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王不留行(上)

北都:

一年前,500fo点文的时候,我答应王乐安太太给她写个西幻 @王乐安 


然后我就忘了(。


搞了个胡说八道的伪科幻谢罪,希望在一年的期限内写完!保证!(被打死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王不留行


 


 


01


 


敬启:


 


旅行者,您好,欢迎进入微草星系。


 


我星为独立行政单位,暂不接受外来飞船入港。如需帮助,请打开通讯设备呼叫我星,代号:‘王不留行’。重复一遍,代号:‘王不留行’。


 


祝您旅途愉快,夜安。


 


 


02


 


叶修甩着手上舰长帽走进联盟大厅的时候正巧碰到张佳乐出来,后者一脸旅途疲惫,一看就是刚下船。叶修冲他扬了扬下巴,张佳乐没精打采挥手,走近的时候差点没瘫在他肩膀上。


 


“老叶啊!”霸图号新上任没多久的大副一胳膊架上他脖子,“天道好轮回,下一波任务总算摊到你们头上了?”他咂嘴,叶修把他暗里使劲儿的手肘拨开,“可不是,再休假我船可就真要生锈了——你打哪儿回来?”“百花。”张佳乐说,眉宇间闪过一丝忧郁,叶修瞅着他,“难怪,”他意味深长,“船身被砸出几个窟窿?”


 


“闭嘴。”张佳乐没好气。“本来想低调行事,快出星系的时候被小远侦查到了,一帮人举着量子炮在后面跟着追——还好老韩果断,直接调头进旁边微草躲了阵儿,不然1V100哥们这条小命可就得交代在那了。”


 


“啧啧啧,”叶修感慨,“经年累月的深仇大恨啊。”他道,捕捉到了对方话里的一个小点:“你们进去微草了?”


 


“是啊。”张佳乐说,回忆起来也有点惊悚的。“我不要再去第二次了……一片死水,什么都捕捉不到,就像不小心掉进虫洞。”


 


“当年也是辉煌的帝国啊。”叶修道,“盛极必衰,咱们也得注意点了,别哪天也天降彗星雨把星球砸碎了。”他特别正经地瞅一眼张佳乐:“特别是你。”


 


“滚滚滚。”张佳乐不和他一般见识,“报告完了,我回去歇着了。一路顺风啊。”


 


“必须的。”叶修冲他挥挥帽子。


 


 


03


 


“都怪你嘴贱吧!”魏琛骂骂咧咧地在罗盘旁液晶屏上输入数字,“说什么靠近些也不会被发现,这下好了吧,屁股后面一群你解决啊?”话音未落又一阵剧烈颠簸,叶修扶住把手,飞快地在主控器上调出画面观察敌我距离。他们返程的时候路过百花,长途飞行燃油紧张,叶修提出走最近路线而不是像以往一样保持安全距离飞行。这本身是完全无害的——谁知最近他们颇受爱戴的舰队指挥被联盟挖角,星球上下舆情激愤,前不久更是主动撕毁了同盟友好协定,举星系之力要求以叛国罪逮捕张佳乐。


 


叶修显然也没料到原本性情温和的百花会突然变得如此狂躁,战略失误有些应对不及,转而想到出发前遇到罪魁祸首时他说的话。“更换出口坐标点!”他突然说,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输入,接收到信息的方锐惊讶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舰长你要死?”“先进去了再说,”叶修瞅着护盾不断下降的防御数值,“放心,死不了。”


 


兴欣号屁股后面跟着一群疯狂追击的百花舰队,陡然一个曲速——滑进了旁边微草星系的入口。


 


星星湮灭光芒,顿时宇宙陷入一片混沌。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件事?”在一片黑暗中,方锐幽幽地开口。


 


“什么?”苏沐橙利落地清除着通讯频道里来自百花指挥室的吐血咒骂,除此以外一片祥和。舷窗外一片漆黑,露不出一丝星光。


 


方锐顺手打开了手电筒,把自己的下巴往光源上一搁。“微草闹鬼。”


 


旁边罗辑哆嗦了一下。“什、什么鬼?”他不由自主抓住了身边正在对着舷窗外大呼小叫的包荣兴的胳膊。


 


“啧啧啧,年轻人,不知道了吧。”方锐神神在在,“据说很久以前微草还在的时候,如果旅行者在附近星系遇到麻烦,可以发出特定暗号向星球求援。”


 


“后来帝国遭彗星撞击覆灭,有飞船不明情况误入废墟,再次向星球发出那个暗号。”


 


方锐做出一个狰狞的表情。“那艘船后来被找回,飞船毫发无损,船上的人却齐齐消失……”罗辑倒抽一口凉气,“……再也没有被找到。”


 


“不科学啊!”安文逸推了推眼镜,冷静地质疑。“发生那么大的事故,联盟不可能不派人去调查。”


 


“确实去了。”方锐压低声音。“派出去十艘飞船,最后只回来了三艘。”


 


“……发生了什么?”


 


“他们为了弄清第一艘失踪飞船上人员的去向,故意做了一样的事——停在星系废墟的正中,向四围播放高频广播,呼唤着暗号的名字。那三艘回来的船停在最外围接应,没有发信号,不多久就同进入深处的舰队失联。”方锐皱紧眉头,“他们吓坏了,不敢冒进,同总部联系后迅速折返。后来大部队进去星系再次搜索,找了在边缘游离的飞船,打开舱门,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无人驾驶的飞船,等待燃油耗尽,自动跌入宇宙深渊。”


 


“天,这就是……联盟所有航程都要避开微草的原因?”


 


“是啊。”一直没吭声的魏琛重重地啧了口。“这地方……邪门。”他扫视四周,不自觉也学方锐压低声音:“其实这都是那些人自己作的……你们知道他们呼叫的那个信号源是什么吗?”


 


“什么?”罗辑颤抖着声线。


 


魏琛很渗地笑了声。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04


 


“诶诶诶,差不多行了啊,别没事废话多。”舰长及时打破全队冰一样的氛围,方锐不服气,“老叶别告诉我你没听过啊,闹鬼这是事实,事实知不知道?”


 


“闹的是你吧鬼迷神疑大大。”叶修一巴掌糊上去,“少宣传唯心主义价值观啊,我们这边多少小年轻听着呢。”他在前置玻璃上放出地图,行政区划分明,一眼就能看出身处哪一个位置。“我去,”方锐感慨,“这是多少年前的图了?我很确定小时候在地理书上看过。”


 


“我就说联盟该更新换代下次派哪个队过来测一测新的图纸……”叶修咕哝,“废物点心你给我看着点路啊,别没事又撞上哪片残骸了,再折腾就真回不去了。”


 


“好嘞皇上。”方锐回答,抬手打开了照明系统。


 


两束光从兴欣号的武器台下面发出,旋转着照亮四周。安文逸倒抽了口气,“这、这是……”空间中悬浮着各种不知名碎片,它们以缓慢的速度游荡在黑漆漆的星系中,“烦人啊!”掌舵的方锐抱怨,飞船的自动导航系统不断发出调整路线的警报,一会儿左倾一会儿右移,众人在舱内被甩得头晕目眩,舷窗不时地被巨大块状物挡住向外窥探的视线。


 


“这些……是微草四散的残骸?”苏沐橙犹豫地问,她扭过头望向叶修,发现后者正看着窗外发愣。“叶修?”


 


“嗯……是啊。”叶修陡然回话,“之前有被采集回去做过样本,确实与微草星构成相同。”


 


“唉,一代王朝,最后就落得这样个结局。”魏琛感慨。


 


“不好!”就在这时一直盯着主控板的方锐突然叫出声,前置玻璃上的地图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实时定位图像,数个红点分散在边境处,正以快得不正常的速度向核心赶来。“百花他娘的胆子大,居然追过来了!”


 


“拉近影像!”叶修沉声指挥,又返身回到主控台旁。调出的画面很快呈现于屏幕,只见他们当家的百花号一马当先冲在前面,后面压着数艘A级战舰。“吃枪药了啊!”方锐大叫,“沐姐姐快开频道,现在认怂还来得及吗!”


 


“你这没骨气的东西!”魏琛骂了他一句,“待会儿被抓住了你领跪!”


 


“跪有用还要枪炮干嘛,”叶修手指飞快敲动,“沐橙,马上给我接于锋。”


 


“……叶神。”三十秒后,前蓝雨号舵手的形象出现在兴欣的大屏幕上。


 


“在百花过得不错啊。”叶修打招呼,手上动作却不停,“怎么想到要跑进来抓我们,忘了当年你们在这片地上吃过的亏了?”


 


“以前是以前,”于锋说,当年百花和微草的帝国之战他没有介入,因而对这句嘲讽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如果联盟来一艘飞船骚扰一下我们边境,下一秒就绕道微草逃之夭夭,我们百花不追,岂不是太窝囊了一点?”


 


“于锋啊,”叶修苦口婆心,“小伙子,不要意气用事,想想你老东家蓝雨,想想你们老队长。如果是他带队,会采取这么粗暴又不讨好的办法吗?”他摊手:“我们只是借个道,真的没想把你们怎样。”


 


“……”于锋无语了一会儿,“那我怎么看到你们已经把炮竖起来了?”


 


叶修啪嗒一下关掉了通讯。“靠,暴露了。”周围人都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目光望着他,“你真想和他们正面杠?”方锐不可置信,“1V10,杠百花?我还想活着回去娶媳妇儿呢,你别坑我?”


 


叶修用手指关节敲着显示屏。“看看这里,”他道,伸手把指着的那片目标区域拉近,放大。“看见这片碎屑了吗?开过去,躲起来。”


 


“然后呢?”方锐瞪着眼睛。


 


叶修正欲开口,旁边一直在搜索信号的苏沐橙小声地啊了一声。“怎么了?”他问,通讯官仿佛不敢相信地回头。


 


“在前面。”苏沐橙指着屏幕,睁大眼睛又确认了遍。“废墟深处,捕捉到一个信号源。”


 


叶修的手顿在屏幕上。一刹那,船舱内鸦雀无声,只剩下彼此面面相觑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声音。方锐目瞪口呆,一时间忘了开口,魏琛伸手在裤兜里摸了又摸,最后拿出来个扁的烟盒。


 


“妈的。”他骂了一句。


 


叶修慢慢松开手指,“大副,”他叫,方锐回过神看他,“按照原计划执行。”方锐一声不吭,闷头就去调转方向了。他把头转向美貌的通讯官:“沐橙。”


 


“把通讯接到我这里来。”他沉着地说。


 


 


05


 


“你信不信我敢发信号。”叶修说,于锋的形象再度出现在屏幕,这位昔日风格狂野的蓝雨攻击手罕见地露出犹豫神情。“你说什么?”他又问了一遍,频道那头一阵骚动。叶修淡定地坐在舰长椅上:“我说你再进一步,我就给微草发信号了。”


 


“微草早就死了。”于锋掷地有声。


 


“这可说不准……”叶修干脆翘起了二郎腿,悠哉悠哉地坐在原地。“不瞒你说,两分钟前沐橙从废墟深处探测出了一个信号源,你说这荒郊野岭的,除了你我没事找事,还有谁会在里面?”他笑,“几百年前的孤魂野鬼。”


 


“你不要唬我,”于锋谨慎地说,“把信号位发过来。”


 


“发就发。”叶修说,苏沐橙迅速地传送截图,那头百花指挥官身影僵硬了几秒,“这……”他瞪着眼睛,“不可能!”


 


“事实就在你眼前。”叶修说。“叶神,”于锋此时也很无奈,“你不要骗我。”


 


“我给你十秒钟时间。”叶修把话筒头拨了过来,“十秒,你们从微草地界消失,大家就当这事没发生过。”他道,“十。”


 


“发信号倒霉的是你。”于锋冷静判断,“当年远离中心的三艘飞船可是成功逃脱的了。”


 


“呵呵,”叶修笑,“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在百花号上。仇恨谁拉得多?”他盯着屏幕,“六,五,四……”


 


“你!”于锋恼,“行了行了,别数了,我们走——”


 


话音未落,突然从百花号后面闪出一道激光,这一攻击太过突然谁也没有预料到,前面兴欣尚在飞行中,猝不及防侧翼被打了个正着。“妈的!”方锐大叫,“他们看穿你了老叶,快跑!”


 


“于锋你小子不够意思啊!”叶修对着屏幕上的人脸奚落,对方看起来好像也十分震惊,转头连问是谁开的火。百花由于这突如其来的一次进攻得手整体收缩阵形,攻击接上持续往前追来,“差点又被你骗了,”于锋感慨,“叶神你就别挣扎了,快点投降让彼此都省点火……”


 


“我操老夫跟他们拼了!”魏琛撸起袖子跑到旁边操作区,“包子一起上!”


 


“于锋。”叶修却突然叫,他看起来非常笃定,船身东摇西晃,他却依然端坐其中。“看来今天是要给你们上上课了。”


 


他抬手在主控器上点了两下,握住麦克风。飞船的正前方直指深不见底宇宙漩涡,他眸色深重,轻轻吹了吹面前的小话筒。


 


“兴欣号,坐标54-97-89-76,呼叫‘王不留行’。”


 


宇宙寂静无声。


 


 


06


 


他又说了遍,嘴唇靠近话筒,清晰而缓慢地重复,等待声音被解码,变得无数的数字符号透过船身向废墟深处广播。“兴欣号,坐标54-97-89-76,呼叫‘王不留行’。”他把头抬起来,发现周围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在看他,似乎在看一个仿佛不要命的人的嘴脸。屏幕上于锋嘴张了又合,“得,”他仿佛心悦诚服,“我服。”


 


百花的攻击停止了。“他们在拉开,”唐柔一边观察一边发来报告,“像是打算撤退?”


 


“别急。”叶修低声说了句。他仿佛不嫌事大,再次握住麦克风,目光威慑地盯着屏幕。“百花号,坐标10-23-74-28,同样呼叫‘王不留行’。”


 


“妈的!”这次换屏幕上于锋爆粗了。他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我们撤!”


 


叶修不理他,仍然悠悠地继续重复。“百花号,坐标10-23-74-28,同样呼叫‘王不留行’……”“他们离开了。”唐柔实时汇报,“真的走了,十一艘船,先后曲速。”


 


“干得漂亮!”魏琛上来一把他手上的麦克风,“这招虚晃一枪,还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用起来最老辣!”他小心翼翼往前凑一眼:“你没真发出去吧?”


 


叶修淡定地看着他。


 


魏琛果断扭头:“方锐开曲速快跑!”


 


“你妹啊老魏,”方锐手速猛飙,明显正四处躲避空中杂物,“刚刚百花那一下正好砸中离合器了,罗辑包子跑去修,来不及……”


 


“怕什么。”叶修开口,“不就是个外星人吗,哥几个跑星际这么些年长什么样的没见过?”他把麦克风抢回来拿在手上把玩,“当年一定是有什么意外,微草是比较友好的种族,外形酷似人类,也没听说有什么特别惊怖的进化功能……”


 


他笑了笑。“说不定还长得挺可爱。”


 


魏琛很无语:“我说老叶你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


 


“收到回声。”苏沐橙的声音突然冰冷地响起,“一分二十秒前发出信号,收到回声。”


 


魏琛悬在空中的手突然顿住了。


 


“正在转码,”女孩子清脆的声音回荡在舱中,“还有十五秒。”


 


叶修手指不自觉抓住桌沿。他转了转头,只见舱内各人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屏住呼吸紧张地抽动手指,只盯着苏沐橙。


 


女孩子冷静自制,只有叶修看到她的嘴唇在微微发抖。“九,八,七……”


 


六。


 


五。


 


四。


 


她的声音突然如录音带卡盘,就这么顿住了。与此同时,兴欣号主操作室里响起一阵剧烈的电波杂音,尖锐而混乱,像无数的针扎进角角落落的每一丝空气。“喂?”叶修对着话筒说了声,仿佛忘记了此时并非即时通话。十几秒后,杂音停止,一片空白。


 


叶修握紧通讯设备。“‘王不留行’?”他试探性地问了句。


 


好像谁都还没准备好,下一秒,一个清冷的男声在室内凭空响起,带着长途运送信号的失真,语句短促却有些微妙的破碎。叶修觉得他心脏猛地漏跳一拍。


 


“‘王不留行’收到。”


 


TBC

评论

热度(1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