没有什么计划吗?”唐柔问,对方给的坐标点在兴欣目前位置再往深处几区,从叶修收藏的古微草行政图上看正是第三行星和微草星交界的地方。


 


“他们不会马上动手,”叶修枕着胳膊瘫在座椅上,“不然以敌暗我明的逻辑,他们应该早就开火把我们消灭了。”既然之前有联盟飞船的前车之鉴。“我们见机行事,你时刻注意我,如果发生特殊情况,你找机会开船逃跑就行,我想办法开传送。”


 


“好。”唐柔说。千机号平稳地向目标点行驶,“诶呦,”叶修感慨声,“来了。”


 


面前的主控台屏幕上出现三个移动的红点,与己方形成交汇之势往坐标点处前进。“看起来是了,”叶修说,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喃喃自语,“原来是星舰星球……”


 


“他们派出小船了。”唐柔提醒,叶修调近实时录像,“带路的,”他道,唐柔立刻转舵跟了上去。对方的小船通体被涂成了鲜亮的绿色,甚至在船顶还插上了一面画有圆形标记的小旗。叶修看一眼心里就有定论,此时随着小船接近对方主舰舰体,才感受到对方单舰规模的庞大,三艘飞船彼此补缺,更映衬得千机号快渺小到尘埃里。主舰缓缓放开道闸门,千机跟着前面带路的小船平稳地飞行了进去。


 


道路两旁的墙面上点着小小的指示灯,指引着千机飞向这庞然大物的肚子深处。前面绿色的小船不知何时飞不见了,唐柔谨慎地观察着环境,看到在路的尽头设置有船泊位,旁边竖着两根巨大的机械手臂。当他们靠近的时候,一根手臂缓慢地移过来接住舱门,随即从机械内部传来咔咔咔的声响,只见它外形不断翻动,另一端松开抬起准确地插入到墙上,内部中空,霎时变成了一条临时走道的形状。


 


“旅行者,”一个年轻的男声突然透过广播响起,在空荡荡的封闭停机坪上传来阵阵回声。“欢迎来到微草Ⅰ号。请下船,我在走道的尽头等你们。”


 


几分钟后,叶修和唐柔在白色通道的末尾见到了这位年轻的领路人。他和一班人站在一起,无一不例外身着墨绿色的军装,端正地戴着绣有半月形纹章的帽子,只不过进行通讯的这位腰间还别着一把长柄状的武器,叶修看了半天没分辨出那到底是电击枪还是什么别的高科技。领路人微微向他们行了个礼,再抬头露出张在帽檐下面苍白而英气的脸。


 


“将军已经在等候你们。”他道,声音清脆,叶修估摸着他的年龄,大概刚刚年满二十岁。“将军是你们这里的最高领袖吗?”他问。


 


年轻的军人微微垂下头,向着空气行礼。“将军即是‘王不留行’。”他说。


 


叶修没有再问,迈步径直往前走去。


 


这艘船上的装饰是一片雪白,像是为了配合住在这里人脸色似的,过分的苍白好像能够透过皮肤看到下面的血管。“刺眼睛……”唐柔咕哝了句,被前面的年轻军人听到了。他半转过身:“过了这扇门就好了。”说着拉开门,门里呈现出大片嫩绿色。“有一种宗教气息。”唐柔小声对叶修说,后者赞同地略微颔首。姑娘深谙他脾性,忍不住又提醒了句:“你不要去招惹他们的神。”


 


“我是这样的人吗?”叶修说话不眨眼,两人小声交谈着就到了另一扇门口。领路人做了个手势,跟随在他身后的护卫人员向两边哗地排开。


 


“将军就在里面。”他又微微向门内看不见的地方行了个礼。


 


叶修抬起手,手指触碰到门把,一片冰凉。他手腕微微用力,一推,喀拉一声。他看见门里站着个人,就一个,孤独地立在大厅的中央,头顶上一圈亮着显示屏,数据影像渐次浮现其中。那人穿着同款式墨绿色的军袍,肩上勋章随着动作彼此碰撞发出响声,他微微转头,露出藏在军帽下一双特异的尖耳朵。


 


他冷淡地看了叶修一眼,那双眼睛的大小有一些微妙的偏差,看过来的目光却非常锋利。叶修同他遥遥对视,在目光对上的一瞬仿佛灵魂震荡了一下,他的心跳剧烈而急促。门在身后重重地关上了,叶修大步往前迈了几步,走到神的跟前。


 


“你是‘王不留行’?”他径直问。


 


那人微微颔首。“你可以叫我王杰希。”


 


 


09


 


“王杰希。”


 


他把这个名字在舌尖上滚过一遍,只觉手指尖一阵发麻,控制不住地攥紧掌心。王杰希注视着叶修的脸,他的眼睛呈现出深浅不一的宝石绿,在里面倒映出站在他对面人的影子。“你叫什么名字?”他突然问,微微蹙起眉头。


 


“叶修。”简短回答。


 


王杰希缓慢地点点头。他不再看叶修,抬手于半空中划出一个屏幕,“小别,”他对着屏幕说,“给客人倒茶。”完了往旁边微微一伸手:“请坐。”


 


叶修自然大方落座。“你们的设备不错,”他说,“礼节倒还是老一套。”“长幼有序,待客有道,不敢疏忽。”王杰希坐在主位回答,叶修笑了声,引得他再度抬头:“您有异议?”


 


“不,”叶修摆手,“只不过……”他眸色深下来。“在地球,这已经是至少两百年都没有再听过的规矩了。”


 


王杰希的手顿了顿。“那在贵星遵从的是……?”


 


“弱肉强食而已。”叶修回答。


 


“……”这下轮到王杰希露出一点轻微的感慨来了。他摇摇头:“可惜了。”


 


这时刘小别从门外进来,端着一副茶壶与杯,恭恭敬敬地摆放在二人之间的矮桌上。叶修打量着他,正是之前为他们领路的少年军人,这才想起另一个人来。“刚刚随我一起来的那位姑娘呢?”他问,刘小别正欲开口,王杰希云淡风轻地接过话茬:“她应该在隔壁休息,抱歉,他们担心我,不让我同时面见两个从异星来的陌生人。”


 


“是吗?”叶修又笑了,“这听起来可不像是长幼有序的样子。”


 


王杰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为示尊敬,他已经把帽子摘了下来,那双尖耳朵因而毫无保留地裸露在空气里,不知为何看起来非常可爱。叶修托着下巴饶有兴味:“刚刚我那姑娘说,你是他们的神。”


 


“夸大了。”王杰希差点被呛到,“……虚长几岁而已。”


 


“他们都非常年轻。”


 


“年轻人是未来的希望。”


 


叶修望着他。“你们是微草遗民。”他的语气非常肯定。


 


王杰希也不否认,只看着他,似乎是在等着下文。叶修没逼出什么话,只好自己继续往下猜测:“当初微草并没有全军覆灭,有军队在外航行或者是临时安排疏散上星舰,最终只活下来了你们这些人。为了保护自己,你们隐姓埋名继续生活在往日的废墟之中,依靠恒星能量供给生存——但很不幸,一个无意误入星系的旅行者撞破了你们的存在,他想要偷偷联系联盟,于是被灭口。后面进来巡视的部队也是一样。”


 


“所谓呼叫‘王不留行’,只是你们为掩人耳目扩散出来的不实信息罢了。”


 


他手指交叉,身体微微前倾面向王杰希:“我说得对吗?”


 


“你是个很敏锐的人,叶先生。”王杰希手指摩挲着瓷杯,即便是听了对方这么长串的猜测,他的表情却仍然是不露声色的。“我们的身体里,的确留着本该灭亡的微草血液。”


 


他右手握拳,轻轻放在自己的左胸口。“我没有经历过母星爆炸最初的时代。前一任王不留行,我的师长、兄弟、战友,他率领着仅存的舰队度过了最初的一百六十年。在这些年岁里,我们痛苦,迷惘,不知身处的这艘船要在这混沌的宇宙里徘徊多少年,家在哪里,未来又在哪里。”


 


“可是我们只能走下去,我们必须走下去。因为我们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一点微草血脉,我们要守护当年在大爆炸中丧生的千千万万族人的性命,他们想看但是一朝湮灭的未来。”


 


“可是你们不可能永远呆在这里。”叶修说。他环顾四周,目光停留在大厅上方的显示区上。“不同外界接触,你们的技术只会不断落后,即便星系广大,总有一天,你们会被更强大的种族发现。没有相当的武力抗衡,你们只会再次迎来毁灭。”


 


王杰希赞许地点头。“是的,”他道,“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回答你的呼唤。”


 


他那始终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两人见面以来的第一次微笑:


 


“叶修。”


 


 


10


 


罗辑进入微草Ⅰ号的时候完全懵。他怎么也想不到,叶修上船以后发来的第一条消息就是让他和包荣兴两个船工立即赶来。对此这个自觉在兴欣号上作用不是特别大的理论型学者又惊喜又害怕,而包荣兴明显不是这么想的。


 


“小弟!”他严肃地拍拍罗辑的肩膀,“上船后跟好我,他们外星人很危险的,可能会拔下自己的天线揍你。”他摆了一个特别血腥的姿势对着罗辑一顿乱戳,后者心累地跑到医生那里请求庇佑,安文逸看了他俩一眼,从抽屉里随随便便地拿了瓶药扔给他。


 


“心脏不好就吃点。”医生随随便便地开医嘱。


 


罗辑欲哭无泪。大神一走,这艘船上的人还能不能好点了!这时候还是苏沐橙最靠谱,通讯官善解人意地为他检查了身上的所有设备,暖心安慰有叶修在一定不会有问题。“能不能别让包子开船!”他哭丧着脸对苏沐橙说。


 


“你嫌弃我的技术!”包子非常忿忿。


 


“你技术本来就不咋的好吗!”罗辑大吼,“我晕你船!”


 


不过他们最终还是在包子乱七八糟的驾驶下来到了微草Ⅰ号。叶修过来通道口接他们,看表情似乎日子过得十分如意。“舰长你让我们来做什么?”他问。


 


叶修抹了抹手。“助人为乐,”他道,“帮这群苦命的尖耳朵好好普及一下科学知识。”


 


罗辑就这么满脸懵地进入了一间台下坐满尖耳朵们的课堂。叶修站在台上咳嗽两声,“诸位,”他道,“这位就是我们船上知识最渊博、技术最全面的罗辑老师,应你们将军的请求今天就把他叫过来给你们上几课,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有问题赶紧提问啊!”


 


下面顿时刷刷刷举起一片丛林般的小手。


 


一个下午下来,罗辑被闹得口干舌燥,他差不多已经了解了这些人目前研究所遇到的诸多瓶颈,有些可以用联盟科学所的成果进行解答,而另一些也仍然在探索与摸索中。包子则跑去另一边和船上的技术人员切磋实战知识了,据说是此人单方面把微草人整得够呛,后者强烈要求再换个更靠谱、讲话大家都听得懂的老技术人员进行授课。


 


于是,经验丰富的魏琛和伍晨也坐上了前往星舰的小船。


 


罗辑和那位在微草上下都饱受爱戴的将军大人见过一面。在欢迎他们到来的晚宴上,将军亲自为他们舰长斟酒,后者长着一副兴欣号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酒量,却硬是看着对方的脸一饮而尽,非常没出息地差点倒在席上,被旁边魏琛幸灾乐祸地起哄“完了完了老叶完了”。他瞅着微草的王不留行,看着这位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望着醉得不行的叶修一脸诧异,扭头环顾超兴欣众投来一个“发生了什么”的眼神,愈发觉得他们微草真的完全没什么可怕。


 


反倒是,或许比他见过的大多数地球人都要更友好。


 


他已经微醺,后来躺在客房的床上,朦朦胧胧半醒半睡。“欸!”他跟扶他进来的人说话,酒喝太多,舌头都有点大。“你们,嗝,你们微草,真是个想不到的好地方啊!”


 


扶他的微草男孩子手顿了顿。“……是啊,”他轻声说,“罗老师你们也都是好人……”


 


罗辑努力地睁了睁眼,这个男孩子他在课上见过,不怎么爱说话,总是和另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悟性却相当不错的孩子呆在一起。他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名字,半天没想起来,干笑着向对方道谢:“呃,今天谢谢你扶我回来……”他随口又稀里糊涂地加了句:“你才能不错,好好学,嗝,肯定会有大作为的……”


 


没想到那年轻的微草孩子突然激动起来,睁大眼睛望着他:“真、真的吗,我真的……有才能?”


 


“当然了。”罗辑说,他为人师表,关键时刻一定要给人信心。“相信自己,你一定行的……”


 


他借着门外一缕薄光看到了这孩子脸上的神情,突然一个名字从脑海中闪过,他福至心灵,在对方闪动的目光中脱口而出:“乔一帆,你一定行的!”


 


 


11


 


叶修背着手在微草Ⅰ号内随意地走动。


 


他住在这里已经有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了,这期间罗辑魏琛每日授课,微草的船员都十分聪颖,不愧是寿命大概等同人类三倍的智慧生物,堪称一点就通,学习进度十分飞快。比起这些老师,他这个舰长平日里可就无所事事多了,没事上格斗室虐虐小朋友顺带健身,蹲在护卫队旁和正在站岗的小队员唠嗑,更多的时候,就是乐此不疲往王杰希的舰长室跑。


 


“大眼啊!”他大老远扯着嗓子一叫,站在门口的刘小别右眼都要跳三跳。


 


“你不能这么侮辱我们将军!”他噌地一声把腰间那把长长的武器拔了出来,后来叶修才知道,那是一种名叫“剑”的东西,也是在历史书上才能看到的老物。


 


“诶呦,自己眼睛长得大还不许人说了?”叶修懒洋洋地拨开他的武器,“通报下呗,你上次那个说辞就不错,怎么说的来着,地球烟鬼又上门讨命来了?”


 


刘小别忿忿看他一眼。“将军!”他委屈地打开通讯器,“烦人的叶不修又来了!”


 


通讯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让他进来吧。” 


 


叶修于是大摇大摆地走进舰长室。“又忙什么呢?”他问,熟门熟路地在老位置的沙发上坐下,准确地说,瘫下。


 


王杰希戴了副眼镜,正抱着胳膊站在主操作台前看着一张数据表。“昨天,”他开腔,“复升他们给我提交了一份改装武器系统的计划。”


 


“好事啊。”叶修眯着眼睛,“总该有开始试验的一天。”


 


“材料有限,他们说目前存储,只够当下的一艘船。”王杰希沉吟。“他们想直接改微草Ⅰ号。”


 


“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叶修说,“这方面的经验联盟已经非常丰富了,而且我们的人都在这里,几乎没有风险。”


 


“可是……”王杰希轻轻敲着操作台。“一旦进入改装周期,Ⅰ号的武器系统需要全部关闭。”他凛眉:“我们的防御系统会大大减弱。”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叶修笑,他站了起来,向操作台方向走了两步。“没事,”他站在王杰希身后,“有我在。”


 


王杰希顿住了。几秒后他慢慢转过身,带着一种审视的目光上下看着叶修,最后停在对方的眼睛上。


 


“叶修。”他叫了声。似是有些疑惑,微微偏过头,宝石一样的绿眼睛凝视着,颇有种灵魂被洞穿的体验。叶修往前又走了两步,贴近了站到他面前。


 


呼吸交缠在颈间。王杰希低头看了看两人之间的距离,叶修甚至都可以看见他眼睛里浮现的大大问号,他几乎忍不住就要动手动脚。


 


王杰希思索了一下。“我不太确定这是不是属于你们地球人的正常接触范围。”


 


“一般来说不属于。”叶修回答。


 


“你刚刚对我说了一句带有浓郁感情色彩的话。”王杰希继续推理,“我都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友谊已经强烈到了这种地步。”


 


叶修握住他手。“所以你们微草星人到底是能体察感情还是不能?”


 


“一般来说能。”王杰希不动声色摸到他脉搏,“我逗逗你。”


 


叶修于是抬头亲吻他的嘴唇。王杰希任凭他动作,不闪也不躲,彼此舌尖轻轻触碰,十足的光明磊落。叶修把他拉到怀里,一只手按住后脑勺加深这个吻,然后手指挪移,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他的耳朵。耳朵尖在他掌心几乎发起烫来,叶修抱着他把人推到墙上,借着力继续吻他,银丝缠绕吊在舌尖,又急不可耐去舔掉。


 


他低头继续去吻他的脖子,一路往下延伸进那些衣袍。王杰希按住他:“我觉得这好像比我们第一次做的要多出很多步骤……”


 


叶修抬头在他嘴上响亮地亲了一下。“很舒服的。”他试图蒙骗。


 


王杰希钳住他手,把人胳膊抬起来,用点力反身把人按在墙上。“我觉得这样可能会舒服一点……”他凑上去试图继续亲吻,突然从门口传来滴的一声,两个人猛地弹起来,只见门被推开,一个穿着军装的护卫队成员端着一个盘子正走进来——


 


“欸?”乔一帆愣愣地看着面前两个行为极度反常的他的偶像。“不好意思……我、我来送茶……?”


 


“放下吧。”叶修佯装镇定地挥挥手。微草的将军始终用一个后背面对他,这是件不同寻常的事情。不过乔一帆是一个十足的小透明,平日里对自己没信心惯了,此时只是有点小小的低落,没发现什么就自己出去了。


 


门被再度关上。叶修转过身:“你下次能落个锁吗?”


 


“方便你以下犯上吗?”王杰希无情拒绝,他耳朵尖还是红的,叶修忍不住双手攀着他肩把人再次转过来。


 


“其实……”他凝视着对方的眼睛,“你可以和我一起离开这里。”他道,“太空非常广阔,在微草以外,还有许许多多你都想象不到的世界……”


 


“我知道。”王杰希淡淡回答。


 


“再过几年,高英杰就可以独挡一面了。”叶修给他分析,“你想想,这也不是不可能……”


 


“叶修。”王杰希把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放下来。“我都知道。”


 


十分钟后,叶修从舰长室里走出来。刘小别照常对他投以愤怒眼神,他却好像有什么心事,径直往旁边走开了。刘小别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很困惑,和旁边袁柏清交换了一个眼神,突然通讯器响起来,他点开窗口,“将军。”


 


画面上王杰希的脸有一些疲惫。“小别,”他说,“今天午夜,唤醒方士谦。”


 


 


TBC





评论

热度(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