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遂之森

[孙翔&叶修]孤注一掷

567鹤:

摘要:时间线S11结束,叶修去轮回溜弯,孙翔伐开心。写了点我理解中的一叶之秋之于孙翔,不是舒心系。


修正:突然惊醒我不是要写CP向,反正如果你要点什么,那是可以有点也可以没点什么的,就不要聊CP了(咳)。


引用文献部分设定借用自锤子的轮回中秋()(),年度:2015年。(冷漠脸)








===


01


“风流烟沐”候在罗马殿堂的廊道上。


兴欣公会组织副本活动,搞了几桩荣耀等级任务,苏沐橙训练结束便来搭手,顺道聘了个“外援”。


“来啦?”枪炮师说。


“来了。”神枪手说。


身着风衣的神枪进入视野,身上的设备比起数年前已经大有长进。


──‘秋木苏’已经接受您的组队邀请。


申请通过,苏沐橙看着id笑了笑。


叶修退役之际,将‘君莫笑’留在了兴欣战队。


陈果问他要不要带这张卡走,被叶修语重心长地教导何谓精神象徵物跟经济社会心理学,最后把陈果气笑了、被骂走的时候顺走一箱子的卡。


苏沐橙跟叶修出来,让他多带一张:“要是等级不一样,他肯定要生气的。”


行。叶修笑着把神枪的帐号卡拿了。








有魏琛和伍晨的公会很给力,两人收到BOSS座标立即前往目的地。


万神殿造型的最终关卡,人山人海、浓烟滚滚。


“说有人领头。”苏沐橙资讯多些:“是狂剑士。”


“百花谷?蓝溪阁?”


“轮回。”枪炮师开始移动:“可能是谁的小号。”


“我去看看。”叶修飞移过去。








BOSS速度不快但攻击面大、威力极强,出来围攻的都是血厚和伤害能叠加的职业。


其中狂剑士用的范围技扑天盖地,背景还掺杂大量枪系的技能。


──就是乱七八糟的。


叶修扫视现场,他打算直接了当地引走BOSS。


刚发出第一击,立即引起注意,人马立时分两边,一边继续攻击,另一边转火攻击叶修的神枪手。


反应真快,还有这技能也忒不吝惜了。


叶修躲避远程追杀,瞥到BOSS跟来,但来的技能不是他预想的。


──不是BOSS、是狂剑士。


大招后紧接劈砍,叶修刚躲过浮空影响,对面就来了个对空技,神枪手再次惊险移出攻击范围。


BOSS紧接在后。


古罗马建筑的宏伟在此刻展现──BOSS的身躯阴影连同硕大武器劈上建筑。叶修的视野瞬间就伴随著崩塌声黑了一片,狂剑士连忙同往建物内闪避,遭攻击区一时烟雾弥漫。


“小兄弟跟神枪很熟啊!组个队?”


叶修还有闲情发起对话框。


狂剑士突然沉默,数秒后直接开口:“……叶哥?”


“嗯?”叶修咦了一声,会这么叫他的人还真是寥寥可数:“小同志?你干嘛拿个狂剑号?害我还以为有人可以挖了。”


“你不还拿了个神枪号!”对面回嘴。


“你家队长呢?这么大阵仗他不在?”


“你管呢。”


“怎么,他去旅游留你看家?”这狂剑怎么移动这么慢。叶修刚想,就见对面换了把武器,一看就是伤害增幅的,“轮回还派你出来内测银武?”


“嗯哼。”对面发出孙翔嗤之以鼻的声音:“叶哥给我试个手?”


“行啊,你两把武器给我一把,肯定让你过瘾。”


神枪手对狂剑没特殊优势──除了速度。叶修没打算跟对方最有成就的职业纠缠太久,让神枪手跑了半条廊道就果断上窗撤了。


他可是来抓BOSS的。








02


几天后早晨,孙翔下楼在前台看到叶修时楞了下,原因倒不光是叶修跑来这儿,而是叶修居然还穿了套正装。


叶修也看到了孙翔。就见晚辈左顾右盼后,一脸怀疑地靠过来。


“你来这干嘛?”


“跟你们前辈有约。”


“谁?”


“我来了。”佟林出现在大厅:“小孙啊,你们碰到啦?我忘拿钥匙,让叶神跟我过来了一趟。”


“你们认识?”


“蛮久了,职业圈认识的。”叶修回话。


“我弟可大学毕业啦。”佟林眉飞色舞地解释:“说毕生希望是想看叶神,就让他跑这一趟来了。”


孙翔这还是头次晓得佟林跟叶修是这么久的同行,看他们就自顾自聊起天来,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走开。


“你好意思。你弟要是说想看小周,你敢这么叫人上门。”叶修批评佟林。


“你不知道,我们想请队长签名还得先跟公关部请示。”


“通告费多少呀?”


“怎么也比该你介个退休的多五个零。”


“算数不对呢,我这免费,零加零也是零。”


“行了,还有什么开销,我给你出。”佟林笑。


“那顺便把这小夥子卖给我吧。”叶修现场开了笔交易栏。


“哎哟,这个我不能作主。”佟林皱起脸。


我怎么就变成待估价了!孙翔终于能插个话:“我说……你不要一直给我用代称行不。”


叶修怔了一下:“我有吗。”


孙翔斜眼。


高头大马的男孩子这么瞧人挺有意思的。叶修很是乾脆地摆手:“孙翔。先走啦。”


……这不还记得嘛。孙翔啧道。








距离孙翔转职已经两年多,拿着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很快就让人忘记他转职前的职业。


“叶秋”首次跟孙翔打照面,人站在场馆廊道外吸菸,外套也没穿,看上去跟偷懒的随队人员似的。


孙翔走在越云队伍里头前呼后拥,朝窗外这人瞥一眼,也没想到这没型没边地往那一待的老菸枪就是斗神的操作者。


擂台赛时“一叶之秋”挑下越云战队两人,血量不是满格,孙翔的狂剑士“横刀”上来也不走位,狂飙手速,一时跟他打得难分难解。


“叶秋”不怎么华丽地险胜,给对面的狂剑新人发了个微笑表情。


孙翔不畏牛鬼蛇神,日天日地啥都不服。在嘉世的团队赛溃败得一塌糊涂,握手时操作者根本没上台,孙翔立刻很轻蔑地认定斗神是带不起队伍的老家伙。








越云新人表现亮眼,是哪队都缺的攻坚,“叶秋”本着敬业精神研究对手,加上亲自对阵,多了点判断。


但他跟俱乐部关系险恶,训练营姑且还在他的管理之下,队伍考察则已非他职责能及。


等到“叶秋”跟工作人员吃上饭,找到个关系好点的人谈到,对方小心翼翼地回复,俱乐部似乎是有找人的意思。


他也并非完全没有设想过自己的未来,这场谈话,对方说不了什么,但也足够了,“取代”和“换人”的想法逐渐坐实。


让新人换职业,然后换他这个前人。


这个地方还能待多久呢。


“叶秋”──叶修想。


终究走一步算一步地离开了嘉世,看着嘉世倒台,看着它化做汪洋,自己待过的地方,慢慢变成了另一个模样。


在那里待过的人,走向了另一条路。








03


周一早上轮回战队有训练营培训,有专门处理这方面的分析师跟人员组织,战队队员第一天会与新队员打个照面。


孙翔进训练室前朝里头望了一眼,便站定了,这次是开口质问。


“你怎么又在这!”


叶修嘴里咬笔杆,闻言挥动脖子上的名牌:训练营顾问。


“你还记得我的职业不?”荣耀联盟专属,哪儿找往哪儿去。


“我们训练营海报没挂你名字吧!”


“因吹思汀。”叶修还冒了句“有趣”的英文:“这下我是神秘指导啦。”


“叶神。”江波涛出来拦还要抓狂的孙翔:“考察工作,你跟小周分工一下?”


“分工什么?”叶修奇道。


江波涛拿出一叠号码牌:“考察前先抽签,这样小朋友才不会为了给你指导还是给队长指导打架。”








前一年中国荣耀联盟与各国组织,举办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


孙翔去哪里都会看到叶修,每次复盘跟赛前会议,叶修都在场。


吃饭喝水乃至回房睡觉前,叶修也特别尽心尽力地在各种背景BGM当中出现。


殊不知这让孙翔的焦虑一度达到了最高点。


连做梦都梦到叶修搂着面无表情的一叶之秋,坐在红色皮沙发上抽雪茄,俨然人生赢家的那种。


叶修眯眼看他,烟雾缭绕:“年轻人啊,你也就是打个魂斗罗的程度而已。”


孙翔惊醒,动作太大,从床缘摔在地上。


躺在地上的他花了三分钟回忆,确定现在刚过完第十赛季,他跟他队长拿了一个最佳拍档;孙翔默默挖出了联盟的年度得奖名单,看到自己的名字前缀“首擂之星”,确定自己没有穿越到前一年。


孙翔找到帐号卡,上面依然是一叶之秋,不是一叶知秋,也不是什么忆夜之秋。


随后他气势勇猛地振作起来。


同桌用早餐的唐昊跟周泽楷喝着豆浆看他。


你嗑嗨了?唐昊说。


嗑你的头!孙翔呸道。


“孙翔。”周泽楷发出召唤。








孙翔对叶修的疑虑经过波澜壮阔、大大小小的挑战,在轮回花了一年去沉淀。


而在世邀赛与叶修朝夕相处,孙翔被毫无死角地指导(挤兑)与指教(挤兑)以及指示(挤兑),再近身领教了叶氏各种难以左耳进右耳出的讲话方式,孙翔觉得他面临这辈子,继前东家嘉世降级之后、最为压力山大的时刻。


就算来五个轮回副队长都不会让他压力这么大。


远程视频的江波涛在笔记镜头里,意味深长地把孙翔“哦”到默默坐去周泽楷背后。


暂置孙翔的焦虑,副队长转而关心周泽楷的压力问题。


周泽楷的压力跟孙翔很类似。


所有人,包括孙翔都清楚,叶修是一叶之秋的原操作者,大概闭着眼睛都能写出过往每级等级、追加了什么银武、加点加了多少百分比的那种。


职业圈胜负变幻莫测,没有人会公然说出“孙翔的战斗法师、无法超越叶修的战斗法师”,不过就算不提及这种前后者的身分,叶修的确是战斗法师无庸置疑的第一道门槛。


但连叶修也变成周泽楷的门槛时,作为最佳搭档的两人,就真的感到很莫名了。








叶修随抽一张DPS跟周泽楷组织打对手的时候,轻松愉快。


复盘的时候,叶修可以直接代发言周泽楷90%的意图,宛如脑内功放。


对决的时候还是很了解──太了解了。


周泽楷这会儿不乐意了。


叶修的操作速度在对决结束之后,已经回到一般的稳定状态,但是要对付周泽楷的意识跟应变仍然绰绰有馀。


世邀赛的训练和布置,叶修各种口嫌体正直,依旧有条有理、亲力亲为,过程越来越细致,周泽楷开始感到与同伴类似的焦虑。


自己花了好几年建立的意识跟技能,在叶修眼里就好像理所应当一样。


惊喜吗?不,有点惊吓。


周泽楷花时间把不可名状的情绪组织起来,跟江波涛提这个情况。


江波涛动用人脉去问了个遍。








“为什么不直接问?”


“怎么问?”


“问叶修是不是偷偷打过神枪手职业啊。”孙翔说:“他早年不是都不上台吗?搞不好代打哪个队的神枪……”


“同时比赛?”周泽楷瞬间让异想天开的孙翔闭嘴。


孙翔挣扎了一下。


“……双开?”


碰到叶修就掉智商的年轻战法这次被自家队长呵了。








等知晓叶修堪称上古遗迹的网游传闻“十年前的一叶之秋身旁有个特么超强的神枪手存在”时,队伍赛事刚进入第二轮,强度直逼霸图加蓝雨除以二,神枪手暂时抛弃这种不明所以的焦虑。


而孙翔气势汹汹归气势汹汹,真没周泽楷看得那么开。


这天早上孙翔又梦到叶修,左边君莫笑,右边一叶之秋,对面是孙翔嘉世时期在网游里用过的战法。


孙翔都不记得id是什么了,一看胸口名牌是叫“凌风武”。


四人(卡)凑了一桌在打牌,没人也没帐号卡理他。


孙翔一边腹诽这梦没道理,一边还想这桌特么的怎么没他位置。


叶修看都不看地赶他:“这桌满了。”


孙翔都还没来得及发飙,就被手机铃响叫醒了。


过了一小时,孙翔满心腹诽、烦躁至极地坐在肖时钦旁边,隔壁是周泽楷和楚云秀,又是一个四人组合。


叶修晃悠过来,突遇孙翔拿眼看他,年轻小伙子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不爽,又把头别开去看手机。


叶修一开始还觉得孙翔这神情未免太来者不善,“肚子疼?”


“才没有。”孙翔皱眉。


叶修接过肖时钦那台平板。肖时钦的战术规划有一定程度是靠手速去拼现场布置,纲要比较概略。


叶修起了个头:“这个一叶……”


整圈人都看到孙翔肉眼可见的炸了。








“老叶你对他干什么了?”楚云秀问。


“我离他两米远呢。”叶修很冤:“我并不会摄神取念。”


太影响士气跟效率了。叶修倒是想缓缓孙翔这种阴晴不定的情绪。


“在嘉世时他常那样。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他比赛还是挺专心的。”肖时钦说。


“……”叶修觉得他应该要唠叨一下这位容忍度过高的战术师:“对症下药才是啊。”


“前辈,治标先治本的话,”肖时钦表示触发体就在眼前:“源头是你吧。”


叶修看了一圈人,找不到什么帮手给他先行开解。


还是直接谈吧。








“他又不是我爸!”


I'm Your Father用在这是什么梗?周泽楷纵然跟孙翔一个星座,也一时没法领会这思路。


“你不觉得他管我用一叶很像管小孩吗!他还说不用帐号卡也不打比赛呢!这不是一直盯着我管这管那的!不管是狗是猫还是车跟房子跟小孩,都给我了好吗!”


原来他还想要狗跟猫?


短暂爆发过职业竞争意识的周泽楷倒是另有领略。然一叶之秋的确是个另论,周泽楷跟孙翔、和这支队伍当中的几位选手,手上的帐号卡多半是传承交接来的。只有叶修是亲手把这张卡交给另一个人,周泽楷不觉得自己能解释对方的思路。


叶修开口得孙翔猝不及防。


“我也没想当你爸,我还没三十岁。”


“你明明是三十岁的大叔!”


二十岁的孙翔很有理由显摆自己小。


“等你三十岁我再重复一次给你听。”叶修拿出手机咕哝:“这话真该让老魏跟老板听听,看他们笑不笑死你。”


“你几岁啊你还录音。”孙翔不可置信。


“这会又变我几岁了?”叶修这是手机响才要拿出来接,顺手把手机往耳边一压,顿了几秒:“我……喂?”


孙翔看他举起手机拨号,倒有心情嘲笑了:“用脸关机啊?”


“你领队有头有脸。”叶修故做不耐烦地挥手:“把你那些有的没的心思收起来去打比赛。不然我就把你当三岁小鬼扣在板凳上,手把手地打指导赛。”


让旁观者充满省略号的对话,相当立竿见影地让孙翔的职业危机终结了。








原本叶修还在思考要不要权充遇到傻逼客人的辛辣客服,没想到才两三句,孙翔也不知怎地就不给叶修找麻烦了。


早知道当年面对面多损几次,这晚辈没准就不把炫耀当荣耀了。


叶修自己的荣耀路,并非一路顺遂,而俱乐部将这样的环境移植给了另一个人。


队伍他控制不了,后来的队伍失心又失人,叶修不知道孙翔当初碰上这个环境是怎么去感受的。


亲自看到比赛走向无法控制的局面,叶修并不是完全地冷眼旁观,他走的时候没法给训练营做出多少交代,他也忧心让苏沐橙独自留在那样的环境,而所有队伍都无法同时容纳叶修和另一个枪炮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摆脱退役,回到联盟。


孙翔表态要留在嘉世度过降级的那年,俱乐部找来肖时钦。


看着直播现场,叶修真希望马上有个队伍把孙翔弄走,让他少点麻烦。


耗时一年准备比赛,结局终究走向了叶修走的那一条。


叶修最后一次踏进嘉世俱乐部,是被工作人员催促着离开的;轮回战队随后发布孙翔加盟的消息,叶修也是从其他队员口中得知。


──麻烦变得更麻烦啊。


叶修这下倒是有心情笑了。








04


豪雨倾盆。


跟轮回战队狂拼绩效的叶修伸展手臂,去廊底开了扇窗抽烟。


出来扔饮料瓶的孙翔皱鼻子,他不抽烟,俱乐部挺多员工抽,看多了知道哪些烟贵哪些便宜。


“挺贵的烟。”


“分得出来?”叶修耸肩:“别人送的。”


“烟还得人送?”孙翔一脸狐疑:“你到底有没有钱。”


“送礼啊,你这想成了什么。”


“以前嘉世说你没什么钱。”


以前?这什么时候讲的事?叶修想了下:“当时是没多少钱。”


“嘉世看起来不像很穷的样子。”


“那是后来……”叶修笑了笑:“你呢?嘉世有给你钱吗?”


“不知道,没什么感觉。”


这天有点难聊。叶修正想,孙翔接了句:“成天都在练习,没离开过H市,钱再多也没处花。”


“他们对你挺好的。”叶修说:“没让你被买走。”


孙翔也不知道叶修这算挖苦还是陈述。








嘉世战队要孙翔接手时,孙翔是冲着一叶之秋去的,荣耀界最强、份量最重的名号。


第八赛季结束,嘉世战队终于踏入降级一劫时,早就有俱乐部跟买家聚集而来,询问孙翔、甚至一叶之秋的价。


嘉世开的自然是:天价。


退一百万步来说,如果孙翔执意毁约离开,嘉世可能留不住他。


但只要有一叶之秋,孙翔自然也走不了。


──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放弃,就算颜面尽失也不行。


嘉世高层亲自来跟孙翔说“装病、放弃这个赛季”的时候并没有委婉。


孙翔当场发飙。


什么鬼理由都可以,就是不可能用这种理由,他上擂台赛根本就没输过多少次,团队赛的责任不该在他。


跟他谈话的人反应很简单:“你可以想想还要不要一叶之秋。”








嘉世降级消息正式发布,孙翔跟苏沐橙坐在会议室里签解约合同。


自从冬季首度会面,苏沐橙直接给他冷脸碰了多次钉子,后来赛事又表现出各种不合作、不配合,度过了足足两个季节,两人至今一个月可能还讲不到一句话。


“你为什么不解约?”


苏沐橙听到孙翔开口,但没理他,把文件签完,起身去找经纪人。


孙翔的声音落在苏沐橙背后:“你应该想去哪里都可以去吧。”


“你也该是爱哪去哪吧。”苏沐橙没回头。


“我不走。”孙翔也没看她:“──我不会放弃一叶之秋的。”


宛如荆棘的愤怒涌上胸口,套住苏沐橙的喉咙,她扭头叫道:“那都不是你的!”


“也不是他的!”孙翔吼道。








这场愤怒的交锋伤了苏沐橙,也没让孙翔好过。


投身赛事的孙翔与外界分离,嘉世又将她分离出去。


两人最终在挑战赛走向不同的尽头。








──看在多年的情份上,我可以最后再答应你一件事,哪怕是你想一叶之秋转会。


──我要沐雨橙风。


嘉世战队拆卖,轮回战队收购孙翔跟一叶之秋;叶修用45万买下沐雨橙风,带着苏沐橙走出嘉世大楼。








除了合作的公会来关心去向,一路随着五颜六色的君莫笑过关斩将的兴欣战队,似乎没有人意识到叶修还需要多个一叶之秋。


苏沐橙在赛场孤独地走着,最终望向对面的一叶之秋,发现自己来到与这个帐号卡诀别的时刻。


她闭上眼睛。


这场再见,她说了不再见。


而身边的叶修迈步,毅然走了下去。








05


叶修抽完烟,复又走进训练室。


午休还没结束,一片安静,训练室的椅子七七八八地散开,投影机也没有休眠,数据表仍旧与荧幕交织流连。


站在轮回重要根据地的叶修又看眼周遭,笑了笑。


从头再来至今,看起来确实没有么难。








孙翔凑到门边,很不开心地看了叶修好几眼,最后大概是明白看再多次叶修也还是在那儿,总算放弃继续瞪了。


“要不要来一场?”叶修开口:“我有带神枪号。”


“我才不跟你的神枪打。”孙翔兴致阑珊:“那都不是你的专精。”


“谁敢说不是的。”叶修笑:“给你练手也不要?”








FIN.

评论

热度(209)